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七章 精彩大结局(下) (2)

作者:九序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

    吕颖结婚那天,美得仿佛是童话里走出来的公主。

    纯白的婚纱披在身上,神圣而简雅。

    如水漾般温柔的剪眸。

    高挺的鼻峰。

    轮廓深邃。

    皮肤雪白如美瓷。

    没有垂下的头纱,她带着古典的欧式宫廷花纹头冠,伏在乌黑的发中,高贵而优雅。

    九九站在镜前看她,不禁感叹,“小颖,你好美。”

    吕颖点头,笑容幸福。

    “小颖,你一定要幸福。”

    “我会的,今后的每一天我都会幸福下去。”吕颖郑重承诺,抱紧她,清丽的声音竟也有丝沙哑,“九九,你也是,要永远幸福。”

    “好,我答应你。”

    十点一到,婚车停在楼下。

    吕颖在九九的陪同下,拎起自己的裙摆坐进车里。

    风将两边的灌木吹得猎猎作响。

    婚车缓缓前行。

    就像过去无数个婚礼一样,新郎乔漠等在殿堂的大门处,所有宾客都与他握手祝福。

    他穿着黑色的新郎礼服,面容俊秀,每一次与人握手,都会露出浅浅的笑意,分外和蔼阳光。

    他是个俊美的新郎。

    十点半。

    豪华的婚车停在喷泉处。

    车门打开。

    吕颖弯身迈出婚车,乔漠早早等在婚车旁,见她钻出车子,将带着白手套的手放在他的手掌上。

    乔漠笑容温柔,称赞道:“小颖,你今天真美。”

    他从没见过她这么温柔似水的模样,过去,她在他的记忆里一直是蛮横泼辣的,直至今日,他见到了她静若处子的模样,心神为之一荡。

    “谢谢。”吕颖浅笑,在他的牵引下,慢慢往红地毯的方向走去。

    在华衣丽服的宾客们的注视下,他们慢慢走进休息室里。

    还没到宣读誓言的吉时。

    九九也跟进了休息室,小姨和姨父都来了,姨父今天穿着简约的黑色礼服,疑似想淡化自己的存在感。

    因为他真的是太耀眼了。

    大病初愈后的他眼窝深凹,但难掩他凌人的风采,一双凤眸如洗过的碧空,澄澈高远得仿佛是透明的。

    很难想象,这个叱咤商界的人怎么会有这么纯净的眼眸,单看他的眼睛,还以为他是个单纯无害的大哥哥呢,跟沈羽轻那种暗藏精光的眼眸是不同的,郁循的眼眸里就像没有任何东西,任何杂质,永远笑意盈盈的,看不清他在想什么。

    九九被惊讶了一把,除了16岁那年,她这是第二次看见姨父站着的样子,那男人冲她笑了笑,眉眼澄净,“哈喽,小侄女。”

    “姨父好。”九九有点腼腆,这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模样就像30岁似的,温柔无害的邻家哥哥,典型的暖男啊。但商界对他的评价却没有一句好话,多是说他杀人不眨眼,手段阴毒。

    看来内心越是变态的人,模样就越是优雅无害啊。

    九九感慨,郁汌已经从易珈蓝身后冒了出来,礼貌唤她:“表姐好。”

    九九一见他就笑了,伸手摸了摸他的金发,“表弟好。”

    “对了九九,你带小汌过去殿堂那边坐着吧,宣读誓言的时间马上到了,我们要去礼堂了,他一个人呆在这里会害怕的。”易珈蓝扭头对九九说。

    “好。”

    九九应道,郁汌却调皮地吐了吐舌头,“我才不怕呢。”

    “你不怕也要去,这里地方这么大,等下走丢了怎么办?记得要跟在表姐身边哈,别走丢了。”

    郁汌少有那么淘气的样子,见母亲坚持,便点了点头,“好吧,表姐,那我们现在过去殿堂那边吧。”

    果然是鬼精灵一个。

    九九噗嗤一笑,“好吧,你跟我来吧。”

    临走前,易珈蓝嘱咐他,“表姐怀孕了走路有点困难,你别走那么快,尤其不能跑,要迁就表姐知道吗?”

