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大结局

作者:第五蓝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言胤宸看着季苏菲,阴测测的开口:“那副棺材应该就藏在这枚玉扳指中,有了他的真身,元丹也自然会归位。”

    季苏菲看着言胤宸,言胤宸动手了,他的掌心中出现了一团金色的光芒,那是属于他修炼成的金丹,就差最后一步了,季苏菲的身体突然变得灼热起来,好似有什么东西要从自己的体内抽离,随后又感觉很寒冷,这感觉可谓是冰火两重天,言胤宸已经将元丹从季苏菲的体内强制取出来了。

    手指微微松开,季苏菲跌倒在地上,手中的刀刃刺入地面支撑柱自己的身体,抬眸看着言胤宸,他的双眼中再也看不到自己,有的只是那颗元丹,散发着白色光芒的元丹。

    飘雪看着自己的元丹彻底落入了言胤宸的手中,嘴角扬起一抹绝望的苦笑,终于还是没有机会了吗?历经千年三世,言胤宸还是得到了这颗元丹。

    “季苏菲!”言胤宸居高临下的看着季苏菲,“你总是觉得你拥有一切,不屑我给予你的一切,现在我要毁掉你拥有的一切,季苏菲,我要你后悔三番两次的背叛我、拒绝我。”

    “你原来这么恨我?”季苏菲看着言胤宸,淡淡的开口,“你一定恨不得杀了我!”

    “对,我很想杀了你,无数次有过这个念头,但是,我也答应过你,我不会杀你!”言胤宸看着季苏菲,“但不表示我不会毁掉你在意的一切人和事。”

    言胤宸捏着指尖的玉扳指,当着季苏菲的面,一团明火燃起,玉扳指便是燃烧殆尽,这一烧,烧毁的不只是一枚玉扳指,而是季苏菲千辛万苦找到的飘雪的真身,以及季苏菲这些年经营的一切,言胤宸当真是说得出做得到,果断狠决。

    飘雪只觉得心口一阵刺痛,手指捂住心口,抬眸看着言胤宸,瞳孔的色彩在变化,他的真身毁了,元丹也不再,他现在的分身也支撑不了多久了,很快就会幻化出原形。

    “苏菲!”飘雪突然开口了,“走!走!”这声音几乎是嘶喊出来的,认识飘雪这么久,从未见到他如此失控的一面。

    季苏菲对上飘雪的目光,他的眼角在变化,已经露出了两只耳朵,渐渐的要幻化出他原本的狐形,尤其是他身后摇曳着的雪白色的九尾,一行血泪从他的眼中流淌出来。

    季苏菲双拳紧握,她所有的一切都没了,这十年,她苦苦经营到最后是为了什么?她好不容易可以和飘雪化解芥蒂,就要面临死别!她的重生到底有什么价值,就是为了成为别人的一颗棋子吗?

    这绝对不是她要的,她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她不甘心就这么一败涂地!脑海中浮现出雷欧卡伊死时的模样,似乎可以看到他临死时遭到的各种屈辱,愤怒在季苏菲的体内酝酿着。

    言胤宸的眼神一凛,他也感觉到了季苏菲身上的不寻常的气息,下一秒他心一惊,一惊来不及躲避,季苏菲的周身笼罩着一团巨大的黑色光团,越来越强大、越来越黑暗,“啊!言胤宸,去死!”

    这强大的黑暗力量直接将毫无准备的言胤宸震慑的来不及招架,他抬起双臂抵御,却还是被这光波给震飞出去,脚跟在地面上滑下了两道深深的轨迹,运功才能停下来。

    言胤宸停止脚步,再抬眸看季苏菲,她的六翼黑羽已经张开到极限了,这边是真正的魔王撒旦了,那么……就是说,路西菲尔的力量一直藏在季苏菲的身体里,只是一直没有能得到发挥而已,她取代了路西菲尔大魔王的位置。

    几个原本就受伤的玄宗门长老高手完全没有能抵挡得住季苏菲这突然爆发的毁灭力量,内脏筋脉直接被震断,倒地不起了。

    言胤宸看着季苏菲,口中喷出一口鲜血,他也受了伤,显然他是没想到季苏菲会在这种时候魔化。

    季苏菲的眼神看起来很空洞,完全没有任何的感**彩,魔化的她变得有些阴郁,原本已经消失的刺青图腾再次出现在她身上,不断的蔓延开,最后爬上了她的脸颊,血瞳透出诡异的光芒。

