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4章 番外完 (2)

作者:公子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囚笼,独一无二的囚笼。

    儿子来看她的时候,北宫公主不由一笑,“听说王上有了子嗣,恭喜王上了。”

    阿史那沙运的脸上分不清喜怒,一双眼眸湛蓝如汪洋大海,却是没有丝毫的波澜。

    “母后是不是很失望?”他低声道,有些话,一旦开口,想要继续说下去却是轻而易举的,“你明明安排伺候我的都是男孩子,甚至刻意误导我龙阳之风才是正道,甚至我当初也的确以为自己喜欢的是男人,可是最后我却是有了子嗣?”

    北宫公主默然,她不是一个好母亲,为了报复阿史那也田对自己的粗鲁,她要让他断子绝孙,却不想最后还是功亏一篑。

    “甚至母后不惜让李宗道从甘州救出了楚文瑾,让他来色诱与我,可是最后……”阿史那沙运笑了笑,“母后可知,楚文瑾是什么下场?”

    “你杀了他。”北宫公主笑了笑,她没想到楚文瑾这么没用,枉费自己特意将他救了出来。

    阿史那沙运闻言一笑,“母后未免太过于心狠手辣,我不过是把他打发到南风馆而已,他不是喜欢伺候男人吗?这不是成全了他?”

    他说的风轻云淡,北宫公主却是神色一变,她的儿子,终于也变得这般狠戾了吗?

    “我倒是杀了李宗道,千刀万剐,对了他不是说过为母后上到山下油锅在所不辞吗?我将他的血肉做了饭菜,母后不是尝了吗?味道如何,可是还满意?”

    北宫公主忽然间呕吐起来,可是她胃里却又是什么都没有的。

    阿史那沙运却是看着眼前的人,眼中带着最是冷酷的冰凉,“当初你杀了云燕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要我痛苦一辈子?她那么善良的一个人,你怎么就容不下她?”

    突厥王忽然的歇斯底里,只是北宫公主回答的声音却是虚弱无比的,“她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

    “你也是女人!”阿史那沙运冷声道:“既然你执迷不悟,那就在这里参佛好了,看看佛祖告诉你,什么是因果报应,轮回不爽!”

    他们母子的恩情,早在多年前就没了。他知道,自己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了取悦与她而已,屈辱的不像是突厥王室。

    只是,雄鹰总有展翅高飞的一天,何况他身边当初有那么善良的云燕呢。

    高洋看着突厥王出来的时候连忙迎了上来,“王上,王后死了。”

    这个王后,自然不是王宫里的那位,阿史那沙运闻言眉头微微一皱,最后却是道:“写信给楚清欢。”

    时间回到一个时辰前,皇甫无双还在红帐里喘息,阿史那沙运说到做到,她的日子很是艰难,沦为最是下贱的甚至连妓女都不如的营妓,每天不知道要承受多少的屈辱。

    她早已经回忆不起当初自己享受过的荣华富贵了。

    看到熟悉的面孔时,皇甫无双连忙迎了上去,“拿来了?”

    那士兵点了点头,犹如宝贝似的将那芙蓉膏拿了出来,皇甫无双如获至宝,这东西能让她忘记所有的不快,甚至连自己身上的人的粗鄙都可以视而不见。

    只是她没想到,自己这次却是用多了。

    她是精尽人亡的,死的时候脸上还带着满足的笑意。

    身上一阵恶臭几乎将收拾她尸身的两个人熏倒。

    半个月后,楚清欢收到这一封来信的时候正在准备着新年的事宜。

    姬凤夜登基一年有余,如今朝堂上安稳无事,忽然间收到突厥来信时,她微微一愣,旋即脸上却是露出一丝笑意,“把这信烧了吧。”

    她没有打开牛皮信封,画眉不由一怔,“娘娘,您……”只是画眉还是将那信烧掉了,闺中时听从小姐吩咐,皇宫里听从娘娘安排,她很是清楚,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宫里的消息瞒不住姬凤夜的,看到楚清欢坐在那里看书,姬凤夜放轻脚步过了去,“女戒?”他语气中带着几分惊异,什么时候楚清欢竟也是看这害人的书了?

    将头依靠在他的胸腹上,楚清欢闭上了眼睛,“我有些事情不想说,能不能不问我?”

    姬凤夜眼中流转着光华,最后却是有些心疼,他的皇后身上满是秘密,他起初没有察觉,可是后来真的静心想想却是发现,似乎自己真的大意了。

    可是,自己娶都娶了,难道还能反悔不成?何况,反悔的权利似乎从来没有掌握在自己手中吧?

