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3章 一个指环

作者:旧岁岁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宁也说:“我不会因为你让父母伤心, 如果有一天我爸妈要求我离开你, 我就会离开你。对你这么不公平,你也可以吗?”

    齐煊楼怔了一下, 但是很快就回答说:“不可以。”

    宁也从他怀里挣出来。

    “我有这个自信让你爸妈喜欢我。”齐煊楼挑挑眉, “你不用担心。”

    “收收你那膨胀的自信吧。”宁也毫不客气,“我爸妈现在也挺喜欢你的。但是当他们知道这件事的时候, 估计连我都能一脚踢出门。你别盘算了,我现在就能告诉你,他们不可能接受这种关系的。”

    齐煊楼答的飞快:“那我们结婚。”

    “什么?”宁也以为自己听错了,结婚?

    “找对女同呗,签好婚前协议。”齐煊楼想必是已经考虑过了,“我不在乎那些虚名, 什么我的户口本上写你的名字,或者既然你不能生孩子那我宁肯这辈子不要孩子什么的。只要能跟你在一起,这些都不是事儿, 瞒别人一辈子都行。我们可以门对门或者上下买房子, 结了婚也没人管,她们如果愿意代孕就代孕,不愿意我们就出国去找人代孕。老婆孩子都有了,等你父母百年之后再离婚。”

    宁也听呆了。

    这个办法不是不可行,而是不可确定性太大。万一那对女性恋人分手呢?万一其中一个假戏真做了呢?万一自己或者齐煊楼假戏真做了呢?再往多了想, 万一起了歹意谋财害命呢?万一捏着证据威胁呢?

    怎么敢去赌人性呢?宁也觉得不可行。

    但是话说回来,齐煊楼这种领地意识特别强的人,居然能容忍这种蠢办法, 也确实是豁出去了。

    “再说吧。”宁也这会儿缓过来一点,刚刚在医院里的压抑慢慢褪去,他又不太想考虑这件事了,“下次再谈吧。”

    齐煊楼抿着嘴,嘴角扬起来,凑过去亲了宁也一口:“不用谈了,你是我的。”

    宁也推开他。

    他又凑上来:“要不你好好再跟我说一遍。就中间那几句,什么虽然你一直不肯承认,但是你的心意我也知道什么的,要不就如果不是喜欢我,你不会容忍我这么多年这种。我等得够久了,好歹给颗整糖,别光撒糖粉啊。”

    宁也直接揽着他的脖子回亲了一口,挥手打发他:“行了,开车吧。你说你是不是有病,非要自虐,我都说了感情是一回事,现实是另一回事,你还非得给自己找不痛快是吧?”

    “我不管,你也喜欢我这就是一回事儿。”齐煊楼摸了摸自己的脸,嗨呀,以前的搂搂抱抱卿卿我我互帮互助,就数这次最甜。

    今年隋宋没有参加春晚,他和宁也过年都在家过。

    齐煊楼不回家,纪少衡不回家,连温珊珊也不回家。宁也家还是老样子,晚上六点开始吃年夜饭,吃完饭差不多是九点。家里人很多,宁也想了想,回去换了衣服准备出去。

    隋阮叫住他:“今晚你还去哪?”

    “纪少衡和温珊珊都不回家,我去纪少衡那一趟,看看他俩。”宁也说,“您别操心了,跟大伯母她们打麻将去吧。”

    隋阮深深看他一眼:“是不是齐煊楼也没回家?”

    宁也点点头。

    “去吧。”隋阮深呼吸了口气,“太晚就别回来了,路上也不安全,就是不打算回来的话给妈妈来个电话,不然我老担心你。明天早上早点回来,给爷爷奶奶拜年。”

    宁也没想到他妈这光明正大给自己开后门,但是再一想到女人总是口是心非,如果自己真不回来,搞不好会被她念叨整整一年,一时半会儿有点摸不准她的意思。

    隋阮帮他整理了一下衣服:“我知道你跟那个齐煊楼,还有你们公司这个纪少衡关系好,都是高中同学对吧。听你爸说齐煊楼人挺稳重的,办事也雷厉风行,跟你做朋友也确实挺好。去吧。”

    那种奇怪的感觉又来了。

    宁也总是觉得自己是想太多,他出门之前约了齐煊楼,两人差不多前后脚到纪少衡家。

    纪少衡跟温珊珊正边吃饭边看电视节目,见来的是宁也和齐煊楼,让两人进屋,又找了碗筷招呼他俩一起吃饭。

    他俩没人会做饭,老早就预定了酒店的全套年夜饭,傍晚的时候送货上门,冷盘顺便摆好,热菜也全都摆盘,吃之前拿微波炉热一下,很方便。

    宁也刚吃过,稍微意思了一下;齐煊楼晚上吃的比较随便,这会儿就多吃了点。

    温珊珊问:“宁也,我们仨是没人疼没人爱,你大过年的出来干什么?”

