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23章 唯一番外

作者:落雨秋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九零年的时候,南方发生特大洪灾,受灾地之广,受灾百姓之众,实属罕见。

    惠兴集团第一时间捐出三十吨惠兴长粒香米支援灾区,也是第一时间抵达的抗洪物资,极大地解决了前线抗洪救灾战士以及灾民的吃饭问题。

    袁老参股的集团以袁老的名义捐赠了二十吨大米给相应灾区紧随其后。

    然后这十吨的差额,有好事者拿来说事。

    风向有点不对。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灾情被控制住且缓解之后,周徽嵐答应了苏省电视台的邀约,由他们对她进行一次采访,并且是直播形式的。

    西省庆南市

    “顾初晴,今晚放学去打羽毛球啊?”

    “不去。”

    “为什么啊?我都约好人了。”

    “我今晚要回去陪我爸看电视呢。”

    “什么电视那么早啊,好看的都是八点黄金档吧?我们打球最多打到六点半就回了,完全赶得上啊。”

    “赶不上赶不上,今晚六点半左右省台直播周院士夫妇俩的采访,我爸耳提面命让我陪他看。”

    她同学张嘴,“顾伯伯还真认识周院士啊?”

    “是啊。”

    她爸说他曾带队救了周院士,刚开始她也不信,以为他在吹牛,谁能想到是真的呢。周院士并不讳言这段经历,惠兴集团成立之后,每年她爸所在的单位都会收到惠兴集团送的年货——大兴特供大米。

    “不聊了不聊了,我得赶紧回去了。”顾初晴书包一背,麻利地溜了。

    这天,无数人准点地守在电视机前。

    周家

    周思语正解下围裙,她丈夫正忙着端菜。

    “今天有我妈和高叔叔的采访,咱们吃好饭就可以看到了。”

    “太姥姥太爷爷,皓皓给你们转台嗷。”旁边小郭皓挺会来事的。

    花都

    钟家也默默地打开了电视。

    钟家只有钟树鸿和钟国栋一家子在,还有钟国梁,钟思语并不在家。

    但钟国梁迅速地吃完饭就出门了,并不想看接下来的电视节目。

    六点半准点,电视画面一闪,直播采访开始,主持人开场之后,镜头一转,就转到邀请嘉宾身上去了。

    周院士是由高教授牵着手走出来的。

    “哇,周院士好年轻。”

    周徽嵐和高煦一出镜,就引来电视机前的人阵阵惊呼。

    “周院士好像是四五年生人?”

    “什么,周院士是四五年生的人?看着不像啊,看着就像三十出头。”

    “驻颜有术吧,你们看高教授,也是一样的,完全看不出来都年过四十了。”

    “高教授好像比周院士小三岁吧?”

    “周院士好厉害,竟然找到高教授这样的丈夫。”

    “人家周院士自己也不差好不好?嫁给高教授是他的福气!”

    “哎,优秀的人都是和优秀的人在一起的。”

    “小心台阶!”录制现场的地面有点滑,走到嘉宾席这一段,高煦改牵手为扶,很认真地将她带到了坐席上。

    两人感情好好。

    观众只觉得被甜到了。

    钟家

    钟树鸿感慨,这么些年,真的是看她步步走高,取得了被绝大多数人仰望的成就。

    钟国栋也在一旁默默地看着,他从京大毕业后,并没有接受京城某些大单位的招揽,而是只身来到花都,凭着自己的专业在此地渐渐站稳了脚跟。

    相比之下,他姐姐周思恬的起点比他高多了,她大四在外交部实习了一年,然后投身到惠兴集团从基层做起,目前已经是对外贸易部的一个小主管了。

    “妈,是奶奶,是奶奶。”钟国栋的女儿指着电视说。

    钟国栋放下筷子,给妻子投去了一个询问的眼神,低声道,“不是让你别在孩子面前提这个的吗?”

    钟国栋的妻子垂下眼,没有回答他的话,孩子追问她要奶奶,她能怎么办?提起周院士,总比提起牢里那位要好吧?聪明伶俐的女儿一向是她的骄傲,让女儿得知她奶奶坐牢,小伙伴们会怎么看她?