    “明白。”郁汌认真点头,像个小绅士似的,稳重地与九九离开了休息室。

    等走出一段距离,九九抿唇笑他,“表弟啊,你不用那么严肃的,我现在还没到预产期,我还能走的——”

    话到此处,她的肚子突然痛了一下!

    九九脸色一变,唇色变得苍白苍白的,坐在树旁的木椅上休息。

    可是没多久,肚子又不痛了。

    她心中划过一丝奇怪的感觉,这到底是要生的预兆?还是宝宝在调皮?听说生孩子很痛的啊,但是她刚才只是轻轻痛了一下,并没有多大的痛感。

    没有生育经验的自己此时是困惑的。

    她凝着眉。

    郁汌也看出了她的不对劲,折回她身边,睁着两颗沉静地眼珠看她,“表姐,你怎么了?”

    奶声奶气的,却是无比的认真。

    “汌,你现在绕过喷泉去叫兰花儿过来找我好吗?”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要生了,不敢挪不敢动,也不敢惊动其他人,万一这是宝宝的恶作剧,那她就毁了整个婚礼了,但万一要是真的,她现在就得去医院了。

    “表姐你怎么了?”

    “我没事……汌你快去喊兰花儿来,不要惊动别人,知道吗?”九九惨白着一张脸,虽然肚子不疼了,但她还是不放心,一颗心悬在半空怎么也下不来。

    “好。”郁汌应声而去,小小的身影奔跑在风中,又疾又驰,金发凌乱,碧眼慌张。

    还好有郁汌在,若换了平时的孩子,她又肚子疼的话,那就完了。

    郁汌的身影刚刚消失不见,九九的肚子就剧痛了起来!

    九九抚着自己的肚子,脸色惨白,“宝宝,你不会是今天就要出世了吧?”

    肚子骤然剧痛!

    九九痛得从椅子上翻了下来。

    她重重地摔在地上,紧蹙着眉心。

    痛!

    无止境的痛……

    体内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流失,带着一阵阵抽痛。

    九九掀开大衣,身下一片血红。

    羊水破了!

    如海的眼瞳微微缩起。

    “兰花儿——”她大叫,声音像晴空里一声裂帛,沙哑难听!

    她的脸色惨白惨白,唇色更是淡的近乎透明,额头上布满了冷汗。

    真的要生了!

    她惊恐地瞪大眼睛,拼劲最后一丝力气大叫,“兰花儿——”

    恍惚中,看见那兰芝玉树的男人快速跑来,他手里抱着指向她的郁汌,两人匆忙跑来,皆是头发凌乱。

    “九九……”他抱起她,九九全身冷汗,阵阵痉挛,仿佛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一样,教他的心一瞬间被提起来。

    “兰花儿……”她躺在他怀里,听不见任何声音,好像耳鸣了一样,不断重复着一句话,“兰花儿,我羊水破了……”

    “九九你不要怕,我现在带你去医院。”

    一双手臂将她从地上抱起来,将她搂进他的胸膛里,他的呼吸有些紧张而急促,似乎想要将她紧紧地拥住,又小心翼翼地似乎怕弄痛她。

    她茫然地望向那人,“肚子好痛啊……”

    就像要移动她五脏六腑似的那种痛,无法反抗,只能无力承受。

    “我知道,马上就要医院了,九九你别害怕,没事的。”他稍稍稳住心神,然而声音里充满了紧张和无措,泄露了他的害怕。

    他抱着她,身后跟着脚步飞快的郁汌,快步往停车场的方向跑去。

    “肚子好难受啊……”她洁白美丽的手指紧紧的抓着兰仲文,苍白的唇蠕动,“兰花儿……怎么办……宝宝好像要出来了……”

    “九九,你别紧张,深呼吸。”低哑紧张的声音扑进九九耳边,九九依言呼吸,痛得眼瞳都快裂开了。

    兰仲文的心脏骤然抽痛,他快速打开车门,把九九扶进去,又用力关了车门,踩下油门,车如同猎豹一般在马路上疾驰前行……

    九九裙下流着大片大片的鲜血,刺痛了兰仲文的眼睛,他的眼眸暗烈,闯过无数个红灯,抵达医院。

    医院早准备好了救护车,兰仲文把她抱到救护车上,她不断深呼吸着,脸色疲惫。

    进产房前,兰仲文一直紧紧抓着她的手,仿佛抓得她紧些,她就可以不痛些,他望着她,声音沙哑难听,“九九,你不要怕,没事的,好不好?”

