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七章 再也不分开(大结局)

作者:东辰轩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男人就是这样,没有得到的永远是好的,夏侯远也一样,所以在他看到陈美莲和了空的时候,心中的愤怒也就不言而喻了。

    “闭嘴!”一剑通听到夏侯远的话,开口就骂了起来,他的母亲岂是别人可以辱骂的。

    “通儿,你来见过你的母亲吧!”了空对着一剑通开口叫道,在他看来,只要他们一家人可以团圆,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你们怎么来了?”一剑通这里年来虽然一直没有叫过了空父亲,可从他的心中已经完全认可了空了,所以他开口的问题满是关心。

    “是他!”了空指了指夏侯远,又说道,“他差人给为父送信,说是有你姐姐的下落,让为父赶来洪峰山,刚好为父在收到消息的那一日里唤醒了你们的母亲, 你母亲听到这个消息便要一同赶来。”

    听到了空的解释,一剑通看向了陈美莲,见她的脸色的确是有些苍白,便不再多说其他,开口道,“那你们就一边看着,其他的不用你们插手。”

    他可不想一家人刚团聚,就出现其他的什么意外。

    一剑通心中这样想这,不代表了空的心中也这样想,他可不想自己的儿子冒险,再说了他的女儿夏雪还在夏侯远的手中呢?退一万步讲,他和夏侯远之间的帐也是时候该算一算了!

    “通儿你还是到边上照顾一下你的母亲,陪你母亲说说话,至于你姐姐的事情还是交给为父来解决吧!”了空看着一剑通慈爱的说道。

    “她真的是雪儿吗?”皇甫翊听到了空和一剑通的对话,心中惊讶不已,原来他的雪儿真的没有死,她真的还活着,难怪一次次的他在梦中都会与雪儿相见,看来他们之间果然还是心有灵犀的。

    “皇甫翊,他是不是雪儿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他被夏侯远挟持了,难道身为南朝的子民,你不应该解救吗?”了空没有正面回答皇甫翊的问话,冷厉反问了一句。

    虽然他不知道夏雪现在的状况,也不知道夏雪为什么会离开了他,但是人知道夏雪差点死在了皇甫翊的皇宫之中,单凭这一点,了空也不会对皇甫翊有什么好感的!一个连自己娘子都照顾不了的男人,根本就不配做一个男人!

    “岳丈,你说的对!”皇甫翊点头,再次将目光转到了夏侯远的身上。

    一剑通倒是听话,走到陈美莲的身边,伸手扶住了她,结结巴巴的叫了一句,“娘……娘亲!”

    毕竟他这么多年没有叫过爹爹娘亲这类的话,面对了空的时候,他可以因为不喜欢可以不叫,可是面对陈美莲,他却做不到。因为他知道,如果不是因为生他们姐弟二人,陈美莲也不至于伤了根本,以至于最后险些丧命,要不是了空及时赶到的话,只怕陈美莲早就依旧去世了。

    所以,不管为了什么,一剑通都觉得,他不能让陈美莲伤心,即便他再怎么不会叫娘亲,也一定要叫。

    而陈美莲在听到一剑通叫自己娘亲的时候,眼泪刷刷刷的便流了下来,激动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虽然她生了一剑通和夏雪,可是她却没有尽到做母亲的责任,没有好好的照顾他们长大,让他们受了那么多的苦。可他们却没有怪她,这让她觉得很难过。她宁愿一剑通和夏雪能骂她一通,这样她的心里也会觉得好过很多。

    一剑通见陈美莲满脸的泪痕,再次开口安慰道,“娘亲,你不要这样,只要你好好的,一切都好!”

    陈美莲听到一剑通的话,眼泪流的更欢了。

    “娘亲,我们现在还是先救姐姐吧!”一剑通杀人不怕,可就怕女人哭,更何况还是他的母亲,一剑通只能想办法先转移陈美莲的注意力,让她不要一直哭。

    “想救夏雪,没门!”夏侯远一直注意着一剑通和陈美莲这边的动静,在听到一剑通说出的话后,夏侯远高声开口说道。

    “夏侯远,你到底想要干什么?”风吹雪高声问道,他现在越来越担心夏雪的境况,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夏雪会吃不消的。

    “我想干什么?我想干什么你们不知道吗?”夏侯远满脸狰狞的笑容,看着皇甫翊冷笑着问道。

    “夏侯远,别太过分了!”皇甫翊看到夏侯远的表情,只觉得恶心,开口训斥道。

    “皇甫翊,你放心,我以前是对你的皇位感兴趣,但我想让我的儿子做上那个位子,可是现在我不想了,自从你杀了我心爱的女人和我的儿子,我的人生目标便发生了变化,我现在只想杀了你,杀了一切和你有关的人,为我的爱人和儿子报仇!”夏侯远的双眸泛红,咬牙切齿,一副愤恨的表情,那样子好像要上前撕吃了皇甫翊,风吹雪等人。

    皇甫翊和风吹雪就只是从话语中感受到了夏侯远的愤怒,但是夏雪却从夏侯远不断收紧的手上感受到了他的愤怒,而夏雪脖子上的那一抹嫣红,更是刺痛了了空和一剑通的双眸。

    “夏侯远,你恨的人是皇甫翊,为什么要抓夏雪?”一剑通高声呵斥道,他想要分散夏侯远的注意力,否则再这样下去的话,夏雪一定会受不了的。

    “为什么要抓她?”夏侯远听到一剑通的话,更加的气愤了,“你问问她,如果不是她,我又怎么会败在一个傻子的手中?如果不是她,那个傻子的毒怎么能解?只怕皇甫翊今日也没有机会站在这里,更没有机会坐上皇位!”