    “爸爸,为什么奶奶明明就是我奶奶,为什么他们都不相信我!”女儿仰着头问,小脸一脸的委屈。

    钟国栋一时失语,他不知道怎么回答女儿的话,只能蹲下来,轻轻抱着孩子。

    主持人是个二十四五的年轻女子,周徽嵐和高煦坐下之后,女主持人才笑道,

    “周院士,高教授,你们好,我们省台一直想邀请你俩坐客我们直播间,直到今天才如愿,不容易啊。”

    镜头拉近时,周徽嵐和高煦两人保持着微笑。

    “周院士,这次采访听说是高教授极力劝说你来的?”

    周徽嵐笑,“我还好,就是忙,其实他比我更不喜欢面对镜头。”

    隐下的话便是,他不喜欢镜头都陪着她来了。

    这话一出,电视机前哇声一片,“哇,采访刚开始就撒狗粮!”

    主持人立即抓住机会,打蛇随棍上,“你们俩感情真好。周院士,听说当时是您主动追求高教授的?可以谈谈吗?”

    “没有,是我先喜欢她的。”一旁的高煦笑着道。

    周徽嵐想了想,点头,“确实是我先喜欢他的。”

    “不是,我们彼此喜欢,只是我当时的腿那样,也没想过再婚的事,所以就压着不说而已。”高煦仍旧笑着纠正她的说法,“我当时那个状态,我还记得她当时对我说,不管我和谁在一起,我腿这问题始终都是存在的。而她自认还算是一个理性的人,最重要的是双方都有好感,为什么不试一试呢?”

    顿时,电视机前又是一片狼嚎。

    “天啊,周院士这话好爷们啊,要是哪个人在我自卑犹豫不前的时候和我说这番话,我一定也会鼓走勇气跨出那一步的!”

    “您比高教授大三岁吧?您当时有没有因此而感觉你们俩不合适?”主持人又问周徽嵐。

    “为什么要觉得不合适呢?不是说女大三抱金砖吗?”周徽嵐一脸疑惑,等主持人表现出一时语塞的样子时,她才笑着道,“开玩笑的,我还好,并没有觉得非常不合适。倒是有挺多人觉得我年纪比我丈夫大,配不上他,那会我也才刚考上京大,我初始条件确实比不上他。当时很多人以为我选择他,是想依附他。曾经有位归国女士就是这么诘问我的。”

    底下,高煦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

    “那您是怎么回答她的呢?”主持人问。

    这问题是高煦替她答的,“她当时反问那位女士,你这些年去的是米国吧?从你刚才的话就知道,在米国生活了十多年,却没教会你独立自主,自立自强,倒真的挺可惜的。”

    独立自强,是自内而外的东西,并不是说生活在独立自强的米国就以为自己也有了那样的特质。

    “后来呢?”主持人追问后续,其实她隐约猜出那位归国女士的身份了。

    “其实我的经历很多人都知道,当时对方就揭我伤疤咯。”周徽嵐道。

    “这样真的太没素质了。”主持人呢喃,“那您听了会不会很难过啊?”

    “我没难过,而是很认真地告诉她,你幸运,你一生顺遂,并不代表你高人一等,也不代表你有嘲笑别人的权力。”

    “后来呢?”

    高煦想岔开话题,周徽嵐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介意,“她直接骂人,说主动扒着男人的都是下贱。”

    “天啊,竟然连这样的话都骂出来了?您当时是怎么想的呢?”

    “我的想法就是,自己的幸福为什么不能自己争取,而是指望天上掉下来?不是主动争取主动付出的人就下贱的。适当地向对方表达自己的好感是很有必要的,而不是一味地被动等待,天上不会掉馅饼,同样,天上也不会掉好男人。”

    “她当时可把对方一顿好气。”高煦想起来都好笑。

    嗯?

    “她当时问抓着我问,‘主动就是下贱吗?我不要她觉得,我要你觉得。你说——’”高煦道,“我记得我当时反握住了她的手,回了一句,我并不觉得,如果主动就是下贱的话,那也是我下贱。”

    “那对方不得气疯了?”主持人都心疼起对方来了。

    周徽嵐笑笑,“这我就不知道了。”

    电视机前,又是一阵鬼哭狼嚎。

    “天啊,要是主动能让我将高教授那样的人弄到手,我可以!”