    季苏菲再次发动了攻击,无数黑色羽毛如下雨般射向了言胤宸,言胤宸运功抵挡,一条金龙呼啸九天,攻击向季苏菲,季苏菲也抬起双手迎战,一时间,天空风云瞬息万变,变幻莫测,只见长着六翼黑羽的季苏菲和驾驭着金龙的言胤宸厮杀战斗着。

    一道雷霆混合着制裁之火击中了金龙的身体,打落了几片金色的鳞片,金龙惨叫着挣扎了几下,在空中咆哮着,季苏菲已经趁乱重新抢回了元丹,飘雪的真身被毁了,元丹绝对不能再落入言胤宸的手中。

    言胤宸坠入地面,地面因为他的力量被砸了一个大坑,掀起尘土飞扬,言胤宸从未想过自己有一日被季苏菲打的这般狼狈,他的身上被伤了好几个伤口,最严重的就在背上,灼伤了一片;飘雪有些错愕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他显然是没想到事情还会有转机。

    季苏菲看着掌心里的元丹,白色的光芒照应着她诡异恐怖的脸庞,眼中闪烁着异常兴奋的光芒,言胤宸眯起眼眸,眼中闪烁着危险的气息,再次发动了攻击,金龙也发了狂一样的咆哮着扑向季苏菲,连续甩出几个波光球,季苏菲同样甩出漆黑的波光漩涡抵挡着,二者势均力敌,再加上季苏菲有了元丹的灵力助阵,言胤宸一时间有些吃不消了。

    “言胤宸,这次轮到你了!”季苏菲抬起手指着言胤宸,粗壮的藤蔓从四面八方再次蔓延过来,缠住了言胤宸的身体,将受伤的言胤宸高高的吊起来,送到了季苏菲的面前。

    季苏菲露出锋利尖锐的指甲,同样捏住了言胤宸脖子,锐利的指尖刺破了他的肌肤,言胤宸看着季苏菲的瞳孔,她已经完全魔化了,她的眼中没有了一点感**彩,只剩下麻木的杀戮,仿佛看不见这时间任何的人和事。

    “季苏菲……”言胤宸凝聚全身的灵力,欲撕破着枯藤的束缚,季苏菲先一步察觉到他的动机,直接在他爆发力量的时候,枯藤狠狠的将他甩向了飘雪的方向,用言胤宸爆发的力量以及身体的力量将囚禁的飘雪的玻璃器皿撞破了。

    玻璃器皿的外面原本就有四神镇守,法力格外的强大,这两者撞击,言胤宸无疑又一次受了重伤,他重重的摔在地上,咳嗽了一口鲜血出来,飘雪也坠落到地面上,他抬眸看着距离自己不远处的言胤宸,“言胤宸,逼的她魔化,对你有什么好处?我一直都担心这一天,担心恶魔之眼真正的力量爆发,担心她被恶魔之眼控制……”

    季苏菲突然张着六翼黑羽飘落到飘雪的面前,乌黑的长发遮掩了她一半的脸,却没有遮住她锋芒的眼眸。

    飘雪看着季苏菲,没有开口,他不肯定现在的季苏菲是不是还能清醒的面对自己,恶魔撒旦最可怕的不是他的野心,而是他失去了本心的杀戮。

    季苏菲缓缓的蹲下来,在飘雪的眼前摊开掌心,露出了那颗绽放着耀眼光芒的元丹,飘雪一愣,抬眸看着季苏菲,“你要给我?”

    季苏菲侧着脑袋,打量着飘雪,飘雪只觉得心口有些绞痛,“你……还认识我是谁吗?”

    季苏菲只是用一种清冷的目光打量着飘雪,飘雪自嘲讥讽的看着季苏菲手心里的元丹,缓缓的伸出手接过来,“你都不认识我了,我的真身也没了,我要这元丹还有什么用?”

    “言胤宸,你不是要这元丹吗?拿着它滚,她现在谁都不认识了,你永远不要再出现我们面前……”飘雪抓着元丹就要丢向言胤宸的时候,一只手突然握住了他的手。

    “我这么辛苦才抢到你的元丹,就这么给他,我不是很冤?”季苏菲看着飘雪,嘴角扬起浅浅的笑。

    飘雪狐疑的看着季苏菲,手指抚上季苏菲脸上的魔化的标志性的刺青图腾,“我还以为你……”

    “以为我魔化以后,就会被恶魔之眼控制,成为路西法的期待已久的傀儡?”季苏菲淡淡的开口,“我既然夺走了魔王撒旦的力量,就不会给路西法复活的机会。”

