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1章 终章

作者:上官慕容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虽然没有正式露面,但傅卿和依然治好了辽东王。

    张晓去了锦医堂,把自己故意泄密的事情告诉了傅卿和:“……师父,你是没有看到辽东王当时的脸色。啧啧……真是比颜料铺子还要精彩。”

    “你呀!”傅卿和白了他一眼:“连王爷都敢戏耍。”

    张晓嘿嘿一笑,突然脸色一变:“师……师父,我不会给您惹了什么麻烦吧?万一那辽东王是个锱铢必较恩将仇报的,那他岂不是会记恨您?”

    “知道怕了?”傅卿和落了脸色:“你只顾惩一时口头之快,却给我惹下了□□烦。我给他治病,虽然不求回报,但也没有想过要得罪人啊。万一辽东王恼羞成怒,怀恨在心,伺机报复,你说我该如何?”

    “这……这……”张晓张口结舌,半天说不出话来,一脸的后悔愧疚。

    傅卿和就问他:“你可知道错了?”

    “师父,弟子知错,请师父责罚。”张晓乖乖地点头说道。

    “知错就要改,以后万万不可如此了。”傅卿和语重心长道:“我再跟你强调一遍,医者,要有仁心仁德。”

    “是,师父。”张晓期期艾艾地问:“师父,那现在该怎么办?”

    傅卿和见教训够了,就道:“你不用怕。那辽东王虽然有些顽固,却不是心思龌蹉之人。他就算对我有些偏见,也只会行阳谋,而不会出阴招。他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傅卿和说得一点没错,辽东王的确很生气,但是他毕竟是一方大权在握的王爷。

    他就是再生气,以他的为人,也不可能去为难一个小姑娘的。

    他的生气,最多的其实还是羞惭。他信誓旦旦地认为那傅卿和没有医术,满口胡言乱语。结果人家不仅不跟他一般见识,还救了他的命。他辽东王就是再不济,也不会恩将仇报。

    此趟京城之行,不仅没有完成女儿的托付,还白白欠了人家一个人情,这该如何是好?

    明天他就要回辽东了,总不能一直欠着人情吧?

    辽东王越想越是觉得心里别扭的慌。

    服侍辽东王的太监见证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见辽东王唉声叹气,就知道他是在为傅卿和的事情烦心。

    那太监就劝道:“王爷,傅小姐虽然是神医,但是很多人因为她是个姑娘家,年纪又轻,所以一开始都不信任她的。”

    “哦?”辽东王一听来了兴致:“这么说,不相信她有医术的,并非本王一人了?”

    “当然。”那太监微微弯腰道:“已经暴毙的隆庆长公主、愉嫔娘娘,以及皇后娘家嫂子程六夫人曾经都对傅小姐非常质疑。您并非头一个。”

    “到底怎么回事,你细细说来。”

    那太监见辽东王来了兴致,就把这几件事情活灵活现地说了出来。

    其中隆庆长公主的刁蛮无理、程六夫人的浅薄无知、愉嫔娘娘的自作聪明显露无疑。

    “这些妇人,真是头发长见识短。”辽东王觉得她们非常可笑,鄙视道:“可亏得傅家丫头这么有耐心,不跟她们一般见识。若本王是傅家丫头,哼!早就不管了,任她们自生自灭罢了。”

    这小太监就不敢接了,只说了一句:“傅小姐的确有仁德之心。”

    辽东王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

    公主、程六夫人、愉嫔这些妇人没有见识,误会傅家丫头,别人顶多一笑了之。而自己堂堂王爷,居然做了跟那些妇人一样的事,这不是贻笑大方吗?

    他一想到自己回了辽东之后,别人就把他误会傅卿和的事情当成茶余饭后的谈资,指指点点,然后笑话他,他就觉得如坐针毡。

    他一辈子风光霁月,临老临老,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弄不好,这一世的英名就全毁了。

    不行!自己必须跟傅家丫头来一个了断。他不能欠这么大的人情。

    辽东王越想越坐不住,干脆起身进宫去了。

    “皇叔,来来来,与我手谈一局”

    皇帝正在坤宁宫跟皇后下棋,可皇后的棋技比皇帝差一些,所以皇帝每每总觉得不能尽兴。

    见辽东王来了,他很高兴,招呼着辽东王坐下来。

    皇后赶紧给辽东王让了位置。

    辽东王坐下来却并不动棋子,而是对皇帝说道:“皇上,我今天来有事相求。”