    “我愿意。”

    “我也可以!”

    “两位的感情真让人羡慕。众所周知,你俩结婚两三年了,看起来也如此年纪,想必身体素质也是不差的,想必很多人都想知道,两位有没有再要孩子的打算?”主持人问。

    “我高龄产妇,没打算再生孩子。”

    “不是她的问题,是我不想生的,我没觉得我的基因优秀到必须传下去的程度。”

    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哇,两人争着抢着将责任往自己身上揽,相互维护,好甜啊。”

    “甜齁鼻了。”

    这话周父周母也听到了,虽然能理解女儿女婿的选择,但心中不免有遗憾。

    钟树鸿怔怔的,“爸,思语那里,你别管那么多了吧?”

    他妹妹因为当年高考的事,一直走不出来,人生过得那叫一团糟。国梁好点,但也只是好一点罢了,因为高中转学到了花都这边,成绩也下降得厉害,最后只考了一个大专,出来后干着一份普普通通的工作。

    看着他爸已经全白的头发,钟国栋心里也不好受。

    良久,钟树鸿轻轻地点了点头,最终释然了,罢了,儿孙自有儿孙福。

    电视机前,观众再次鬼哭狼嚎。

    “这两人不打算生娃?不要啊!”

    “两人一人是生物工程学的大拿、院士,一个是金融刑侦双博士,不生个后代太可惜了。”

    “两人才四十出头,看着也年轻,不生后代真的太可惜了,至少生一个啊。”

    “对啊,求求你们生一个吧,把你们优秀的基因遗传下去!”

    “生一个吧,好歹让我们有点盼头。”

    “还有啊,两人不仅聪明,还一个美一个帅,生出来的孩子指定好看。”

    “生吧,你俩生吧,求你们了,要是你们忙,没人带孩子,我们给带!”

    这场面,简直是全民催生。

    主持人翻了翻台本,问道,“众所周知,周院士您的事业做得很成功,个人成就也很高。您能取得这无以伦比的成就,我相信您一定也付出了不亚于常人的努力。无论是事业上的成就还是为人妻为儿女都做得非常不错,但人无完人,在孩子的教养方面,您似乎和很多父母都不一样,能聊聊您对于这方面的看法吗?”

    周徽嵐挑了挑眉,和高煦对视一眼之后她点了点头,“可以。”

    “那好,我们先来看一段短片。”

    这则短片,像是几年前,人物有些模糊,但还是可以认出里面的人来的,那是几年前的周徽嵐,她的脸更稚嫩一些,身上的气势也没有如今这样盛。

    她显然刚从火车站出来,一边走一边和身边的人变着公事,其忙碌程度可见一斑。

    但她刚出车站,就被人拦住了。

    一位满头花白头发的老妪执意要朝她下跪,老妪旁边还站着一位二十岁左右的少年,少年一直想将老妪垃走。

    因为是火车站口,当时她想迅速离开现场也是不可能的。

    旁边渐渐站满了围观的人。

    周徽嵐的亲属们很快就认出了那老妪不是别人正是韩惠竹的母亲徐秋兰,而旁边的少年郎不是别人,正是钟国栋。

    而钟国栋也认出来了,他没想到这一段会被人拍摄下来了。那是他后妈入狱后一年左右的事了,徐秋兰在火车站卖烤红薯,他去监狱探监,来问问她有没有什么要捎给他后妈的。哪里知道那么巧就遇上他亲妈。

    短片里,徐秋兰最初一直被钟国栋拉着。

    啪!徐秋兰激动之一个耳光甩了过去,然后狠狠地骂道,“果然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钟国栋被甩了一巴掌,怔怔站在那里。

    徐秋兰终于朝着周徽嵐下跪成功,嘴上大声地哭喊道,“我们怕了,是真的怕了,再也不敢和你作对了。”

    这些话引得周围不明就里的人对周徽嵐指指点点的。

    周徽嵐当下让护着她的人让开,径直来到徐秋兰跟前,“你们动不动就下跪的习惯能不能改一改啊,有话可以站着说。”

    “说实话,我都怕了你们下跪了。十多年前,你们对着我父母下跪,目的是为了让我父母同意出面解除我与钟树鸿的婚姻关系,然后让韩惠竹能顺理成章地和钟树鸿登记。两年前,你们对着我们一家三口下跪,目的是为了让我撤销对韩海的诉讼。你们每一跪都皆有所求,我真不知道你们这次朝我下跪,是想要干什么?”