    “慰问单身狗。”宁也面不改色。

    珊珊和纪少衡一起捂胸口表示中枪,就齐煊楼笑眯眯地装没听到。

    温珊珊到底还是敏感,一双圆眼睛滴溜溜地在两人身上来回转了一圈,一脸不可置信:“不是吧你俩……”

    齐煊楼可算得了机会炫耀,虚伪地笑而不语。

    “眼光太差了!”温珊珊吐槽,“而且居然真的是谁待机时间长谁忒么上位啊,我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虽然时长不太够,但是我性别有优势啊!”

    齐煊楼推她让她离宁也远点儿。

    “小气鬼。”温珊珊悻悻地坐远了点儿,“转正了了不起啊。”

    纪少衡看着他们闹腾,脸上也是笑眯眯的,一双眼睛弯起来,笑意明显。

    谁能想到他有抑郁症呢?

    四个人玩到过了十二点,温珊珊要养皮肤先去睡觉了,纪少衡这几个月早睡早起养成了习惯,早就困了,一听温珊珊准备撤,招呼了一声说客卧有新床单被套让他们随意,连忙跟着一起撤了。

    就剩齐煊楼和宁也。

    宁也也打算去睡,他明天还得早起。齐煊楼理所当然地跟着他进卧室,这里一共三个卧室,纪少衡和温珊珊各占一个,宁也跟齐煊楼就只能挤一张床,这个安排十分符合齐煊楼的期待。

    宁也洗完澡出来,就见齐煊楼坐的笔直等自己。他觉得齐煊楼这个表情太严肃了:“你想说什么?”

    “你过来。”齐煊楼说,“来我这。”

    宁也走过去,齐煊楼习惯性地伸手拉住他。

    齐煊楼坐在床上,宁也站在他面前,低头就看见他头顶的发旋儿。

    小满头顶有两个旋儿,宁也想。

    突然,一个温热的圈圈被套在了自己的手指上。

    这什么鬼?

    宁也不低头也感觉的出来,齐煊楼是给自己套了个指环。

    他也不说别的话,戴好了就顺势双手倒着跟宁也的双手十指紧扣,带着宁也的手抱住了宁也的腰。他的脸贴在宁也的胸口处:“戴着我的戒指,就是我的人了。我不会因为一个虚拟的假设就放弃的,遇到问题咱们再想办法解决,我总能给你想出个两全其美的办法的,你放心。”

    宁也脱口而出:“你是怎么确定,到底是因为在我身上花了时间所以才这么执着,还是因为对我有感情所以能坚持这么多年的?”

    齐煊楼抬头看他,有点淡淡的疑惑。但是他很快就回答了宁也的这个问题:“因为爱你,所以才在你的身上花时间,才能执着这么多年。如果不是因为感情不能控制,我为什么不及时止陨?”

    “那如果以后没有感情了呢?”宁也说。

    “我没想过。”齐煊楼说,“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停止爱你。”

    宁也挣开他,低头摊开手掌,看了看自己无名指上的指环。上下两圈素面净戒,中间夹了一圈碎钻,一般男士的婚戒不会戴这种款式的,略微有点浮夸,不够庄重。

    但是对宁也来说刚刚好,原因也正是这点,更像一个寻常的饰品,而已。

    他转了转指环,略微偏了偏视线,齐煊楼就很配合地把他自己的手掌伸给宁也看。

    他的左手间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

    “我还给过你一个手镯的,你还留着吗?”齐煊楼低头端详着自己的手,“那个很多男生戴的。我们就把这个戒指和那个手镯错开来戴吧。长辈们只会觉得是普通饰品,你觉得好不好?”