    “太好了,还有机会……还有机会……”飘雪浅笑着喃喃着。

    “还有什么机会……”季苏菲正要问飘雪,言胤宸已经跳跃起来,再次攻击过来,他的眼中全是愤怒的妒火,刚才那么一瞬间,他真的内疚过,以为季苏菲真的魔化后什么都不记得了,可是现在,看到两个人相依的画面只觉得很刺眼。

    季苏菲站起身,吟唱咒语,双手呈开花形状,对着言胤宸发动攻击,咒语的效果产生,整个地面突然山崩地裂的颤抖,随即裂开无数的裂缝,紧接着就是言胤宸的周围裂缝中迸发出灼热的可以将任何一切瞬间烧熔的地狱岩浆。

    言胤宸额心闪过一道雪白色的光圈,他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件法器,那是一颗冰魄神珠,只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那些岩浆已经几乎要熔化玄宗门周边一切的时候,突然就瞬间冰冻三尺,原本灼热烫红的一条岩浆流,已经成了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壮观奇景。

    “季苏菲,如果你以为……我只是如此,那就错了!”言胤宸的瞳孔也在这一秒呈现出冰魄色,仿若结了霜一般。

    飘雪趁着季苏菲为她争取时间的空档,已经运功将元丹重新逼回了自己的体内,只是元丹经过这一圈,已经元气大伤,而他自己也受了重伤,要一下子恢复是不可能了。

    言胤宸不断的发动攻击,季苏菲不断的丢出制裁之火,然而言胤宸的速度要比她更快一些,季苏菲所到之处,都会化为冰封世界,就在千钧一发时刻,飘雪突然挡在了季苏菲的面前,抬起手掌,迎上了言胤宸的一击,将他的冰魄寒冰击破了,才免遭季苏菲被冰魄打中。

    “你好了!”季苏菲看着飘雪。

    飘雪点头,迎战言胤宸,季苏菲看着飘雪,才发现他并没有恢复,在对付言胤宸的时候,显然是处于下风,他受了伤,季苏菲这时候才肯定了这一点。

    “呃!”金龙再次腾空而出,飘雪没能抵挡住,被扑面而来的金龙一击即中,倒在地上。

    “飘雪……”季苏菲闪道飘雪的身边,然而金龙再次朝着两人咆哮着扑过来,仿佛是要为刚才季苏菲的击伤报复。

    季苏菲抬起手,黑暗波光球再次笼罩着她的身体,金龙的速度更快了,就在这注定要两败俱伤的一幕要发生的时候,有一道暗紫色的波光球和季苏菲的暗黑波光融合在一起,抵挡着金龙的攻击。

    言胤宸后退一步,金龙也回到了他的身后,他抬眸看着天空,一个背后绽放着六翼白羽的男人悬浮在半空中。

    言胤宸的眼眸一片阴婺,“兰熙曼彻斯特!”这个名字几乎是咬牙切齿念出来的,“身为大天使的后裔,却公然帮魔王,你在找死!”

    木槿居高临下的看着言胤宸,“言胤宸,我和你或许不该是敌人,但也绝对不会是朋友。”

    “言胤宸!二十年前,你助纣为虐,害死我权家上下几十口人,我等今天这个机会已经等了很久了!”一辆直升机出现在玄宗门的上空,权少皇手持龙吟剑劈天斩地,在玄宗门大开杀戒了两天,戒备最薄弱的时候,他用手中的龙吟剑打破了结界,直升机才得以控制住,虽然不能降临,至少也能控制住平衡了。

    “苏菲,上来!”权少皇抛下了梯链,季苏菲抓住飘雪,攀上了梯链,言胤宸看到这一幕,眼神一凛,想跑,没那么容易,玄宗门岂会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一道缝纫甩过来,飘雪被击中松开了季苏菲的手,而梯链也在这时候被斩断了,幸而权少皇先一步伸手抓住季苏菲的手臂,将她拉上来,“你没事吧!”

    话刚落音,四面八方的山谷里突然冒出了十几驾战机,同时向权少皇的直升机发动攻击,权少皇护着季苏菲蹲下来,避开子弹,对驾驶舱的人下了命令,“开火!”