    “好。”等你什么时候想说了,再告诉我,若是一辈子不想说,那我就一辈子不过问,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

    其实他们都是赌徒,谁都输不起,可是为了心中的那点欲望,却还是押上了自己的全部,直让自己没有退路。

    东宫改名静王府,宁沐岚却是觉得心安理得。

    她知道,自己这样子似乎不对,不符合她前太子妃的身份。

    可是她更是清楚,皇甫镜并不适合太子的身份,更不适合做一国之君。

    只是她爱极了这个男人,所以无论如何,她都会支持他,帝王也好,废太子也罢,乞儿也是。

    她都会陪在他身边,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她不知道姬凤夜究竟做出了什么承诺,可是先帝的几个子嗣之中,最后活下来的,唯独皇甫镜一人而已。

    三皇子皇甫殊意图谋害先帝,被押入诏狱,至今还没有半点消息。

    五皇子皇甫华率军谋反,却不想定国公不过是虚与委蛇,又有镇南公救驾,皇甫华万箭穿心而死。

    陈贵妃和庄淑妃也因为儿子的错误,便是连殉葬的资格都没有。

    陈氏一族受到牵连,陈德彰是新科三甲又如何?雏凤清于老凤声,这九州却是不缺的便是这人才。陈氏一族尽数致仕,贬为平民,只怕是没有百年之功根本翻不了身。

    而寿康伯府一脉,寿康伯年幼,孤儿寡母苦苦支撑,新帝并没有为难,只是若是想要保住这爵位,只怕是将来庄秋生更是要努力一番才是。

    先帝子嗣只剩下皇甫镜一人,柳皇后依旧住在坤宁宫中,时不时会去甘泉宫闹一番,只是楚清欢如今却是忍让的很,好茶好水招待,任谁也绝对拿捏不出半点不是。

    只是宫里却都说先皇后实在是无理取闹的很,这消息很快从宫里传到宫外,宁沐岚也知道,她甚至知道楚清欢的打算,让百姓的口诛笔伐灭了柳皇后的锐气,彻底除掉柳皇后。

    这是最为稳妥的办法,甚至便是她都看不下去柳皇后的做法了。

    这般下去,只怕是殿下,都要受到牵连的。

    而且,还有承恩侯虎视眈眈,即便是宁沐岚想要过安稳的日子,却都是艰难。

    原因无它,太多的潜藏的不安分的因素让他们的生活步步惊心,即便是殿下和自己不行差走错,可是柳皇后和承恩侯呢?

    母亲劝她离开静王府,毕竟,皇甫镜不爱自己,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

    只是没人戳破而已。

    饶是如此,听到母亲说这话的时候,宁沐岚还是心微微揪痛。

    “王妃,王爷请您去书房一趟。”

    宁沐岚闻言不由望了过去,前来请她的侍女样子寻常,只是……她皱了皱眉,看到书房里正在作画的人,不由放轻了脚步。

    那是一幅墨兰图。

    宁沐岚却知道,这并不是送给自己的,她向来喜欢的是木芙蓉。

    “如今我一无所有,你走吧,凭借着侯府的名声,你想要一门好婚事并不难。”

    宁沐岚乍听到这话的时候,都觉得皇甫镜是不是跟着自己回了侯府,所以才会说出和母亲如出一辙的话。

    “王爷若是嫌弃臣妾,一封休书即刻,何必这般折辱臣妾?”其实,她知道,皇甫镜不会给自己这封休书的,他是个善良的人,一旦写下了休书,自己往后想要再嫁人就是艰难了些,他们到底是夫妻一场,他不会做出这事情的。

    更何况,自己没有犯七出之条,皇甫镜又哪里来的立场给自己写休书呢?

    那温润如玉的脸上带着几分无奈,“沐岚,你何必……”

    不待他话说完,宁沐岚说道:“王爷,我心甘情愿,我想我再也找不到合适的姻缘了,不如麻烦王爷和我将就着过就是了。”

    皇甫镜闻言苦笑,合适的姻缘,其实当初这门婚事他就该拒绝的,他不应该耽误宁沐岚的前程的。

    “你这般倔强,你是知道我的心的。”他语气中带着无奈,他已经温和了词语,可是却终究还是伤了人的。

    宁沐岚几乎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可是却还是倔强道:“是,我认准了你的善良,所以……所以皇甫镜,我们打个赌吧。”

    皇甫镜微微皱眉,用自己的一辈子打赌?这未免太儿戏了。

    “十年,今年我十六岁,等我二十六岁的时候,若是你对我还没有丝毫的感情,那我就离开。”

    皇甫镜想要说胡闹,用十年的时间来等待自己慢慢喜欢上她,这岂不是拿自己的青春做赌吗?