    居然用了有事相求这四个字,想来一定不是小事了。

    皇帝听了,脸上就露出严肃的神色。

    辽东王道:“皇上,你瞒得我好苦。我已经知道了,治好我病的不是别人,就是傅家的丫头。”

    “咳咳。”皇帝不自在地咳嗽了一声:“皇叔,我这样做也是为你好。”

    “是啊。”辽东王道:“皇上的良苦用心,我自然是知道的。只是如此一来,我就欠了那丫头一个天大的人情了。”

    见辽东王没有生气怪罪的意思,皇帝松了一口气。

    知道辽东王是为了之前错怪傅卿和的事情耿耿于怀,皇帝就劝道:“阿和是个宅心仁厚的,她已经见怪不怪了,皇叔你放心,她不会怪你的。”

    “她怪不怪我那是她的事,我如今欠了她人情却不能拍屁股走人。”辽东王道:“皇上,这个人情我没办法还,所以来求皇上了。”

    “皇叔,你说,要我怎么帮你。”

    “皇上,我想让你赐给傅家丫头一块牌匾,牌匾上金笔御书“一代神医”这四个打字。就算皇上你代我还了她这个人情吧。”

    皇帝听了沉吟不语,皇后却眼睛一亮。

    这可是御赐的牌匾,表示了对阿和的肯定,有了这个牌匾,以后阿和出去给人看病将会少了很多阻力。

    “皇上,我觉得皇叔这个主意不错。”

    “阿和才十几岁,这一代神医的名头会不会太大了。”皇帝想了想就跟辽东王征询意见:“不如改为妙手回春或者仁心仁术?”

    “可以,仁心仁术比较合适。”辽东王说:“一代神医这几个字的确太响亮了,说不定傅家丫头以为我故意恭维她呢。她若是因此骄傲自满不思进取,反而不美。就写仁心仁术吧,即使肯定,也是鞭策。”

    没想到短短的四个字,辽东王居然能想这么多。看来,皇叔心里的芥蒂还是没能全部消除啊。

    “对了,皇上,你派人去送牌匾的时候,不要提起我。”

    “这是为何?”皇帝问:“如果不说的话,阿和怎么知道你已经还了她这个人情了呢?”

    “我要亲自告诉她。”

    皇帝的效率很快,当天就写了牌匾抬到了棉花胡同。

    傅家上上下下得知消息,高兴得不得了。

    接了牌匾就直接挂到了锦医堂。

    傅家所有的下人都得到了赏银,卫昭派了韩竟来恭喜傅卿和,牛夫人也带着牛芷馨来凑热闹。

    皇帝金笔御书的牌匾,代表着无尚的荣耀。

    张晓更是昂首挺胸,越发觉得自己脸上有光。好像皇帝得牌匾不是赐给傅卿和的,倒像是赐给他的一样。

    傅家非常热闹,人人脸上都喜气洋洋的,像过年一样热闹。

    就这这个时候,辽东王来了。

    不速之客登门,众人都有些愕然。

    傅卿和带着张晓去迎接辽东王。

    没想到辽东王却根本不进门,他站在门口,身后是七八个壮汉,将大门堵了个严严实实。

    “王爷,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傅卿和还好,张晓却有些紧张。

    辽东王头昂得比天高:“傅家丫头,你收到御笔亲书的匾额是不是很开心啊?”

    傅卿和以为他是来兴师问罪的,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

    这匾额刚刚到家没多久,辽东王就得知消息赶来了,看来他耳目不少啊。

    越是这样,傅卿和越是紧张,说话的时候,就带了几分小心。

    “皇上隆恩浩荡,御笔赐书给我,是天大的荣耀。傅卿和能得皇上如此信赖,实属三生有幸。我心里自然是开心的,何止开心呢,简直惊喜交加、大喜过望了。何止我一个人如此呢,我们整个傅家都是如此。这都是皇上圣眷优隆的缘故。”

    “你说了这一大堆,有一样却没说,你肯定觉得是你医术高明,所以皇帝才会赐牌匾给你的吧?”