    直升机的四周也打开了炮孔,对着那些战机开火了,地上是一片腥风血雨,天空中则是战火连天。

    季苏菲从窗户的位置,向距离最近的战机甩出雷霆一击,被击中的战机随即坠入山谷爆炸了,权少皇也架起火箭筒对着那些战机开火。

    就在空中打得如火如荼,战况也几乎得到一些控制的时候,季苏菲才看到地面上,木槿和飘雪两人都被包围了,几个没有受伤的玄宗门高手围着木槿,而言胤宸的目标则是飘雪,飘雪快速的在前面奔跑跳跃着,想要逃离言胤宸的追杀,而言胤宸则是在后面紧追不放。

    季苏菲坐在直升机上,冷静的看着下面的战况,木槿手持灵翼剑和对方一阵恶斗,灵翼剑不比青龙刀和朱雀剑差,同样是有灵魂的剑,几个玄宗门高手在木槿的手中吃了不少亏,只是小鬼难缠,要一下子杀光,也非容易。

    另一边,言胤宸还在对飘雪苦苦相逼,飘雪明显伤的很严重,两人不断的交手,飘雪的九尾中已经有三条被言胤宸的明火给烧伤了。

    季苏菲突然拿起火箭筒,装上鱼雷,瞄准了言胤宸,“你准备干什么?”权少皇阻止了季苏菲,“这可是杀伤力很大的武器,下面那么多人,你这一开火,可能连另外两个人也会受伤。”

    季苏菲看着权少皇,“你不信我?”

    权少皇看着季苏菲的目光,这才移开手,季苏菲瞄准言胤宸,脑海中浮现出各种往日的画面,如果说背叛,这一枪是0第几次背叛了?可是所有的背叛都比不过言胤宸从一开始部下的一个骗局。

    正在追踪飘雪的言胤宸耳边突然听到一个声音,还没有来得及回眸,身体已经被什么东西打中几乎穿透,而那颗鱼雷还在快速的前进,带着言胤宸的身体,硬是将他连同背后的兵器房一同炸毁了。

    言胤宸只觉得身体好像被掏空了一样,腾空飞起来了,他看到了季苏菲,她也看着自己,这一秒他们对视着,仿若天地间只有他们两个人,相爱,他们曾经真的相爱过,但是这一秒,他们在想杀。

    言胤宸看着季苏菲的眼神透着几分绝望,季苏菲缓缓放下手中的火箭筒,看着言胤宸的身体如落叶一般坠落在地上,手指抚上了心口的位置,那里还是会有点痛,是伤口在痛吗?

    权少皇看到言胤宸受了重伤倒在血泊中,眼中全是报复的快感,“言胤宸,你也有今天!”

    “门主!门主!”玄宗门本就在这场杀戮中损失惨重,如今言胤宸受了重伤,所有人都停止了战斗围上去,要知道言胤宸在这里就如天神一样的存在,现在他们的神不行了,他们心中的信念似乎也在这一刻倒塌了。

    言胤宸靠在废墟中的一块石板上,心口的位置在不停流血,全身血肉模糊,仿佛被撕开了一个血洞,飘雪站在原地,看着言胤宸奄奄一息的模样,他在玄宗门潜伏了这么久,0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言胤宸,言胤宸也会有这般沧桑无力的一面。

    木槿手持灵翼剑微微喘气,看着前方的一幕,同样有些不可思议,那个神一样的男人,终于倒下了,始作俑者居然是他曾经利用过也深爱过的一个女人。

    木槿抬眸看着坐在直升机上的苏菲,忽然有些后怕,当初若是自己坚持和季苏菲为敌,是不是也会走上言胤宸的这一条路,或许死的会更早一些,只是死又何妨,却不甘心这般死去。

    季苏菲,如果有一天,你死了,我也会死!木槿当日说这句话,不是胡说也不是甜言蜜语,是一个事实,他们共同拥有两颗恶魔之眼,米迦勒和路西法本就是天使界同胞两体,若非是妒忌,他们两个是永远不会分开的,直到后来,路西法堕落魔道后,施了诅咒,如果他死了,米迦勒也必须死。

    季苏菲从直升机上跳下来,权少皇想拦都拦不住,只能无奈的坐在直升机舱里看着下面,忽然想到了十年前的一个画面,言胤宸在看到殷寒求婚季苏菲后,一个人落寞的离开了,将原本打算求婚的钻戒丢进了垃圾桶。

    想到这里,又难免不为这个男人悲悯起来。

    季苏菲一步一步的走向言胤宸,摄于季苏菲恐怖的力量,所有人都避让开,经过倒塌成废墟的藏剑楼时,季苏菲看到在悲鸣的刀剑,随手拔下了青龙刀,这把青龙刀终于又回到了她的手中。

    季苏菲手持青龙刀,走到言胤宸的面前,缓缓的举起手中的青龙刀,刀尖就架在言胤宸的脖子上,言胤宸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思,只是看着季苏菲,他已经伤的无法再站起来了,全身都在流血,仿若被抽干了一样。

    “你杀了我的雷欧卡伊,你觉得我是不是该杀了你为他报仇?”季苏菲的声音听来波澜不惊的清浅,没有一点情绪。

    言胤宸靠在石板上,苍凉的看着季苏菲:“季苏菲……”一开口,鲜血就不断的从口中涌出来,“我从没有真正的动心思要杀你,而你却每一次都对我动了杀念,这一次,你终于成功了。”

    季苏菲突然想起之前在联合国的时候,她就问过言胤宸这个问题,“你会杀我吗?”当时言胤宸想也没想的回答她:“不会!”

