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4章 大玻璃渣

作者:旧岁岁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宁也说:“这大概是最后一面了。”

    齐煊楼安慰他:“这也都说不准, 有时候也有些解释不了的事情发生……也许小满意志力强,还能战胜病魔呢。你别泄气。”

    宁也摇摇头:“除非她活蹦乱跳的回来,不然我也不想再见她了。我觉得难过,她也痛苦。”他深深吸了口气,“走吧。”

    齐煊楼一只手按在宁也肩头:“生死有命。我知道你俩很早就开始一起体检了,但就是去年还好好的, 今年就这样了,这不是你的失误。你没有必要自责的, 知道吗?”

    宁也突然激动起来:“眼看就到了,我为什么就不能半年……”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什么眼看就到了?”齐煊楼没听懂。

    宁也颓然摇了摇头,直到齐煊楼发动了车, 开出去一小截路之后才说:“没什么。”

    小满生病这件事, 对宁也打击很大。不仅因为多年好友生命垂危, 还因为这件事情再次发生所包含的意义——该发生的, 还是会发生。

    有时候宁也几乎要相信人定胜天了, 他重生而来,走上了和上辈子截然不同的路,相对而言交际圈并不复杂,心仪的人百折不挠一往情深……

    平顺的简直连和齐煊楼的爱恨纠缠都仿佛是闲的蛋疼在作。

    然后命运给了他迎头痛击。

    他最怕的两件事之一,发生了。

    那么另外一件呢?也会发生吗?

    每次想到这里宁也都觉得难以呼吸。

    隋宋也很受打击。虽然他跟薛小满见面必吵,但吵架吵出来的交情也是交情,谁也不想看到朋友年纪轻轻就生这么大的一场病。

    宁也自顾不暇的同时还得兼顾隋宋,肉眼可见地消瘦了。

    周末回家引得隋阮尖叫:“小六!你怎么瘦成这样了!”

    薛小满生病,隋阮好像也有心病了似的, 每次看到宁也都觉得他更瘦了,越看越害怕,自己把自己吓个够呛,宁也怎么开导都没用,隔三差五打电话让宁也去做检查。

    宁正朝说隋阮都快得精神病了:“看谁都在瘦,一瘦就是胃上出了问题,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做个胃镜再说。你妈现在就这观念。”

    隋阮没好气:“老宁你自己没同情心就别秀冷漠了行吗?”

    宁正朝对宁也耸耸肩,不说话了。

    不能跟更年期的女人吵。

    小满她爸妈陪着她出去了,薛东翰来回跑,一个月里有半个月在国内,半个月在国外,特别的累。宁也偶尔给他打个电话,他连声音都带着倦意。

    春天快过完的时候,有一次他刚从国外回来,心情差极了,找宁也出来喝酒也忍不住说到小满:“不是很好,瘦的皮包骨头,像个小老太太似的,我回国之前她一个模样,在国内呆半个月,再出去见她就又是一个样儿了。”薛东翰也是压力特别大,跟宁也还能多说说话,说着说着就哽咽了,“你见过骷髅模型吧,真的,不是我说的难听,就像在上面贴了层皮似的,人样都变了。”

    宁也听的心如刀绞。

    薛东翰换口气:“全身扩散转移,疼啊,一整夜一整夜疼的睡不着。我妹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罪啊,从小到大她要星星没人给她月亮。小那会儿被新纸在手指头上浅浅割一道,举起手来跟我撒娇,说哥哥好痛呀,吹吹就不痛啦。现在我明知道她疼,半夜醒来病房里黑漆漆的,听见她压着声音抽冷气,疼成那样都不吭声了。她坐着躺着都疼,本身也疼,骨头硌得也疼,一天连半碗稀饭都喝不下去,全靠营养液吊着。但是营养液不光营养她,还营养癌细胞呢,越用营养液癌细胞扩散越快。他妈的怎么就有这么毒的细菌呢!”

    说完了擦把眼泪,一口闷一茶杯白酒,小二两。

    喝完了像噎着了似的,闭着眼一下一下捶心口,好半天喘口气:“真他妈疼啊……”

    太痛苦了,这样一刀一刀被割在心上的感觉太痛苦了。

    宁也不知如何安慰他,只好陪着也一口喝掉了。

    两个人喝水似的用茶杯喝,一杯二两一瓶也就五杯,来来回回几次就醉的爬都爬不起来。

    齐煊楼知道宁也去见薛东翰,掐着时间给他打电话,没人接,于是专门过去接他,进包间门一看桌子侧面靠墙边摆着一溜白色瓷瓶子,上贴红色底上间条的标签,数了数,五瓶茅台,再看到桌上还有一瓶,不知道喝完没喝完,没忍住骂了句“操”。

    再看宁也在沙发上躺着,薛东翰在地上坐着,胳膊肘还知道搭在沙发座椅上垫着,都皱着眉头睡着了。

    齐煊楼过去拍了拍宁也的脸,完全没反应的。

    又拍了拍薛东翰的脸,也没反应,齐煊楼左边拍一巴掌右边拍一巴掌,气得硬是趁薛东翰不知道,扇了他两巴掌:“两个人六瓶,妈的53%,不要命了是不是?!”