    宁也的喉头滚了滚。

    他确实有点心动,摸着这枚小小的指环,仿佛在漂泊干渴了二十年之后,终于找到了可以栖息与喝水的位置。

    那些日后会伴随而来的痛苦,伤痕,挣扎和暴戾,都比不上眼前的这一点点甜头。

    。

    年后小满准备出国,临走前宁也去看她。

    她又瘦了一些,本来大大的眼睛陷下去,整个人看起来无精打采的,盖着被子在床上坐着。见宁也来了,她打起精神跟宁也聊了十来分钟天之后,精神就明显跟不上了,身后靠着毯子半眯着眼睛休息。

    宁也还记得她一头奶奶灰的小脏辫儿那时候,过去也没多久,但是那时候的薛小满还是神采飞扬的,笑起来眼角眉梢都是蔫坏蔫坏的机灵劲儿。

    见她累了,宁也让她休息,自己转到外面去跟小满的妈妈说了说话。

    背着薛小满的时候,她妈妈的眼圈一直是红的,一开始还能忍着,说两三句就开始流泪:“最近精神越来越差,厨房早上炖了颗鸡蛋,到现在还剩大半碗。吃东西就在嘴里含着,咽不下去,硬等着化了吃一点儿,又说撑……这几天一天连一颗鸡蛋也吃不下,别说喝粥……”

    她擦掉眼泪:“别看你来了小满还能对你笑,平时家里没外人的时候她能一整天不说话。我和她爸她哥找她说说话,还没开口她就嫌烦,脾气特别大。也就你还能劝劝她,让她打起精神来,但是每次你来的时候她看起来挺高兴的,你一走她就哭……”

    “阿姨你别说了。”宁也有点受不了,“也许还能有转机,不要放弃……”

    薛妈妈抽了张纸巾:“她就是再给我们发脾气,我们谁还会怪她呀。阿姨就想啊,这病怎么就没给我落上?小满才二十来岁,人生还没开始呢……”

    她低着头说不下去了。

    宁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也仿佛嘴特别笨拙,已经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临走前宁也又回去看了看小满。她睡着了,听到动静又睁开眼看了看,一双眼睛乌沉沉的,见是宁也,她开口,声音沙哑:“六哥。”

    “你想睡就睡吧。”宁也走到她窗前,帮她掖了掖被子,“明天我就不送你了,等你回来,我再给你接风。”

    小满咧了咧嘴,笑了笑:“好。”

    “那我先走了。”宁也从兜里拿出个小金佛,压在她枕头下面,“这个你也戴着,保佑你平平安安的。”

    她看了眼小金佛,又叫了宁也一声:“六哥。”

    宁也摸了摸她的头。

    “你别让齐煊楼等了,跟他在一起吧。”她嘴角噙着一朵小小的微笑,“那一年元旦,我去府城看你,晚会散了以后听到他跟你说的话了。一晃眼都要十年了,你别等到像我一样,要失去了才知道后悔。他待你真好,我……”她顿了顿,“我觉得很好。”

    宁也偏开了头。

    小满又从枕头下拿出一个东西,是上次宁也她的护身符。她递给宁也:“我从没见过你有这个,所以这个是齐煊楼给你的,对不对?”

    宁也说:“你管我哪来的,你拿着。”

    小满摇头,硬塞回给宁也:“他给你的,我不要。我要你给我的小金佛,明天走的时候会带着的。等我回来……我也送你一个。”

    “好。”宁也重复,“等你回来,你也送我一个。”

    薛妈妈送宁也出门。临道别的时候,她看着宁也,目光惋惜又悲伤:“阿姨这一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下次见你可能要很久以后了。”

    “您放宽心,也注意保重身体。”宁也说。

    薛妈妈苍白地笑了笑。

    宁也跟她道别,出了大门,见齐煊楼竖着大衣领子,靠在车上等自己。齐煊楼是跟宁也一起过来的,但是他没有进去。

    见宁也出来,他直起身来,有些担忧地看他。

    正月的室外还是很冷,风刮在脸上,身上,凉透了。

    宁也走过去,齐煊楼问他:“怎么样?”

    宁也点点头,又摇摇头。

    “先上车吧,外面冷。”齐煊楼把宁也塞进车里,自己绕过车头坐到驾驶席,在车里安慰宁也,“你别想了。”

    宁也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说:“我总觉得……这大概是最后一面了。”

    作者有话要说: 小满:他待你真好,我比不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