    九九抬起乌黑的眼珠,映入眼帘的是兰仲文苍白的脸孔,这个男人明明自己那么紧张,还一直劝她不要害怕不要紧张,这瞬间她突然觉得好笑,想出声安慰他,却发现痛楚如鲠在喉,让她痛得发不出任何字音。

    她只能用力点头,不想兰仲文替她担心,她胡乱地应着。汗珠随着她点头的动作,刷刷流下,浸湿了她的衣服。

    松开九九手的时候,产房的灯也亮了起来,兰仲文心口一震,一瞬间像被抽去了所有的力气,他的面容恐惧而无措,微微垂着手,失去了所有动作。

    紧闭的手术门。

    灯亮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被推进手术室里的九九,此时惨白着一张脸。

    医生在帮她开子宫颈,据说要开到十指才够,九九头昏脑涨地呼吸着,生育是十二级痛苦,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九九痛得几欲昏迷。

    那种疼痛已经无法用言语去形容了,她不敢大声喊叫,紧紧咬着嘴唇,这对生孩子没有什么好处,需要保留体力。

    终于,医生呼出一口气,对她说:“可以了。”

    九九听到医生的话,两只手放在膝盖上,用力地使出全身力气,想将堵在身下的宝宝挤出来。

    因为宫缩越来越频繁,导致疼痛时间加长,她痛得出气多进气少,慢慢没了力气,眼神涣散。

    距离九九进产房已经一个小时半了。

    产房外。

    兰仲文静静的望着地面,双眼黑洞洞的,就像一座孤独的冰雕,良久良久没有动弹。

    他的手指越来越僵硬。

    面容越来越黯淡。

    心如被打了漏洞一般,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发的冰冷。

    月嫂匆忙赶来,手里握着一瓶激素饮料,“先生,太太怎么样了?”

    兰仲文这才反应过来,僵硬着背脊说:“还在这里,已经一个多小时了,月嫂,这事你有经验,你进去看看九九吧。”

    想不到这种时刻自己还能临危不乱,兰仲文都要佩服自己了,可除了稳住心神等待外,他什么也做不了,他第一次痛恨自己的无力,老婆在里面痛得死去活来的,而他却什么做不了。

    “好的,我进去看看太太。”月嫂签下文件,换上病服,才随着护士一起进了产房,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太太已经没力气生了,软趴趴地伏在床上,头发湿哒哒地,宛如过了水一般,凌乱憔悴。

    月嫂心下一惊,赶紧把激素饮料拿给她喝,九九气若游丝地摇头,“我喝不下去,没力气。”

    “要喝的,这个饮料有激素作用,可以兴奋你的精神,太太你喝了吧,喝了就不痛了,这样才有力气生孩子。”

    兴奋精神和血液的激素饮料么?

    九九喃喃自语,在月嫂的劝导下,慢慢喝下激素饮料。

    新的一轮出力又开始了。

    月嫂伏在九九耳边,引导她,“太太,生孩子其实就像便秘一样,你不用顾忌,只要用力一点,孩子就能生出来了。”

    有了月嫂的指引,九九好像找到了一丝领悟,她紧紧握着月嫂的手,深呼吸——

    而后拼劲吃奶的劲使力!

    顿时,耳畔迎来了医生打气的声音,“很好,已经看见宝宝的头了,太太在努力一点,吸气呼气……”

    这句话鼓励了九九,原本她已经闭上了眼睛,听闻这句话,眼皮倏地睁开,就像抓住了生命中最后的救命稻草,她歇斯底里大叫!

    “阿——”眼中迸溅出坚定的光芒,为了宝宝,她绝对不能睡!

    她的黛眉紧紧拧着,放声大叫!

    婴儿的啼哭声响彻医院!