    言胤宸看着季苏菲手中的青龙刀,“青龙刀……一箭穿心,足够杀了我……季苏菲,你不会心软吧?”

    季苏菲没说话,言胤宸却在这时候难得的有些幽默:“如果这一次你心软了,下一次绝对不可以再对我动手了!”

    季苏菲张了张嘴唇,没有说话,言胤宸已经伸手握住了季苏菲的手,猛地一拽,言胤宸便是站起身,将季苏菲整个的涌入怀中,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一幕,季苏菲手中的青龙刀便是那么穿透了言胤宸的胸膛,与此同时,言胤宸手中的匕首也刺入了季苏菲的心口。

    季苏菲顿了一下,微微蹙眉,这疼痛蔓延了全身,却又说不清到底是为什么而痛。

    言胤宸紧紧的抱着季苏菲,在她的耳边喃喃:“季苏菲,我知道这一刀杀不了你,但我还是想给你这一刀,你刺我那么多刀,这一刀就当是还我一个公平。”

    季苏菲感觉到言胤宸将什么东西放在自己的掌心里,言胤宸没有了气息,就那么靠在季苏菲的身上,季苏菲看到掌心里是言胤宸那颗已经渐渐失去光芒的金丹,他修炼的金丹,金丹中出现了四分五裂的痕迹,他是真的不行了。

    季苏菲缓缓的抬起手臂,抱住已经断气的言胤宸,紧紧抱着,让他依靠着自己的身体,脑海中浮现出过往两个人相处的所有画面。

    她终于还是亲手杀了他!他们都很后悔认识对方,如果从未认识,是不是就可以躲过今天的一切。

    季苏菲哭了,哭的像个孩子一样,这一世她就没有这样哭过,或者说,基本没有真正的哭过,但是这一次,她哭了,为离开的那些人、为逝去的爱情,她终究是没有抓住任何东西,到头来抓住的不过还是前世真正追求的那些金钱名利。

    言胤宸的身体燃烧起了一团明火,最终化作了一团火,这是他自己的选择,即便是死亡,也绝对不会留着自己的身体给人缅怀,既然死了,就该彻底的从这个世界消失,也不必季苏菲亲自动手,他有身为玄宗门门主的尊严和骄傲,就算是最后的死亡和消散,也只能是他自己做主。

    飘雪走到季苏菲的身边,握住季苏菲的手,想要给她一点安心和安慰,“我们走吧!”

    “快走吧!”木槿也开口了,“此地不宜久留!”

    权少皇再次放下了新的梯链,三个人这次毫无阻拦的上了直升机,权少皇看了一眼季苏菲,又看了一眼她手中的青龙刀,季苏菲也察觉到了他的视线,将青龙刀递给权少皇,“你的刀!”

    权少皇顿了一下,还是接过了刀,“多谢!我们要尽快离开这里,这次动静很大,我的人还有你的人,就是那个白羽扬,出动了三艘航母围在炎黄国周围,目的就是营救你,让炎黄国放人,所以时间不可以拖太久,不过除了玄宗门,炎黄国的当局是很配合放人的,在我们包围的时候,他们也就是象征性的派出了海军和空军示威了一下。”

    “你说司徒凌?”季苏菲漫不经心的问道。

    权少皇垂眸,没说话,他和司徒凌也算是发小了,从小一起长大,司徒凌只是比他小几岁,如今他们的身份却成了天壤之别,天各一方。

    司徒凌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双手合龙支撑着额心,墙壁上的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司徒凌始终都保持一个动作,他已经在这里坐了一天了,似乎是在等谁。

    这时候,他的私人电话响了,“喂……”

    “我们已经安全着陆,谢了!”权少皇的声音传来,“遵守承诺,我们立刻撤离!”

    司徒凌松了一口气,嘴角扬起一抹笑,“立刻撤离,否则天一亮我就必须下令开战了,你知道我顶着多大的压力放你进入境内,压制着军部对你们的攻击。”

    “我知道,这是最好的和平解决方案!”

    “她还好吗?”司徒凌问这话的时候,声音有些颤抖。

    “受了伤,死不了!”权少皇沉默了片刻,“言胤宸死了,这个消息玄宗门应该会封锁,这次玄宗门大伤元气,主心骨没了,应该不会成为你的威胁了,所有的政权和军权这次可以一次回归你手中,算是双赢,你不亏!”