    “你已经过上那么好的生活了,为什么不肯放过我女儿?为什么一定要把她弄进去。”

    “徐女士,我想你搞错了吧,是你女儿触犯了法律,才被判刑的。我们都应该相信法律,相信国家。如果你觉得你女儿被判是冤案错案,大可以提起上诉,我相信国家会还你们一个公道的。”

    说不过她,徐秋兰啥也不说,只朝她跪着,哭着,听到她的话,她的眼泪流得更凶了,而她人竟然准备向她磕头。企图用舆论手段逼她恶心她。

    周徽嵐双手环胸,“你若执意要跪,我也是受得起的!我祖父将你丈夫韩永福养活养大,给他娶妻生子。再想想,那十年里最艰难的几年,我爸妈帮你们养活了所有的孩子。再想想你的儿女对我对我家的迫害,我代他们受你这一跪,完全受得起!”

    徐秋兰一噎,继续跪也不是不跪也不是,只掩面呜呜哭泣。

    短片的最后,周徽嵐领着她的人扬长而去。

    看完这条片子,众人只觉得周院士年轻的时候真的好杠啊。

    “这影象资料很珍贵吧?你们这场采访真的是有备而来啊。”

    周徽嵐开着玩笑,这事是好多年前的事了吧?但当时对方并没有那么全的影象资料,且因为韩惠竹刚服刑没几年,当时有过相关的报道,但最终没有掀起什么风浪来。

    “周院士说笑了,只是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这影象罢了。周院士在短片里那样表现,不怕引起不好的舆论吗?”主持人问。

    周徽嵐道,“因为怕就要妥协呢?因为她弱吗?她弱她就有理?关于此事,我没什么可说的,一如被拍摄到的那样,对他们那一家子,我只想说,以德报怨,何以报德?唯以直报怨,以德报德而已。”

    “那你的儿子钟国栋呢?短片里,他挺可怜的。”主持人轻声地问。

    周徽嵐没有说话。

    “您还有一个儿子在西南吧?您归来时,那孩子似乎未成年,父亲身死,正是需要母亲的时候,然后你却没有将他带在身边教育。”

    录播厅里一片骚动,这真是大型翻车现场。

    电视台的人准备过来,将主持人换下去,周徽嵐伸手制止了,“你认识杨闽吧?在为他抱不平?”

    “您是一位大科学家,您所取得的成就我相信所有人都不能否认,每年惠兴集团捐出的公益款式都很多,建了很多的希望小学,您是个有大爱的人,这谁也不能否认,但您却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您为什么对自己的孩子就不能宽容一点呢?”主持人的声音依旧很轻,但问题却很犀利。

    电视机前,很多人都坐不住了,纷纷给电视台打电话。

    有些人一直打不通,都急哭了。

    特别有一位姑娘,是之前的洪灾灾民,她一直在说,周院士名下的惠兴集团捐三十吨粮食,那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大米饭,呜呜。求不要黑周院士。

    “你们电视台是怎么回事?问的问题一个比一个更让人下不来台!”

    “怎么专门揭人伤疤呢?”

    “周惠兰院士哪有不管杨闽的死活?那件事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了!”顾嘉一边打电话一边跳脚。

    而现场也是一阵骚动。

    这时刚刚离席的高煦回来了,递过来一叠资料,“说她不合格不宽容之前,先看看这些资料吧。”

    “杨闽这些年的生活费学费一直都是她在负担,一直是按当地的最高抚养费的标准在给。即使她刚归来的时候,没钱,也是她在咬牙给着的。”

    主持人道,“可是,对比她的财富,这些生活费学费根本就不算什么吧?”

