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5章

作者:芳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陆皊的事情就像是一点水花, 很快平息下去,也没人去管那些不重要的人的心思,大家都忙着准备云露华和陆渊的大婚。

    将妾抬为正室, 也并不是什么稀罕事, 有些人家是真宠着妾, 也不想再娶个续弦填房, 小妾有手段, 靠着上位,京城里放眼望去比比皆是。

    可抬妻和聘妻又不是一回事了,以三书六礼来聘曾经的妾, 按照礼数重新风光走一圈, 这事还是头一遭听说。

    就连皇帝知道了,也专门派了身边的大监,赏赐流水一样进了云家,说是为云露华添妆。

    合完八字订了婚期,好巧不巧, 订下的日子同皇帝大婚, 迎娶卢氏女是同一天。

    原本还怕冲撞了,打算再改一日, 哪知皇帝大手一挥,直接批下了陆渊十几日的休沐, 也不必避讳日子了。

    六月头上,夏蝉伏鸣,一轮残阳好不容易下去了, 天黑的晚,四面窗户全开了,也还是燥热得慌, 云露华用完一碗撒着冰珠子的酸梅汤,洗浴后又换了身轻薄的纱衣,歪在临窗的美人榻上纳凉。

    明儿个就是大婚的日子了,她心里有些忐忑,那人也分明不是小郎君,已经是她两个孩子的爹爹,可她一想起来,还是忍不住脸红心跳。

    没有女子不盼着出嫁的,这一日也许会是她们这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即便往后日子有二三不如意,气到脑壳发蒙时,回头想想最初的那份悸动,心就跟着一点点软了。

    她也曾经想过,离了陆渊以后,要重新嫁个俊俏听话待她好的小郎君,就像高黎容那样的,可真当看到那样的,心里倒是激荡不起一丝涟漪,哪里像是在闺中时,和金风玉鹿谈论起京城中的公子们,都羞答答的不敢高声。

    难道真的是老了吗?陆渊曾说什么锅配什么盖儿,她听到时心里还觉得好笑,笑他这是自个儿醋意,但除了对陆渊,她还真想不到有谁能这样左右她的情绪心情。

    起初是讨厌,见他处处不顺眼,便想着法儿惹他不高兴,仿佛他狼狈生气了,自己就跟得了多大的好处一样,等到后来,那盯在他身上的眼睛,不止是盯错了,那些好的对的也一并入眼,越来越在乎他,见到他对别的女人好,心里跟自己生闷气,又觉得他不值当,女儿家的小心思,千转百回,这一刻耍横放狠,下一刻眼泪汪汪。

    正想着,旁边响起轻轻的一声叩响,云露华转头,看见玉鹿站在窗外,对着她笑。

    她忙从榻上起来,“玉鹿?你怎么来了?”

    玉鹿福了福身,她背了一个包袱,窄袖便衣,卸去满头珠翠,像是要出远门,“听说娘子要大婚啦,玉鹿特来送一份贺礼,只盼着您和国公爷能白头偕老,儿孙满堂。”

    她从包袱里拿出早准备好的一对玉佩,“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但是是在佛寺里开过光的,这玉佩一阴一阳,传闻说只要男女各配一块,便能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云露华将玉佩收了,指腹在上头摩挲了两下,“谢谢。”她看着玉鹿这身打扮,不禁疑惑道:“你这是要去哪儿?”

    玉鹿一笑,恣意飒然,“圣上登基后,长安楼就要归内务管了,给了恩准让我自愿选择去留,我便想出去走走,看看,长这么大,我还没出过京城呢,我想去狄国,莫国,想看雪山,想喝胡酒,总之如今我已经一身孑然,再无牵挂,总不能辜负了来这世上一遭。”

    云露华也羡慕她这份坦然,有多少养在金丝笼里的女人,享受惯了荣华富贵,见不得风吹沙打,一辈子两只脚就只限于这四四方方的后院里,如玉鹿这样的,是天生的侠骨柔情。

    “这样也好,多看看多走走,才不枉这一世光阴。”

    玉鹿眼角泛着湿润,“只是这一走,再回来见您也不知是何年何月,玉鹿还得再求您一件事,还望您能答应。”

    “不论什么时候,只要你想回来,这儿永远都是你的家。”她道,“什么事,你说吧。”

    玉鹿道:“是金凤,您知道我们虽没有血缘,但我一直待她跟亲姐妹一样,这回我走了,她一定会很伤心,她年纪也不小了,求您一定要为她谋划好一门好亲事,我就将她托付给您了。”

    云露华听了哑然失笑,“我以为是什么,原来是这个,你放心吧,即便你不说,我也一直记在心里了,之前同她提过好几回,但看她也不情愿,我总不能为了让她嫁人,强行将她许配给自己不喜欢的人,姻缘这件事,自有天注定,若她有称心如意的,我一定风风光光将她嫁出去,绝不辱没了她。”