    “他……终于死了……我还以为他永远不会死呢!”司徒凌笑了出来,双赢的解决,的确,这是一个对他最好的结果。

    直升机在安全降落到航母甲板上时,白羽扬已经下令撤退了,与此同时,一直包围着各个港口海岸的权少皇的海盗军,也杨帆撤退了,让港口一带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季苏菲从机舱里出来的时候,路西法国的军官已经列队向她经历,对这个传奇一样的女人,他们是绝对服从的,不敢有一丝懈怠,单枪匹马的闯入炎黄国,搅得天翻地覆,也只有她有这样的胆子了。

    “大小姐,你回来了!”白羽扬右手放在心口的位置,在面对季苏菲的时候,他永远都是一副绅士模样,一个合格的执事。

    “你受伤了……”白羽扬在看到季苏菲身上的鲜血,心一紧,立刻让人安排军医过来。

    “无碍!”季苏菲缓缓抬起手,高贵典雅,白羽扬接着季苏菲的手指,单膝跪下,虔诚的亲吻了她的手背,“大小姐,我将对你永远忠诚!”

    季苏菲浅笑,“白羽扬,这一刻开始,我还你自由,你自由了!”

    白羽扬镜片下闪过一道精光,随即黯然失色,却还是微笑着回答:“是,我的大小姐!”

    飘雪出现在季苏菲身边的时候,甲板上所有人都惊诧的看着这个美得让人窒息的男子,一头白发如雪,脸色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透着传说中的病态美,站在季苏菲的身边毫不逊色,丝毫不会被季苏菲的光芒掩盖。

    “苏菲,我也该走了!”权少皇走到季苏菲的面前,“下次见面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或许这辈子,都未必再见面了,保重!”

    “好,保重!”季苏菲微微颔首,权少皇也不多言,转身钻进直升机,直升机再次起飞,飞往了另一个方向。

    木槿站在季苏菲的面前,轻轻拥抱了季苏菲,“苏菲,这次,我真心祝你幸福,这话听起来有些虚伪,但有时候我的确常常在想,如果那时候我没有固执的回去巫族,而是继续当你的木槿,就坐在轮椅上,现在是不是还在你的身边。”

    季苏菲没说话,木槿放开她,伸出手:“季苏菲,我以巫族军王兰熙曼彻斯特的身份,这一刻开始和你定下一个契约,就眼下的这一百年,我们两族之间先暂时休战,放下宿仇,百年之后,再议!”

    季苏菲握住了木槿的手,倒是没有慷慨激昂,只是淡淡的说到:“血族已经灭亡,这一百年,可能只是我和你两个人!”

    “不,还有活着的人!”木槿开口说道,“血族皇室和贵族虽然基本被杀光,但是还有远在天边的平民,一切还可以重来,你忘了还有一个人吗?”

    季苏菲狐疑的看着木槿,突然想到了谁,“言悔!”

    “血族的王子,言悔,还活着!出事之前,他恰好在我那里,因此逃过一劫。”

    “找你的目的!”季苏菲漫不经心的问道。

    “解开他身上的封印,他不想一辈子当个七八岁的小孩子,明明已经是个成年人了!”木槿轻笑。

    季苏菲浅笑,“还有一个活着也好……”

    季苏菲带着飘雪回到血族的时候,血族已经没有了她当日离开前的血流成河的惨景,皇宫也不再是一片狼藉,到处都被收拾的井井有条,只是空荡荡的没有人,显得格外萧条清冷。

    “女王陛下!”一个看起来二十来岁的俊俏男儿走到季苏菲的面前,后面还跟着一众人,男子穿着宫廷装,已经彰显着他尊贵的身份。

    “是言悔!”飘雪淡淡的开口。

    季苏菲清冷的打量着言悔,继承了他生父的一头金色卷发,五官精致俊美,尤其是那一双眼睛,透着锐利的锋芒和精明,侧看有几分像另一个人,克洛迪亚,那时候克洛迪亚也是穿着这样一身着装站在这里迎接自己的。

    言悔显得很兴奋,“女王陛下,我是言悔!”

    “我知道!”季苏菲走进大殿,这里已经物是人非,也罢,她本就从未把这里真正当成自己的国家。

    “对不起,我没能守护好血族!”言悔突然单膝跪在季苏菲的面前,“我很遗憾国王的死,请女王陛下惩罚。”

    季苏菲没有理会言悔的忏悔,只是淡淡的说到:“担起你身为王子的责任,血族接下来就交给你,我没有心情浪费时间在收拾残局上。”

    “是,女王陛下!”

