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七十一章 那就母债子偿好了

作者:繁华落尽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网 www.kjyxy.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全本小说网 www.kjyxy.com,最快更新嫡女弃后最新章节!

    第三百七十一章 那就母债子偿好了

    念着,沈婧慈一副豁了出去的模样道,“王爷,妾身有话要说。”

    往日里,她只要这幅模样,就是有什么手段或者主意。萧君涵跟她合作了这么久,又哪里不明白?当下就挥退了屋里的众人,问道,“怎么了?神情如此郑重。”

    他一面说,一面走到楠木椅子上坐下,顺手端了一杯茶。

    只抿了一口,便皱起了眉头,“这下人办事也忒不经心了,怎么用这么次的茶?”

    闻言,沈婧慈脸上一苦,轻声道,“这些人最会捧高踩低,王爷自然不知道。妾身久无恩宠,在他们眼里自然只配喝这种茶。”

    萧君涵被她说的神情一僵,旋即道,“你放心,这事儿本王定会给你个公道,你是本王的侧妃,谁也不能委屈了你去。”

    沈婧慈不置可否,只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这才缓缓道,“王爷,你许久不曾亲自杀人了吧?”

    “杀人?”

    萧君涵的心瞬间便提了起来,眼睛也微微一眯,“你什么意思?”

    沈婧慈莞尔一笑,眼中闪动着算计的光芒,“哦,不对,前些时日,你不是才亲手结果了一个老嬷嬷的命么。可怜这嬷嬷守了一辈子的秘密,到头来还是难逃一劫啊。”

    她说完这话,萧君涵的脸色顿时变了,“你怎么知道?”

    “我为何不能知道?王爷可别忘记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萧君涵霍的站起来,阴着脸道,“沈婧慈,你威胁本王?”

    他没有想到,这沈婧慈竟然有朝一日威胁到了自己的头上!沈婧慈的脾气他再了解不过,今儿个说出这话来,必定是有所图谋。

    “怎么会是威胁呢?”

    沈婧慈轻笑一声,言语里也带着几分的冷意,“妾身不过是提醒一下王爷罢了,毕竟,我沈家当年也曾参与过此事。谋害皇嗣,这个罪名可不小。虽说王爷如今将那最后一个人证也给杀了,可也要当心些啊。”

    她这话说的清晰无比,萧君涵霎时掐上她的脖子,沉声道,“信不信本王杀了你!”

    “杀了我?王爷当初在天牢里也是这么威胁爷爷的吧?”

    萧君涵动了真怒,掐着她的脖子的手也用了力气,沈婧慈当下就有些喘不过气儿来,却强忍着说出这话来。

    这话一出,萧君涵的手顿时便松开了,咬牙道,“说吧,你到底想做什么?”

    是了,沈家老爷子当初能在天牢里布下暗桩,难保如今的沈婧慈就不会这么做!那件事的确是他的心头大患,他一向知道父皇偏心。如今他跟萧君夕争的到了关键时刻,若是再爆出来当年贤妃串通苗疆给萧君夕下毒的事情,届时父皇的天平便会彻底的倒向萧君夕!

    至于他,生母先是毒害太皇太后,又是谋害皇嗣,这样一个女人生出来的孩子,又能好到哪儿去?

    却不料,沈婧慈却在这个时候忽然流下一行泪来,凄然道,“妾身想做什么,难道王爷不清楚么?我只是怕你抛弃我!王爷,妾身有多爱你,难道你不清楚么?”

    萧君涵见多了她这个模样,仍旧是一脸警惕的问道,“你想怎么做?”

    沈婧慈缓缓吐出一口浊气,一脸期盼道,“妾身只是想请王爷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儿?”

    “永远不许辜负我。”

    听到她一字一顿的说完这几个字,萧君涵脸上神情不变,忽的长舒一口气,将她揽在怀里,呢喃道,“本王怎么会辜负你呢?”

    你不过是本王的一颗棋子罢了,从未宠幸,何谈辜负。

    沈婧慈不知他心中所想,却也能听出来这话里没有太多的真心。也是,萧君涵一向视女人如玩物,又何曾来的那么多真心呢?

    只是,纵然只是他明面上的示好也够了。

    沈婧慈在他的怀中抬起头来,一脸璀璨道,“王爷,只要你不辜负我,我必定倾尽全力,祝你登上大宝!”

    如今萧君涵有了慕容婉,无异于如虎添翼。可是慕容婉到底是大食国的人,在这京城之中的势力都是大食国的暗桩,在关键的时刻未必会派上用场。

    可是沈婧慈就不一样了,她的产业不少,还有沈家的暗卫。若是有朝一日,萧君涵被逼到了走投无路,真正能帮上他的还是沈婧慈。

    换句话来说,慕容婉是他明面上的助力,能让他名正言顺的上位。

    可若是这明面上的行不通,那就须得沈婧慈了!

    这里面的事情萧君涵还是想得通的,更遑论沈婧慈的肚子里如今还有他的子嗣。

    念着,萧君涵搂着她的力道也多了些许的真心,低头道,“傻慈儿,是不是这些时日本王冷淡你了,才让你这么胡思乱想的?”