    玉鹿绽开了笑,“有您这句话,我就可以放心了,其实娘子恐怕还不知道,从前国公爷将您带回安乐侯府以后,心里高兴极了,在长安楼连喝了三日的酒,这些年玉鹿虽在长安楼,不得和娘子相见,但国公爷每回来,都会将您近来发生的事情念叨上一遍,国公爷是真将您放在心上的,或许您这十年在安乐侯府过的苦,但国公爷明里暗里为您挡下了很多,甚至您怀着哥儿姐儿的时候,多少人想把手伸进来,都没能如愿,奴婢原本还怕您因小时候的事情讨厌国公爷,但如今见您能愿意和国公爷重新在一起,是真为您高兴。”

    云露华噗嗤一笑,“你到底是为我高兴,还是为他高兴?好了好了,既然要走了,就快去看看金凤,同她好好道个别吧。”

    目送着玉鹿离开的背影,云露华手里握着那一对玉佩,低下头怔怔出神。

    不到巳时,鼓乐仪仗摆好了,文马数十匹开路,霞罗百丈,红绡挂轿,围观的人比肩继踵,从云府抬到徽国公府,不过两条街的距离,却硬生生走出了十里红妆的感觉。

    今日皇帝大婚,国公娶妻,是为少见的两桩美谈,云旭华骑着高头大马,走在队伍的最前面护送。

    压轿,跨盆,迎新,拜堂,唱礼,好一番折腾才被送入喜房。

    有喜娘撒过五谷之礼后,对饮了合卺酒,又吃了两口饺子面食,礼数做全了以后,周围的人才全退了下去。

    如今刚过正午,按照礼数陆渊应该去前面陪客,云露华昨儿个反复做梦,也没睡好,一大早鸡还没叫的时候就被按在梳妆桌前描眉画眼的打扮,怕新娘子如厕,还不许喝水吃饭,如今算是又饿又困又累又渴,一涌上来。

    她索性将遮面的团扇往床上一扔,整个身子骨也松散下来了。

    知道成亲累,没亲身体验过之前觉得自己能抗住,结果抗是抗住了,是真的好累。

    成新婚,眼前的却是旧人,毫无体验感可言,她最开始的那一点欣喜雀跃,已经被肚子的咕咕叫给彻底征服了。

    眼前都是红的,陆渊也穿了一身红,认真说她还是头回见他穿红,仔仔细细打量一番后啧了一声。

    和当头浇下一碗凉水没什么区别,陆渊想云露华该是天底下最特别的女人,好歹是新婚头天,就把本性全暴露了。

    “你啧是什么意思?我这一身不好看吗?”

    云露华道:“也不是不好看,就是太艳了,衬着你像个油头粉面,一点都不端庄持重。”

    陆渊满心的甜言蜜语都堵在了嗓子眼里,他气得一噎,“你忍忍吧,笼统就穿这么一天,往后我再也不穿红的了。”

    云露华靠在床边上,嗯了一声,耸拉着眼皮子。

    陆渊上前扯了扯她袖子,轻声道:“露华,咱们成亲了。”

    云露华抬眼,“是啊,成亲了。”她坐直身子,“那不如咱们来个约法三章吧。”

    陆渊脸都绿了,“还三章?如今咱们可是正经夫妻,再不能整什么不让进屋不让睡觉了。”

    云露华睨他一眼,“不是之前那三章。”她掰着手指头慢慢算,“这第一章 ,往后你不得以任何理由晚归,若不回家用膳,要差个人回来说一下,别叫家里人等着你吃饭。”

    这一点合情合理,倒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陆渊道:“当然。”

    云露华满意露了个笑,“这第二章 嘛,那就是府上我得说一不二,你的钱全都得给我管着,不许藏私房钱。”

    男人大多都是不安分的,现在看着好,往后可不一定了,没了钱看他还怎么在外面养女人。

    陆渊失笑,“好,都归你管。”

    她想了好久都没想到第三章 是什么,索性道:“最后一个暂时先欠着,等我以后想到了再添上。”

    还能带欠着的,陆渊被她弄得忍俊不禁,将她头上沉沉的金珠凤冠卸下,放在一边,没了那些个东西压着,脖颈也少吃点苦头。

    她转动了一下脖子,一双温热的大掌就覆了上来,一点一点替她慢慢按着。

    舒坦,云露华长吁一口气,转头去看他,却瞧见男人眼里那不容小觑的炙热。

    她掖了掖手,声儿也小了,“外头不是还等着你去陪酒吗,快去吧,别叫那一大帮子人等急了。”

    陆渊的手慢慢往下,顺着背脊,宽大华丽的凤袍下,是一具纤弱娇嫩的玉体。

    他凑到她耳边,“叫他们等着又有何妨,谁还敢多说什么。”

    云露华意识到它接下来想做什么,推了推人,“别,这青天白日的,不合适。”

    她的力气在陆渊面前实在太弱小,陆渊纹丝不动,甚至倾身压下去,大红撒金帷帐落下去时,只传出来一声。

    “怕什么,我就是喜欢白日宣-淫。”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已完结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