    飘雪和季苏菲回到宫殿,这里也都被收拾干净了,“你这是要交权?”飘雪浅笑着问道。

    季苏菲牵着飘雪冰凉的手指:“我交不交权,血族王者的身份依旧是我,恶魔之眼在我这里。”

    飘雪微微一笑,虽然元丹已经回到了体内,但是真身被毁,他又受了重伤,元气大损,万年的灵力也因此丧失了一大半,他其实也看到言胤宸给季苏菲的那颗破损的金丹,也猜到了言胤宸的目的,和自己之前的想法是不谋而合了。

    春去冬来,时间过得缓慢却又很快,转眼已经过了三十年,三十年的光景可以改变很多,世界科技在飞速发展,战争依旧在某个角落不间断的发生,有的地方在进步,有的地方则是在落后。

    三十年,有些人老了,有些人已经死去,有些人儿孙满堂,有些人则是孤家寡人,白羽扬此时已经头发灰白,他依旧是路西法国的最高理事长,统治了这个国家有四十年了,四十年,他从翩翩少年郎变成了现在的垂暮老人,六十多岁了,看着秦天野已经退休回家颐养天年,突然也很羡慕起来,觉得自己也该退休了,可下面的那些人却总说他还很年轻,还早……

    他还年轻吗?老了!彻底的老了!这三十年,他见季苏菲的次数是越来越少,最近这几年基本就一年才见一次,她依旧还如十八岁那般年轻,没有任何的变化,而自己站在她身边,再也找不到当年的那种男才女貌,更像是一对祖孙。

    白羽扬觉得纵然自己那般执着,也幸好季苏菲没有接受他,若不然天下间哪个男人能忍受自己一天天的老去,而枕边的女人依旧貌美如花,那种心情,有多少人能真正理解?

    季苏菲独自一人站在喷泉边看着掌心里的金丹,自那以后,她经常会拿出言胤宸给她的这颗金丹看看,她不明白言胤宸为什么要将这颗金丹给自己,是为了给自己留个纪念,还是有其他的目的?这些都不得而知了,她也不能将言胤宸找出来问明白,言胤宸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飘雪一身白色的裘皮站在不远处看着季苏菲的背影,双色瞳孔中透出几分苍茫,即便是在这样炎热的夏季,他还是需要披着这样的大衣,他的身体在那一场恶战之后,再也没能康复,真身没了,他元气大伤,只能依靠元丹勉强续命到现在。

    季苏菲感觉到一股寒气,她回眸看着飘雪,飘雪的身上常年带着寒霜,她看得出来,他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三十年,对别人来说是漫长的,对他们来说,却是短暂的功夫,因为他们不会随着这样的岁月老去。

    季苏菲伸手握住飘雪的手,“怎么出来了?”

    “外面要暖和一些!”飘雪淡淡的说道,银白色的长发在眼光下闪耀着光芒,他有些心疼季苏菲,多少次他都拒绝季苏菲陪在自己身边,每次她睡在他枕边的时候,都要耗损元气,用她的制裁之火驱赶他的寒霜。

    季苏菲靠在飘雪的肩膀上,习惯的摊开掌心,燃起一团冰蓝色的火焰,驱散飘雪身上的寒气,“有没有好点?”

    飘雪看着季苏菲掌心里跳跃的火苗,缓缓的伸出手,握住了季苏菲的手,扑灭了那一点星火,季苏菲不解,“苏菲,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再给你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你会怎么选择?”

    季苏菲想了想,“有些事,无论多少次重来,结局总会只有一个!”她是路西法国的最高统治者,也是血族的女王,这些至高无上的权利带给她的,只剩下孤家寡人。

    “如果没有血族、没有玄宗门、没有巫族,也没有妖……你是不是不会这么累?”

    “谁知道呢!”季苏菲觉得这个话题有些沉重,“你突然说这些做什么?”

    飘雪抓着季苏菲的手,从她的手中拿起那颗金丹,季苏菲看着飘雪,飘雪的手指抚上了季苏菲的耳垂,那里藏着一颗蓝宝石印记,是当年殷寒留下的他常戴着的宝石耳钉。

    “苏菲,我的灵力已经枯竭,没有真身,纵然是元丹,也护不了我多久了,可以和你在一起这三十年,我已经很满足了,苏菲,就当我们是普通人那样,三十年足够了,三十年,如果我不是妖、你不是血族王者,我们都该是老人了,够久了……”

    季苏菲没有说话,飘雪的结局她早就有心理准备了,支撑了三十年,足够了,他自己也熬得很辛苦。

    “我知道,你就要死了!”季苏菲沉默了许久才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话,“我知道,你熬得很辛苦!”