    说着,他又不待沈婧慈解释,转而叹息道,“你也知道,正妃毕竟是大食国的公主,本王如今也是迫于无奈啊。本王知道欠你的太多了,你放心,等到本王成了这天下的主宰,必定会给你一个公道的!”

    萧君涵的话有几分真情假意,沈婧慈不知道。可是沈婧慈知道,他今日既然能说出来这话,未来在王府的日子里,自己就不会太难过了。

    屋里是一派的柔情蜜意,可是屋外的侍墨却是紧紧地咬着手,才叫自己没有发出声。

    她刚才听到了什么?谋害皇嗣!

    原来,主子的毒竟然是这么来的!

    夜风渐大,一骑快马飞驰而过,最终停在了敬王府的后门。

    “快开门!”

    门外女子将门拍的山响,屋内的老叟一面忙不迭的过去,一面嘴里道,“来了来了,别催!”

    可当那朱漆大门吱呀一声打开后,待得看到外面人影,那老叟也愣了愣,“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侍墨喘了口气儿,将马鞭交给老叟,道,“我有急事禀报,劳烦李伯了。”

    说完这话,侍墨便匆匆的跑进了敬王府。

    她轻车熟路的去了主院,见里面灯火通明,当下就系上面纱,在外面做了个暗号。

    不多时,便有几个丫鬟出来,纷纷走出了院子。

    侍墨躲在暗处,看到这些丫鬟婆子们走完了之后,方才站起身。

    绛朱走出来,看了一眼她的装扮,道,“进来吧。”

    谢如琢已经在屋里等着了。刚才那个哨声她再熟悉不过,当下就将丫鬟婆子们打发了出去,只留了绛朱浅碧二人。

    “你来有何事?”

    听到谢如琢询问,侍墨脸上的面纱未解,只磕了个头道,“属下有要事禀报,主子呢?”

    谢如琢蹙眉道,“他不在,有事情你跟我说吧。”

    侍墨咬了咬唇,犹疑的看了眼四周,得到了谢如琢的点头之后,方才开口,将今夜听到的事情尽数道来。

    “你说什么?”

    只听得啪的一声,谢如琢手中的茶盏便摔落在地,茶水泼泼洒洒的溅了她一身,她却浑然不在意,只站起身来,失声道,“当年谋害君夕的,竟然是——”

    怪不得萧君涵无缘无故的去杀一个掖庭的老嬷嬷,原来竟然有这样的内情!好一个萧君涵,好一个贤妃,好一个沈婧慈!

    谢如琢的手紧紧地攥着,眼中几欲喷火。贤妃死的还是太轻松了,沈家也覆亡的太便宜他们了!

    既然如此,这新仇旧恨就算到后辈人身上好了!萧君涵和沈婧慈,这些孽也该你们偿还了!

    “你先回去吧,这事情我自有主张。”良久,谢如琢才从愤怒中抽回了理智,重新坐回了椅子上,说了这句话。

    见侍墨点头,谢如琢又加了一句,“你小心些。”

    闻言,侍墨心下一跳,抬眼看到谢如琢脸上挂着的关切,突然便有些明白主子为什么对她情有独钟了。

    这个女子,虽然看似手段毒辣,可是却对身边之人抱着最善良的心。

    若是没有这些源源不断想要害她的事情,可想而知,她本该是世上最单纯善良的姑娘。

    能在仇恨中不迷失自己,保持本心,想来也是主子为何会选中她的原因了。

    “属下告退。”

    说完这句后,侍墨这才转身离开。

    自始至终,她的面纱都没有摘掉过。这敬王府里未必太平,凡事还是小心为上。

    谢如琢在椅子上坐了良久,方才出声问道,“王爷呢?”

    绛朱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她的脸色,想要安慰,不妨她问出这句,连忙回道,“王爷还在书房呢。”

    听了这话,谢如琢突然起身,丢下一句,“我去书房,你们不必跟着了。”便朝着院子外面走去。

    书房外依旧是子霄在守着,见到谢如琢,刚要说话,就听得她道,“我有事情找王爷,你在外面守着。”

    子霄的话还没说出来,就见谢如琢已然进了书房。他想要说出的话也吞了回去。

    也是,这个时候,能陪着王爷的,也只有王妃了。

    屋内燃着一盏油灯,火苗在纱罩内不时的窜着,将屋内的光线也映照的有些昏黄。

    桌案之后坐着一个男人,骨节纤细的手指正握着笔在挥毫泼墨,只是那上面的字却有些杂乱。

    那些呈现在宣纸上的字,正映照了他此刻的心境。

    谢如琢进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幅场景。

    明明此刻的萧君夕脸上毫无表情,可她就是真切的感受到了此刻他心绪的不稳。

    一瞬间,她便明白了过来。

    他知道了。

    侍墨今晚前来告诉自己的事情,萧君夕下午的时候怕是就已经知道了。

    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将自己关在书房里整整一下午。

    萧君夕便在这个时候抬起头来,见到是她,微微一笑,放下了手中的笔,柔声道,“琢儿怎么过来了?”

    谢如琢不发一言的走上前,而后在他有些诧异的时候将他一把抱住。顶点小说网手机用户请浏览 m.kjyxy.com 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