    兰仲文屏息,心底狂涌出一股喜悦,让他的笑容看起来出奇的孩子气。

    病房的灯光灭下。

    与此同时,产床被推了出来,兰仲文快速走了上去,眼神暗烈怜惜。

    九九虚弱的躺在床上,脸色惨白惨白,没有任何力气。

    “孕妇很坚强,虽然是头一次生育,但在一直没有哭闹,生的很顺利。”女医生恭敬地对兰仲文报告。

    兰仲文点头,心底忽然寂静无声。

    时光宛若静止。

    只剩下他和面容苍白的九九,他忽然想用手指碰触她的面颊,轻轻地,就只是轻轻地碰触她,她总是轻易地让他心痛怜惜。

    “九九……”他低头,声音温柔。

    听到他的声音,九九有些吃力的睁开眼睛,看到兰仲文的那一刹那,眼泪一下子划过脸颊,她抓着他的手,声音虚弱,“兰花儿,是男孩,是莫辰……”

    她明明目光涣散,眼珠却出奇的明亮,兰仲文一怔,眼眶就红了,吻了吻她的手背,声音低哑,“谢谢你九九,谢谢你生了我们的孩子。”

    九九只笑不语,忽然一阵疲倦感袭来,她慢慢闭上了眼睛,面容憔悴苍白。

    不知道过了多久。

    天色暗了又亮,亮了又暗。

    白色的病房内。

    兰仲文怔怔地候在病床边,一动不动。灯光下,他的下巴绷得紧紧的,冰冷疏离。

    病床的左下角放着一张婴儿床,兰莫辰就躺在里面,不同于皱巴巴的新生婴儿,兰莫辰长得非常漂亮,遗传了兰仲文尖锐迷人的轮廓,粉雕玉琢的,沉静地闭着眼睛,酣睡。

    他的两只手都被月嫂带上手套,这是防止婴儿挠伤自己的脸和吃手指的作用的。

    月嫂轻轻地摇着婴儿床,声音温软,“小少爷你要好好睡噢,不要吵到妈妈……”

    她唱着儿歌,歌声温柔又好听。

    床上的九九睫毛抖了抖,睁开眼睛。漆黑的睫毛像两把小扇子似的,在兰仲文眼前扇啊扇。

    兰仲文有片刻的失神,随即心中一紧,发现她正静静望着他,明净的眼瞳里有种恍惚的神情,“兰花儿……”

    还没看见莫辰呢,她想看看。

    “九九。”他把她扶起来,冲身后的月嫂喊,“月嫂,九九醒了,营养餐做好了吗?”

    “做好了,都在保温瓶里温着呢,我去给太太拿来。”

    九九坐了起来,身下的疼痛已经好了很多,这就是顺产的好处,虽然当时疼的厉害,但生完就能下地了。

    “兰花儿,莫辰呢?”

    “在这里睡着呢。”

    兰仲文指了指她床尾的婴儿床,九九心中一热,说不出那是什么感受,但是她迫切地想看看莫辰。

    她挣扎着起身,“兰花儿,扶我去看看。”

    “等下,莫辰还没睡醒呢,你先吃饭,别吵了他,让他睡醒了在看吧。”

    “好吧。”

    为了儿子的睡眠,九九妥协了,这时候,月嫂也端着饭菜进来了,放在九九跟前,声音清温,“太太,这骨头汤有点烫,你喝的时候注意点。”

    九九点头,接过骨头汤慢慢喝着。

    “兰生你从昨晚到现在还没吃饭呢,也吃点吧,我里面是做了两个人的份的。”

    “兰花儿,你还没吃饭吗?”九九惊愕,随即递了一副筷子给他,“你也快点吃,吃饱了才有力气照顾宝宝。”

    “好。”兰仲文拿起筷子,慢慢吃下九九给他夹的菜。

    “挺好吃的。”九九称赞月嫂的手艺,平常人家生完孩子都是要大补的,但其实不然,刚生完孩子的女人虚不受补,如果一下子补过头,会导致体重蹭蹭蹭往上狂飙,继而变成一圈圈游泳圈。

    对于月嫂这种有经验的执照师来说,她们会先给主人做一些清淡的菜肴,再慢慢增加营养,让主人在保持好身材的同时又摄取营养。

    左右摇晃的婴儿床里。

    兰莫辰正紧紧闭着眼睛,睫毛长度几乎快超过2厘米,又浓又密。

    九九依偎在兰仲文怀里,不禁莞尔,“兰花儿,原来你小时候长成这样。”