    他给两人善后,在楼上开了两间房。他先找人把薛东翰扛到楼上房间里去,自己背着宁也把宁也送到隔壁房间里,折腾得出了一身汗,转念一想又怕出意外,重新把宁也背到薛东翰的房间里。

    三个人住一间,他今晚别想睡觉了,只求不用叫救护车就好。

    他还从来没见宁也喝酒喝这样多。

    四点之前薛东翰和宁也睡的神志不清,齐煊楼起来摸了好几次他俩的心跳,差点儿没吓死。过了四点之后感觉他俩的酒散了些,不再是直挺挺躺着了,而是偶尔也会翻个身,踢被子。

    齐煊楼这才放下心来,稍微眯了一会儿,醒来的时候刚到七点。

    床上躺着两个巨型污染源,新风系统的换气速度都赶不上酒气排放的速度,一屋子的臭气熏天。齐煊楼去洗了把脸,挨个儿摸了一把两人心跳,看了看脸色,这才关门下去吃了点东西,顺便给两人一人带了一杯牛奶回来。

    进门一看,谁都没醒。

    齐煊楼给隋宋打了个电话,让他打发个助理来看着点儿这俩人。他今天还要去公司处理事情,没法留在这儿照顾人,去之前也得回家换身衣服。

    皱到不说,光凭衣服上的酒气,齐煊楼也没法就这样进公司门的。

    临走前他凑过去看了看宁也,忍着酒气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最近……也不是最近了,可以说自从薛小满出国治疗的时候开始,宁也就好像又有些动摇了。

    齐煊楼不确定是自己想太多,还是宁也心思太善变,但是他的确感受到宁也有些不太一样了,仿佛也是一时间找不到方向,时而想近时而想退,但又仿佛跟感情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因果联系。

    总之齐煊楼有些搞不懂宁也在想什么,宁也似乎也并没有想让他知道的意思。

    齐煊楼挺憋屈的,但一想到薛小满,又觉得自己没必要在这个时候跟宁也计较。

    宁也活蹦乱跳完好无埙,无病无灾的已经是天大的福气了,还要祈求什么呢?

    宁也跟薛东翰睡到下午才分别醒过来,给齐煊楼打电话报了到,各自分头回家接着睡。齐煊楼下班直奔回家,见宁也换了衣服躺着,推门进去瞄了一眼,见他睁着眼睛发呆。

    “醒了?头疼吗?”齐煊楼摸了他脑门一把。

    宁也懒得动都不动:“疼。头疼胃难受,你别搭理我。我不想动。”

    “我熬点儿小米粥,清点儿还是稠点儿?”齐煊楼问。

    宁也闭上眼:“不想喝。你随便吧。”

    齐煊楼见他有气无力的,出去换了衣服给他在电饭锅里熬粥去了。

    调在煮粥档上一个半小时,小米粥熬的软稠糯滑,入口即化。齐煊楼把粥盛好之后去叫宁也,结果发现宁也又睡着了。

    他拍拍宁也的脸:“起来吃饭。饿得也难受。”

    宁也睁开眼,睡得眼泪汪汪的:“昨晚我们喝了几瓶?三瓶吗?”

    提到这个齐煊楼就来气:“五瓶半。平均分一下差不多每人二斤八两,我摸了一晚上你俩的心率,手机界面一直保持在120就没敢换。你俩是不是不要命了?”

    “我操。”宁也听到这个战绩也是惊呆了,“五瓶半??我还活着呢??”

    齐煊楼真想糊他一巴掌。

    “吐了吗?”宁也想想喝三斤高浓度白酒是个什么概念,心如死灰地问,“我是被憋醒的,薛东翰呢?我俩没做什么不能提的事儿吧?没人直接尿床上了吧?”

    齐煊楼白他一眼:“中途我叫你俩起来上过卫生间,睡的猪似的,好不容易才拖进卫生间的。薛东翰比你还出洋相,抱着马桶又哭又笑的,差点掉进去淹着。”

    宁也:“……”

    醒过来做什么?还不如醉着!丢人!

    。

    春末夏初的时候,纪少衡开始缓慢地恢复部分工作。距离他上次全网热搜已经过去半年了,在更新换代极快的娱乐圈,有更吸睛、更劲爆、更让吃瓜群众喜闻乐见的新闻被爆出来,基本没什么人还盯着纪少衡不放。

    卓越的狗仔工作室俨然已经很正规了,分别有人盯梢当红流量,八卦力度也很大,要图有图,要视频有视频,他想爆光的八卦,任凭是谁来通关系都不给面子,底气足胆子大,群众热情地叫他娱乐圈教导主任,传播爱与正义的卓八卦。