    宁沐岚却是笑着道:“王爷放心,我心中有数,我就算是现在离开又如何?到底是嫁过人的,而且还是先太子,只怕是没有几户人家会上门提亲的,不如等着时间慢慢过去,回头给别人做个填房,当个继室也就罢了。”

    她言辞间云淡风轻,皇甫镜却是觉得有些难过,他不应该这么逼迫宁沐岚的。

    是呀,自己身份到底是不比当初了。

    他忽的抬起头来,“你放心,我会让你回头不做难的。”

    宁沐岚却并没有点头,其实不让她作难的办法很简单,那就是喜欢上她就足够了,一星半点的就可以。

    可是,皇甫镜显然没有往这个方向去想,因为他在努力融入朝政之中,所有的人都看出来了。

    不少的人等着看先帝的最后一丝血脉消失。

    做你的悠闲王爷多好,为什么偏生要参与朝政?不少的人都在看笑话,只是承恩侯却是觉得自己这个外孙终于开窍了,他去了静王府,只是却吃了闭门羹。

    “王爷没有空暇,还望侯爷恕罪。”

    听到这解释的时候,承恩侯恨不得把这小厮的牙齿打落,可是最后却是悻悻地回去了。林慕言从府里往外出,他可不愿意得罪这个阎王。

    皇甫镜的变化所有的人都看在眼中,姬凤夜却是任由着他去折腾,想要去查户部的账?去吧,给你人手。

    想要去看工部营造的工程,去吧,给你人手。

    姬凤夜几乎是纵容的姿态放任着皇甫镜做任何事情,不少人在等着他的笑话。

    当初的皇甫镜的确是有些作为的,可是却也不过是在朝臣的正确方向的指引下,可是你也要找自己擅长的呀!那工程,难道你看得懂?

    这一去就是三四个月,在外面若是出了点意外,岂不是寻常的很?

    似乎阴谋论者都觉得这是姬凤夜的手段,目的就是为了让皇甫镜消失无踪。

    只是谁都不敢说,不过看向皇甫镜的目光带着几分同情罢了。

    消息传到后宫的时候,柳皇后再度去闹,只是却不想宁沐岚正是在甘泉宫里,正与楚清欢闲话家常。

    看到儿媳妇竟是和楚清欢相谈甚欢,柳皇后顿时被激怒了,所有的下流的话都蹦了出来,宁沐岚脸色越来越难看,只是她却是没有立场去阻拦的。

    楚清欢脸上始终带着笑意,直到柳皇后骂累了,她才笑了笑,“送先皇后回去歇着。”

    柳皇后并不乐意,可是她身边的嬷嬷却是罗嬷嬷一手调教出来的,岂容得她放肆?宁沐岚脸上带着愧疚,她没想到,自己见证了市井里的传言。

    母后,她是真的疯魔了。

    “前段时间二哥给我送来一些茶,我不太喜欢,听说静王爷最是喜欢这茶,沐岚你带走就是了,若是尝着好,下次直接跟他要就是了。”

    宁沐岚接过这小纸包的时候心底里有些不是滋味,其实皇甫镜究竟为何这般雀跃,自己是知道原因的。可是楚清欢的这点赏赐,却又好像是在耀武扬威。

    她赏赐的东西,皇甫镜珍视的很,便是最难喝的茶,他也会笑着喝下去,还会说好茶的。

    送走了宁沐岚,画眉脸上带着古怪,“娘娘,那药,真的有用吗?”

    那哪是什么茶呀,分明是有强烈功效的药,前段时间她拿小猫试验了的,结果整个皇宫里都是猫儿叫春的声音,而那几天,娘娘也是格外的疲倦。

    楚清欢笑了笑,“有没有用,等段时间就知道了。”宁沐岚,她倒是佩服这个侯府千金了,这么大的魄力,用自己的青春去赌。

    其实不用这药,宁沐岚也会赢的,皇甫镜在为她改变,便是他自己都不曾察觉,他们所缺的不过是时间而已。

    画眉点了点头,娘娘说的话肯定是真的,所以她等着好消息就是了,楚清欢却是忽然间想起了什么,“苏绾呢?”

    这已经有两三天了吧,自己都没有见到苏绾。

    画眉闻言脸上露出一丝哭笑不得,“她被刘建安纠缠住了,哪里脱得了身?”

    楚清欢闻言不由一笑,“那倒是好消息。”不过,这刘建安还真是有趣的很,明明当初就是想要找苏绾,却是把目光落在了画眉身上,如今苏绾还恼怒着,这也算是自找苦吃了,还真是有意思的很。

    “娘娘,刘建安和苏绾是同门师兄妹,小时候天天都见到,怎么苏绾就是没认出来呢?”话没觉得稀奇,苏绾的心思可是比自己缜密多了,怎么对自己当年的小师兄竟是“视而不见”呢?