    兰莫辰无论是轮廓还是五官,都跟兰仲文如出一撤,想来莫辰是遗传他了。

    忽然兰莫辰睁开眼睛,他静静看着眼前的父母,乌黑的眼珠透出沉静的光泽。

    兰仲文和九九的心一下子就化了,九九轻轻把莫辰抱了起来,依偎在兰仲文怀里看着他,“他长得真漂亮。”

    “嗯。”兰仲文点头,“不过有习俗说,孩子就算长得再漂亮也不能称赞他漂亮,不然小孩子就会得意,继而长得越来越丑,所以,一般称赞孩子漂亮都会改口成你长得真丑。”

    “真的吗?”九九觉得新奇,靠近莫辰尖尖的瓜子脸,最近飞翘,“莫辰你长得真丑,丑死了。”

    兰仲文哈哈大笑。

    “好丑啊,莫辰,你要是不长得好看一点,以后我就送你去韩国整容!”九九说完,不禁被自己逗乐了,哈哈大笑起来。

    “九九你别站着,把莫辰抱到床上去坐着就好了。”兰仲文适时提醒她。

    “好。”

    九九小心翼翼把莫辰抱到床上,莫辰睁着乌溜溜的眼珠,不哭也不闹,分外的安静从容。

    “老公,你说莫辰是不是有点奇怪啊?你看他这是什么眼神?明明被我抱着,却一脸居高临下的样子,这也太嚣张了吧?还有,他为什么都不哭的?小孩子不是说都会哭的吗?”

    “莫辰是会哭的,刚生出来的时候医生已经测试过了,可能是他比较安静,还有九九,我要纠正你一个误点。”

    “嗯?”

    “刚出生的婴儿是看不见的,大概四个月以内他无法视物,所以他是不可能居高临下看你的,可能是他本性如此,比较冷淡。”

    “我去!这完全就是遗传你的啊,完了,我们家以后有两个兰花了,要是都比聪明去,那我不是混不下去了?”

    “嗯哼。”兰仲文赞同,“不过如果你站在我这边,我是可以选择跟你一起欺负他的。”

    “……”九九重重咳了两声,“你好坏,你就不怕莫辰听了难过吗?”

    “不会,他听不懂。”

    “……”九九无言以对,想了下,凑到兰仲文耳边说:“兰花儿,你抱过莫辰了没有?”

    “还没有呢,刚才他一直在睡觉,醒来也是为了喝牛奶,喝到一半又睡了,所以我还没有机会碰到他。”兰仲文说,声音温柔。

    “那你要抱抱他吗?”

    “好啊。”

    他把莫辰接了过去,裹在襁褓中的莫辰小小软软的,只有一只猫那么大,兰仲文屏住呼吸,安静地端详着他。

    兰莫辰也凝着眼珠看他,虽然莫辰看不见,但他的习惯性动作跟兰仲文一模一样。

    也许是血脉相连的灵犀。

    又也许是兰仲文非常喜欢孩子的关系。

    兰仲文静静地看着他,眼底涌出一抹沁入人心的溺爱。

    九九在一旁看着,生出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就像同一个人被分成了一大一小,然后两人对视,那种血骨相连的默契感。

    “不止有他们两一起欺负你,还有我噢。”郁汌从病房外钻了进来,小小的脑袋上带着一顶鸭舌帽,金发碧眼的,乍看之下,还以为是个洋娃娃。

    他快速跑过来,挤上病床看着莫辰,莫辰的眼珠黑得像是一团墨,郁汌吃了一惊,不由自主就伸手去戳他的眼睛,“咦——”

    莫辰也完全不懂得闭眼睛,睁着流光溢彩的眼珠发呆。

    千钧一发之际,郁汌的小手被九九抓住,九九吓了一跳,“郁汌,你怎么可以戳弟弟的眼睛?”

    “没有啊,我就是觉得他的眼睛很奇怪,想要摸一下。”郁汌也吓了一跳,讷讷认错。

    “真的吗?你不可以戳弟弟的眼睛噢,他才刚出生,是个非常非常脆弱的婴儿,轻轻地摸一下就可以,千万不可以打噢,摸就要像这样轻轻地摸,知道吗?”九九示范给他看,轻轻摸了摸兰莫辰的脸颊。

    “我知道了。”郁汌声音清脆,雀雀欲试地伸出手,在兰莫辰的脸颊上轻轻摸了摸,笑容稚嫩迷人,“弟弟好软,好漂亮噢。”

    “这么小嘴巴就这么甜,不得了了啊莫辰,咦对了,怎么只有你一个人?你是自己过来的吗?”九九说着望了眼病房的门口,怎么没人呀?