    也就这半年,东乐传媒当红花旦被爆潜规则上位,没红那会儿上一个戏就要睡一睡导演,号称买一送一,白天拍戏晚上暖床,性价比十分高。

    东乐传媒某流量担当、女友粉巨多的上升期小生,被爆艹人设睡粉丝,不带套搞出人命来强硬要求女方流产,提了裤子翻脸不认人,宣称女方的孩子不知道是谁的,有本事生下来做亲子鉴定。

    还拍到了东乐力捧的一姐乐芷的料,这次岳东言终于认怂,主动联系宁也服了个软。

    宁也跟他拿了和纪少衡有关的所有材料,要了两个奖,这事儿也就算过了。

    纪少衡一个人窝在卧室里,看了整整一下午视频,再次走出来的时候,他问温珊珊:“珊姐,最近还有人来给你递剧本吗?给我看看。”

    温珊珊瞪他一眼,跳起来跑去找电脑,声音传过来:“你等着!我存电子版着呢!打出来给你看!”

    隋宋毕竟粗神经,随着薛小满出国,她的消息逐渐变少之后,他又慢慢恢复了元气,整天作天作地的跟凌谌吵架,吵完了转头就拿着手机踢凌谌:“哎,泡椒凤爪和灯影牛肉吃不吃?我准备下单了啊。”

    整天没事儿就刷微博和淘宝,走哪玩在哪,完全一个网瘾少年。

    而宁也,自从上次和薛东翰喝酒要了半条命之后,再也没见过薛东翰。电话倒是打过两回,薛小满的消息一直都是越来越差,每次打完电话宁也都能心情低落好几天,渐渐地他自己也不怎么给薛东翰打电话了。

    不知道说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语言太匮乏和苍白了。

    有天上午宁也送隋宋去上节目,隋宋进去化妆,他觉得有点闷,自己出来就近买杯咖啡喝,走在路上才发现道路两旁的树木都已经枝繁叶茂,郁郁葱葱,这才发觉已经到了生机勃勃的夏天。

    他已经很久没有给小满打过电话了。

    他站在树荫下,掏出手机给小满打电话,响了没几声,通了。

    小满的声音传过来,倒是也听不出来虚弱:“喂,六哥。”

    “是我。”电话通了,宁也反倒不知道该说什么,干巴巴的问,“你还好吗?”

    “还行。”她说。

    “最近吃饭有没有好点?疼不疼?”宁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跟薛小满都会尬聊。

    “吃饭……不太想吃,疼……倒是也还好,能忍。”小满简单的回答,中间停顿的时候在换气。

    她和以前不一样,不一样在……她只有回答,没有挑起新话题的意思了。

    “好好配合治疗。”宁也想让气氛变得轻松一点儿,“今年春夏和秋天的新款包我都给你留着,等你回来给你送到家去。”

    小满轻笑了一声,表示她知道了,但是没搭话。

    宁也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嗯了半天,又问:“你有什么想要的没有?下次让你哥给你带过去……”

    电话挂了。

    老实说,宁也有一种解脱感。事到如今,他真的不知道要跟薛小满说什么。

    那些加油、打气、一定要好起来的话,听起来都太虚假了。

    假得他都不忍心说出口,徒惹她伤心。

    宁也的手机震了一下,是来自薛小满妈妈的短信息:小满说她实在没力气跟你聊了,让我跟你说对不起,她不是故意要挂你电话的。

    宁也仰起头,缓了好一会儿,才给她回复:没关系,我能理解。请您转告她,虽然很艰难,但是请一定不要放弃。

    点了发送之后,他收起手机,顺便擦了擦眼睛。

    这件事宁也没有告诉其他人,大概又过了三个星期左右,榆城已经很热了。有天凌晨宁也被热醒,起来一看,齐煊楼躺在自己身边。

    他腹诽这人是不是有毛病,大夏天扎堆睡觉热死了,顺便习惯性地翻了个身,拿起床头柜上放着的手机看了看时间。

    凌晨两点四十五。

    手机界面躺着一条信息,来自薛小满的妈妈,时间大概是1小时前。

    宁也按灭屏幕的背光,胸口梗的生疼,他一只手按在心口,眼泪忍也忍不住的往下掉。宁也一抽一抽的动静惊醒了齐煊楼,齐煊楼伸手捞了他一把才发现他在哭。

    齐煊楼从没见过宁也这么哭过,一个大男人连气都喘不过来,吓的睡意都没了:“怎么了你这是?”

    宁也憋了半天的一口气吐出来,连着大口呼吸了好几次,翻个身把自己埋在枕头里哭出了声音。

    齐煊楼反应过来了。

    他把宁也从枕头里挖出来,用力把他抱在怀里,轻声哄他:“好了好了,别哭了,别哭了……”

    宁也手里还攥着手机,贴在齐煊楼胸口有点凉。

    齐煊楼把手机从宁也手里拿出来,无意中碰亮了屏幕,看到上面来自薛小满妈妈的未读消息。

    也许不是呢?

    齐煊楼这么想着,划开手机确认了一下。

    小也:谢谢你为小满的付出,她终于解脱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