    飘雪看着季苏菲,突然想到了季苏菲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如果我死了,你也不能独活,我怕黄泉路上太孤单。

    “苏菲……等我死了,你也不要独活于这世上,因为我不想你一个人太孤单,所有可以陪你的人都离你而去,只剩下你一个人,就真的是孤家寡人了。”

    季苏菲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飘雪,她知道飘雪不是在开玩笑,的确,可以陪她的人都已经离去,只剩下她一个人,原来这种时候,永生成了一种最可怕的孤独症。

    “你知道为什么言胤宸要将这颗金丹给你?”飘雪轻描淡写的问道。

    “我也一直想不明白!”飘雪浅笑,“因为他和我一样,都想给你重来一次的机会,只是这一次,我们谁也不能回到你的生命中,消失了就是彻底消失了,纵然时间可以重来,我和他都没有这个机会了,可是你有……”

    季苏菲狐疑的看着飘雪,“你是说,我还可以重新来过?”

    “对啊……”飘雪点头,“我会耗尽我最后的灵力,用我元丹和言胤宸的金丹的力量合二为一,推动轮回转,所有一切都可以回到过去,只是这一次……没有我、没有言胤宸、没有血族……你只是你,季苏菲!”

    季苏菲忽然笑了,“我为什么要回去?我现在这样很好,我拥有全天下人都羡慕的权利和地位,回到过去,我又能得到什么?”

    “何必自欺欺人,权力地位,这些你已经拥有了,等我走了,你一个人会开心吗?”飘雪抓着季苏菲的手,“这也许是我这辈子最后唯一可以为你做的事了,季苏菲,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就再也不能回头了,明日月圆之时,正是你的魔力最高峰,而我大限将至,只怕熬不过明晚了……你不必再为我费心,即便你耗损再多的灵力为我续命,我也熬不过这两日了,我心里很明白,三十年,是我的奢侈,季苏菲,这一世、前世都当是一场梦,该报的仇你都报了,所有的怨念也该消散了!”

    用一颗恶魔之眼、一颗金丹和一颗元丹再换一次重生的机会,没有人能准确的计算出这样的交易是亏还是赢,但最终季苏菲还是接受了飘雪的建议,的确,等飘雪走了,她就真的是一个人了。

    月圆之夜,红月当空,飘雪凝聚了最后的灵力,当金丹炸开的时候,轮回转就出现在了季苏菲的眼前,这时候她也凝聚恶魔之眼的力量,和飘雪一同推动轮回转,重生之门终于在一阵风暴中打开了。

    季苏菲看着眼前的重生之门,走了两步,突然停下脚步,回眸看着飘雪,飘雪一头银白的长发随风飘扬着,嘴角始终挂着温柔的笑,季苏菲自己也没想到,挣扎了这么久,这一世的结局就是这样的……她一度以为自己要一个人这样一直活下去了,却没想到,飘雪可以陪着她走到最后,原来他早就有了自己的计划。

    飘雪的身体渐渐的透明,化作星火和雪花一点点的消散,季苏菲算是在重生之前,可以亲眼看到飘雪离开……

    “时间差不多了,在不久,这门……就要合上了……苏菲,这一世,谢谢你!至少我没有那么孤独,言胤宸死了,妖族的仇我算是报了,看着你离开,我就再也没有任何遗憾了,对不起,因为我的复仇,才将你卷入了这场争斗……”

    飘雪缓缓的伸出手,仿佛是要抓住季苏菲的手,而季苏菲却没有伸手,只是看着飘雪微笑着在自己眼前一点点的消散,这才转身走进了重生之门,与此同时,飘雪也化作一阵风彻底的消散了。

    季苏菲,我爱你,可惜我却不懂得如何去爱,你也不懂,所以我们始终不是适合的那一对;即便到这一刻,我觉得这样做,是对你最好的选择,是我对你最后的爱,或许你心里并不这样觉得,所以……希望这一次,你可以找回那个最爱你的灵魂,好好珍惜。

    ------题外话------

    文已经在结局了,后面可能还有一章番外!

    在这里我要说一句,本文自始至终都是本人一个人写的,没有枪手、没有代笔,更没有转让给什么乱七八糟的闺蜜啊、同学啊,我的闺蜜同学也没那么多时间来做这种事!所以请那些自称是我的朋友、闺蜜、同学什么数学课代表的傻逼,闭嘴吧,不要出来乱喷乱黑了,我看到你们说这些话,就觉得遭心!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