    夏侯远说到这里,眼神中的愤怒再也掩藏不住,恨不得要掐死夏雪,“如果不是她,蓉儿和越儿也不会死,都是你都是你……”

    夏侯远说着,手中匕首的力度不断加大,夏雪脖颈处的嫣红也越来越明显,分成一条条的细小溪流顺着夏雪的脖颈滑落。

    “夏侯远,你别激动!”风吹雪见此情景,赶快开口又叫道,“有话好好说!”

    “对,有话好好说!”皇甫翊也开口安抚道。

    “哈哈哈……”夏侯远看到几人紧张的样子,突然开口大笑起来。

    “夏侯远,你有什么条件你尽管提!”皇甫翊见夏侯远有些失常的样子,便开口问道。

    “好,这可是你说的!”夏侯远听到皇甫翊话,突然止住了笑,对着皇甫翊再次开口说道,“你动手先砍了你自己的手臂,我就让你看看你心心念念的人儿现在是什么样子!”

    夏侯远说着,伸手解开了夏雪的穴道,反正夏雪现在也没有武功了,就算是放开她,她对夏侯远也诶有一点威胁。

    夏侯远对夏雪很放心。

    被夏侯远解了穴道的夏雪总算是放松了一点,可是这种放心也只是一瞬间,很快的她又想起了夏侯远刚才说过的话。

    而这个时候,皇甫翊却开口答道,“好!”

    皇甫翊应声的同时,伸手拔下了风吹雪手中的宝剑, 打算要对自己的手臂动手,却被夏雪给阻止了。

    “不要!”夏雪大叫一声,一把扯下了戴在她头上的斗笠,眼神中满是急切,更满是泪意。

    当夏雪扯下斗笠的一瞬间里,那满头的白发不只是刺痛了皇甫翊和风吹雪的双眸,更加刺痛了一剑通,了空和陈美莲的眼睛,当然,更加取悦了夏侯远。

    “哈哈哈……”夏侯远看着几人惊讶,心疼,愧疚万分,不断闪过的表情,他就觉得心中很爽。

    “夏雪,老夫还是觉得你这个样子最美,哈哈哈……”夏侯远说着,手中的匕首又动了动,一抹鲜血再次流了下来,夏雪的衣领已经殷红一片了。

    “雪儿……”皇甫翊看着夏雪那满头的白发,心痛的要死,可是他却也知道,夏雪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因为他,如果不是他让夏雪给毓香公主解毒,夏雪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可是,世上卖什么的都有,可唯独就是没有卖后悔药的!

    “不要!”夏雪摇着头,眼眸中满是泪水和担忧,想要阻止皇甫翊的动作。

    “还不动手!老夫要你死,要你为老夫的越儿陪葬!”夏侯远咬牙切齿的说着,那双瞪着皇甫翊的眸子也是鼓鼓的,就好像要掉下来一样。

    “好,只要你肯放了雪儿!”皇甫翊坚决的说道。

    “只要你死了,老夫就放了这个女人,反正她也活不久了!”夏侯远不屑的说道。

    “一言为定!”皇甫翊再次开口确定道。

    “不要!”夏雪再次开口阻止。

    “皇兄……”风吹雪也开口了,虽然他也恨皇甫翊,但是他知道,皇甫翊是南朝的皇帝,他不能死。

    “噗……”风吹雪的话刚说出口,皇甫翊手上就有了动作了,宝剑已经刺向了他的腹部,鲜血也如同喷泉般喷涌而出。

    “哈哈哈……”夏侯远看到皇甫翊这个样子,心里那个高兴,无法抑制。

    “不要……”夏雪看着皇甫翊满身的鲜血,眼泪再也忍不住了,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一剑通和了空虽然恨皇甫翊,可是当他们看到皇甫翊为了夏雪可以不要自己的命时,他们对皇甫翊的恨也烟消云散了。

    感情本就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只要他们彼此爱着对方,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

    风吹雪打算上前给皇甫翊止住血,却被皇甫翊给呵斥住了,“别过来!”

    风吹雪只得站住了脚,担忧的看着皇甫翊。

    “风弟,为兄现在将南朝的江山传给你,以后你就是南朝的皇帝了!”皇甫翊突然开口对着风吹雪交代道。

    “皇兄……”风吹雪惊呆了,都这个时候了,皇甫翊怎么说起了这个。

    而就在众人的目光都被风吹雪和皇甫翊吸引的时候,夏侯远身边的夏雪突然有了动作,她猛地扑向了夏侯远,但是在夏侯远的身后就是万丈悬崖,一旦掉下去的话就会粉身碎骨,将无一点生还的可能。

    “通通,照顾好爹娘!”夏雪的话回响在耳边,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姐姐!”一剑通丢开陈美莲,朝着悬崖边就扑了过去。

    “雪儿……”

    “雪儿……”

    在风吹雪,了空和一剑通之前,一道身影也跟着朝着悬崖扑了过去,“风弟,江山就交给你了……雪儿,为夫来了!”

    “皇兄——雪儿——”风吹雪趴在悬崖边,冲着悬崖下不住的大叫着皇甫翊和夏雪,可是都没有一丝的回应。

    ……

    悬崖下。

    皇甫翊借助悬崖的助力,一下下的快速下坠,在追上夏侯远和夏雪的同时,将手中的宝剑毫不犹豫的刺向了夏侯远的心口,伸手一章,将夏侯远击落,夏侯远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去见了阎王。

    皇甫翊将夏雪揽到怀中,紧紧地抱着她,“娘子,这次我们终于可以不再分开了!”

    ……

    一年后。

    京城。

    风吹雪批完了奏折,站在窗边,看着满院子的栀子花,喃喃低语道,“皇兄,雪儿,你们在另一个世界还好吗?可有想过风弟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