    楚清欢闻言不由摇头,“只能说他色胆包天,小小年纪就知道惦念师妹。”说完,楚清欢不由也笑了起来,“对了,卫三呢?”

    画眉闻言脸色顿时一变,“奴婢不知道。”还是这个样子,楚清欢不由无奈的摇头,算了,姻缘这东西,强求不得,也许等哪天画眉想通了,也就罢了。

    十年之后。

    金童玉女似的两个小娃子住进了客栈里。

    “我和姐姐有话说,卫三你带画眉姑姑出去玩。”

    卫三黑了脸,每次喊自己都是名字,喊画眉都是带着姑姑,这算是什么意思,自己比画眉年轻是吗?主子的这俩龙凤胎,真是让人头疼的很。

    只是,这俩孩子也都不简单,既然吩咐了,卫三还是出了去。

    “看吧,卫三看画眉姑姑的眼神都是缱绻的,就好像是父皇看母后一样,母后说了,这次咱们除了要做出选择外,还要撮合他们俩。”

    大周帝后的一对龙凤胎说来也是奇怪,公主样貌妍丽,承继了姬凤夜的优良血统,小皇子则是其貌不扬,酷肖楚清欢。

    小公主比弟弟年长了一刻钟,说起话来却是像极了其父皇的狡猾以及简单粗暴,“用点药就是了呗,当初静王叔家的瑟瑟不就是……”

    小皇子却是捂住了姐姐的嘴,她难道就不能淑女点吗?要是让万俟伯伯知道了,会不会后悔?

    母后告诉自己这趟大昭之行的必要性。

    如今九州诸国,大周内乱已平。他和姐姐出生的时候,承恩侯造反,结果被父皇镇压,先皇后一族再无任何活口,就是母后的那个庶妹也死了。

    再后来,就是安平侯也死了,据说是因为在他的外室秦淮楼的若初姑娘那里看到一个灵位,然后回家后自杀了的。究竟是何原因,谁也不知道。只是安平侯府一脉,却也是没有后嗣了。

    哦,贤太妃也算是,不过信阳小公主很是得母后宠爱,好像也快出嫁了吧。总之,大周安生的很。

    至于蜀南已经成为大周治下,月黎国隔着海,又因为是长公主姑姑的母妃的娘家,所以管不到,可是要是虚灵小叔叔想要恢复故土,父皇母后也是会帮忙的,谁让虚灵小叔叔的师父弘一法师是母后的师父唐隐的好朋友呢?

    只是看样子,虚灵小叔叔是不想折腾了,其实他也是舍不得小叔叔的,那么可爱,多好玩呀。

    突厥吧,父皇说他和阿史那沙运半斤八两,就算是赢了,也是生灵涂炭,就等着他们的子嗣看谁争气了,所以……小元德在努力成才,他才不要输给突厥的那个比自己大了两岁的熊孩子呢。

    最后就是大昭了。

    大昭是母后的母亲的故土,其实也算是自己的外家啦。小元德分得很是清楚,母后也说得明白,如今的皇帝是母后的表兄,也就是自己的伯父,他没有子嗣,也不会有子嗣,所以要从自己和姐姐之中选择一个成为大昭的储君。

    其实,也不是伯父选择自己啦,母后说了,要是他和元语姐姐不乐意,那就换其他的弟妹好了,反正他们兄弟姐妹多得很,不差这一个,总有一个是适合大昭的风土人情的。

    其实元德不是很明白,为什么母后说伯父没有子嗣,也不会有子嗣。

    “元德,你看那俩男人,好俊。”

    元德不用想就知道,自家姐姐在发花痴了,只是当他扭过头去看得时候,他不由一脸黑线,“姐,你就不知道,眼前的人是伯父吗?”

    他忽然间知道为什么了,为什么母后说伯父不会有子嗣。

    元德也放心了,自己花痴的姐姐肯定是会选择留在大昭的,只是怎么撮合画眉和卫三岂不就是自己的任务了?元德很是苦恼,他真想一把药撒出去,然后让卫三霸王硬上弓得了。

    可是……

    万俟佑第一眼看到楚清欢的一对儿女的时候就认了出来,那两张脸实在是太容易分辨了。十年的约定,他们终究是遵守了,而自己,也能给阿焕一个交代了。万俟佑忽然间觉得前所未有的轻松。

    也好,大昭有个女皇也没什么,他和阿焕还在,还能帮着这孩子规划今后的道路。不过,这个叫元语的孩子能不能不这样看着阿焕!

    他会吃醋的。

    (本书完)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 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 (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