    傅卿和抬起头来,不解地望着辽东王。

    “傅家丫头,这牌匾是我到皇上面前求的。不是因为你医术高超,仁心仁术,仅仅是因为我不愿意欠你这个人情,所以你才能得到这个牌匾。”辽东王得意一笑:“怎么样?没想到吧?”

    傅卿和有片刻的呆愣,然而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这个辽东王,还真是……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是,的确没想到。”傅卿和道:“原来得此牌匾全是王爷之功,傅卿和在次谢过了。”

    “哼!”辽东王道:“既然如此,以后我们两不相欠。我走了以后,你最好不要耍滑头,到处去说我的坏话。否则这牌匾,我可是随时都可以收回来的。”

    “是。王爷,我一定谨记。”傅卿和表现的很是乖巧,辽东王这才出了心里头憋的一口气。

    第二天,皇帝携几位大臣给辽东王践行,下午送走了辽东王。

    傅卿和这才算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天气一天一天热了起来。

    端午过后,转眼就到了五月中。

    与此同时,傅卿和的婚期也提上了日程。

    傅家上上下下都开始转了起来,为傅卿和准备婚事。

    按说,傅卿和自己给自己准备婚礼也没什么,但是傅太夫人怕人说闲话,就让二夫人过来给傅卿和操办婚礼。

    先是要商量嫁妆数量,接着又要去卫家丈量新房,回来之后又要商量物事如何摆放。二夫人在棉花胡同忙了小半个月。

    傅卿和这个新娘子反倒是最清闲的那一个。

    婚期正日子在六月二十。

    六月十九早上,来添妆的人就没有断过。

    镇国公夫人、工部尚书牛夫人、淮王正妃、淮王次妃、皇后娘家婶婶程六夫人、延平郡王太妃……这些叫得上名号的夫人或者是亲自来的,或者是派了人来的。

    总之,傅卿和之前治过病的那些人一个都没有落下。

    这里面最最瞩目的,就是皇后与愉嫔了,她们二人派了贴身的宫女来的。

    皇后赐的是一套赤金镶东珠的头面,愉嫔送的是一个八宝琉璃簪子。

    这两样东西令人钦羡不已,也将添妆礼推向了□□。

    下午,傅卿和的嫁妆就从傅家抬到了隔壁卫家。

    看着属于傅卿和的嫁妆抬进来,那些家具将粉刷一新的新房填充的满满当当,卫昭觉得自己的心情就像春日里放飞的纸鸢,轻盈而又快乐。

    他的阿和,终于,要嫁给他了。

    看着卫昭咧嘴在新房门口傻站着,穆九不由笑得直发抖,韩竞更是目瞪口呆。

    他不由戳了戳旁边的穆九:“傅小姐还没嫁过来,大人就欢喜的傻了。那以后嫁过来还得了?”

    穆九瞟了他一眼,慢悠悠地说:“你懂什么?大人如今还是童男子呢,明天就要娶媳妇了,能不高兴吗?等你要娶媳妇了,你也会高兴的傻的。”

    傅家来送嫁妆的几个婆子正指挥着小厮把嫁妆朝里抬,周围的声音突然就静了下来。

    所有的人都有些不可思议地望着卫昭。

    饶是卫昭镇定过人,这一会也有些绷不住。

    他面颊染上了一层绯红。

    “你们胡说什么!”他瞪了穆九与韩竟一眼:“还不快来帮着抬嫁妆!”

    说完,他自己就快速离开了。

    “大人,你到哪里去?”韩竟见卫昭不高兴了,忙喊了一声。

    卫昭头也不回,吐出了两个字:“出恭。”

    “大人!”韩竟的声音更担忧了:“你走错了,恭房在左边?”

    “我知道,我只是想到门口走走。”越说脚步越快,等这句话落音,他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穆九捂着肚子笑个不停:“哎呀妈呀,大人看着老成,内心咋这么纯情呢,真乐死我老九了。”

    六月二十,宜祭祀、纳彩、嫁娶。

    棉花胡同洋溢在欢声笑语的海洋。

    傅卿和的花轿从傅家抬到了隔壁卫家。

    耳边是噼里啪啦炮竹与呜哩哇啦的唢呐声,她有喜娘扶着,在厅堂与卫昭拜了天地。

    眼前是红彤彤的一片,她什么也看不见。可是她却一点也不怕,只因为有卫昭伴她左右。

    本书由(孖妃钰)为您整理制作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