    “他能读书,能有饭吃,不愁吃穿,比起很多孩子来说已经很好了。一个人的成就需要靠自己去奋斗,而非依靠父母。我和我先生的成就,时势所造,但我和他已经决定了,我们百年之后只会留下百分之五的财产安顿亲人,其余的都会捐出去。”周徽嵐笑了笑道,“即使我说了那么多,你依然觉得我做不得够。罢了,你可能是拿圣人的标准来要求我,但很抱歉,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一个挺平凡的人,有优点有缺点。我不能说我一生无愧,但我知道我做的事一直都是我最想做的,即使产生不好的后果,我也愿意为它买单。”

    面对主持人尖刻的问题,周徽嵐始终维持着基本的礼仪和风度,没有甩袖而去。而高煦则是紧紧地站在她旁边,与她一起面对着这些。

    “不是这样的,周院士,你已经做得够好了。”

    “电话台那女主持怎么回事?吹毛求疵是吧?!”

    现场,很多观众已经起身了,先是有零星的声音喊女主持下台,紧接着,呼声连成一片。

    “杨闽的身份她又不是不知道,竟然有脸提出让周院士带在身边教育?吐了!”

    “周院士那么好的一个人,为什么要对她要求那么高?!光是研究都已经够累的了,还要管理偌大的集团,再

    带一个根子不良的孩子,是想要她的命吗?”

    看到这一幕,主持人脸色变白了,她终于意识到自己似乎做错了。

    电视台的领导来了,亲自上台给周徽嵐致歉,“我为她的冒昧说声抱歉!周院士,您快说两句话吧,您的粉丝就要暴动了。不止是现场这些,还有电视机前的,我台的电话都被打爆了。”

    说这话的领导一脸无奈,他是真没想到这个女主持是怎么回事!

    周徽嵐接过话筒,然后说了两句宽慰的话,让大家平静下来。

    她这样,有些泪点低的观众都忍不住抹起泪来。

    电视台很快就换了主持人。

    这一幕,才让现场以及电视机前的观众都平静下来了。

    新的主持人是位男同声,他笑着将刚才观众们对她的维护说了,“周院士,你有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有那么大的影响力?”

    “说实话,没有。”周徽嵐摇头,“我的经历,想必很多人都知道了。当时回到仪水县,我的第一个念头只是自保,然后让那些坏人罪有应得,到了后来,想着不要辜负所有对我好的人……”

    男主持人很认真地听她说完,“这就是惠兴集团发展越来越好的原因吗?这听起来挺像英国威斯敏斯特教堂的地下室里有一块墓碑上的那段话的,我们先要改变自己,才能改变家庭,进而影响环境,到最后为国家做一点点事,最后说不定能改变世界……”

    “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意思。”

    “周院士,最后一个问题,对于您和袁老各自所在的集团代表你们向抗洪灾区捐赠的粮食数目的差额,您有什么看法?”男主持人问。

    周徽嵐铿锵有力地回道,“不要道德绑架,不要诋毁英雄,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不管捐多捐少,都是为国为民,都是在尽我们身为企业家身为国民的社会责任,问心无愧就可以了,为什么要相互比较呢?”

    随着采访的结束,钟国栋怔怔的。

    钟树鸿拍拍他的肩膀,“你母亲是个了不起的人。”

    钟国栋心里终于承认了,她是一个了不起的人,她这一生,唯独在他和杨闽一事上受人非议。

    后来钟国栋发展了一篇文章,大概的意思就是,如果你们爱她就不要提她,谢谢。彼此之间互不打扰,就是对这段母子关系的最大的尊重。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正式完结了,谢谢大家一路的支持。本章发红包,截止到23号晚上十一点。

    完结之后,我会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其实去年年底我做了一场手术,术后休养一个月左右就陷在了武汉,回来后目前还在居家隔离中,前前后后,我大概有一百三十天没怎么出门,我感觉我心理出问题了,所以需要休养一阵子。

    新文求个预收,《太真》

    感谢在2020-04-22 01:20:10~2020-04-23 00:25:2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凌兰 30瓶;轻舞飞扬 20瓶;梅疏筛月影、咕咚来了! 10瓶;28551600、寶妹、青青子衿、愛做夢的秋 5瓶;白加黑、晗 3瓶;爱吃面面的小木 2瓶;刻在米上的愛、大大、梓苓、曦和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