    “有的,我先跑过来了,他们也应该到了。”郁汌说完整了整自己的鸭舌帽,“表姐,我的帽子漂亮吗?”

    小孩子总是会用赤果果地炫耀自己新买的玩具和衣物,郁汌也一样,他才三岁,孩子该有天真他还是有的。

    “漂亮,谁给你买的啊?”

    “爸爸。”他无比自豪,恰好这时,易珈蓝和郁循从病房外走了进来,吕颖和乔漠也来了,两人此时已是夫妇,无名指上带着对戒。

    易珈蓝霸气地把一个红包甩给她,“九妹,恭喜你脱离怀孕的苦海啊,这是给你的。”

    九九笑着接过,“谢谢小姨了。”

    吕颖也送上了自己的红包,笑容妖媚,“我们夫妇两也来献上一片心意,拿着。”

    “谢谢小颖。”九九笑着连眼睛都找不到了。

    “既然大家都发红包了,又怎么可以少了我们夫妇俩呢?”门口传来一声娇笑,众人扭过头去,就见媚眼如丝的安岑和面容凉淡的秦初走来。

    安岑微微胖了一些,尤其是腰部位置,微微凸着,想来她也是怀孕了。九九接过她的红包,有点不怀好意地斜眼看她,“岑姐,你也踏进了悲苦的怀孕生涯了吗?”

    “嗯哼。”安岑大方承认,“五个多月了,这肚子看着还行吧?我觉得好像不怎么大。”

    “还好,跟我当时差不多。”

    这边几位太太聊着,那边几个男人也聚着,月嫂把莫辰抱去睡觉了,郁汌站在婴儿床旁边看着莫辰,以辈分来算,兰莫辰是他的侄子,这小侄子长得很漂亮,他喜欢。

    病房里一下子来了六个人,气氛热闹不少,大家轮番把兰莫辰抱了个遍,不断称赞他长得很漂亮,九九温馨提示大家,“称赞孩子漂亮是要说反话的,请说他丑。”

    大家悟过神来,都哈哈大笑,聊着聊着,不知道是谁提议拍一张集合全家福。

    所有人表示赞同。

    这里的人,全都是当初一个学校的,拍一张合集留念也是一桩美事。

    所有人都围坐在病床前。

    九九斜躺在病床上,怀里抱着兰莫辰,对着镜头,她的笑容明媚温婉。

    兰仲文端坐在她身边,眼珠明净得天地同色。

    易珈蓝红唇明艳。

    郁循眼眸无害纯净。

    郁汌金发碧眼。

    安岑媚眼如丝。

    秦初面容凉淡。

    吕颖五官深邃。

    乔漠风度翩翩。

    月嫂按下相机快门,画面定格。

    照片中,这些人都是从少年少女长成了今日的成熟模样,九九望着镜头,往事一幕幕回放……

    人生苦长,所愿违的事情总是过多过长过惆怅。

    人生甜短,所得到的亦想珍惜的最后仍须交还。

    索性人生中的酸甜苦辣,都一遍遍尽尝,不然又怎么敢说千帆过尽之后我仍想在你身旁。

    所有所有的回忆萦绕到心房,不过化作一句轻轻的,“少年,我的少年。”

    全剧终。

    ------题外话------

    推荐序序新文《暖妻在手狂妄爷有》——九序

    他是权势滔天的骄子。

    她是风华绝代的遗孤。

    她十二岁,他十三岁,她来到他身边。从此,她是他的女孩,见证他从一个问题少年蜕变成风姿卓越的名流贵公子。

    后来,他过上了管家公的生活,事无巨细地照顾她,并且规划了她的未来,他说:“小尹,你20岁才准谈恋爱,22岁才能接吻,24岁才可以结婚,当然,这个对象只能是我……”

    她从来都不知道,这一路走来,她之所以走得一帆风顺,是因为,她身后始终有一个他,为她挡风遮雨,只要她累了,转过身,他就会温柔拥住她,她说:“我们结婚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