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1章 终章

作者:Twentine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在那之后,他们搬出了宋柏杨的房子,米盛在陈星泽学校旁租了个单间,陈星泽想要拿房租,米盛没同意。

    “你还是学生,别乱花钱了。”

    “不行,要么我拿,要么平摊,你自己选。”

    米盛听着他强势的发言,笑了出来,陈星泽被那笑引诱,抱住他。他让米盛躺在自己怀里,米盛伸出手指摸他的脸。

    “你这么想养我?”

    “对啊,我养得了的,我自己有赚钱。”

    陈星泽大二开始就接了一些作曲的活,以前全当娱乐练手,自从跟米盛在一起后,他也开始认真规划工作和生活。

    陈星泽还专门找了个时间,回家跟父母坦白米盛的事,他省略了一些可说可不说的,只把隐瞒不了的事告诉他们。

    “什么?”吴行芝瞠目结舌,“比你大十岁?!”

    “啊。”

    “那他现在三十多了?”

    “是啊,还年轻着呢。”

    “陈星泽!”

    陈星泽清清嗓子,“年龄嘛,也就那么回事了,你知道我上海有个同学大三就结婚了,女朋友比他大七岁,南方都不怎么在乎年龄的,我们这边太落后了。”

    吴行芝怒道:“你少跟我来这套,我又不是没有上海的朋友!”

    陈河坐在沙发里抽烟,沉声道:“先别吵,你再具体说说他的情况,家庭、学历、工作,这些都怎么样?”

    这些……貌似都不怎么样。

    陈河凝眉,“你不是让人给骗了吧。”

    陈星泽:“不可能,我们认识很久了。”

    陈河:“那怎么从没听你说过他。”

    陈星泽垂头坐在沙发里。

    “我……刚开始,没有那样看他。”

    如今回想,他十六岁认识米盛,十七岁见到他,十八岁与他分开。在那段灿烂与痛苦并行的岁月里,他全身心都灌注在尤小林和陆昊身上,米盛似乎始终游离,又好像无处不在。

    “爸,妈,我是认真的,你先让我们交往看看吧。”

    吴行芝低声说:“你的条件明明可以找更好的。”

    “不会有更好的了。”

    陈星泽越长大越觉得,人一生的精力有限的。他太早熟了,很小的时候就燃烧了满腔爱意。而他又是慢热的,每段感情都绵绵多年。十八岁之前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时间,他现在写的每一首歌,谱的每一段曲,根源都在那里。

    如今他再难提起精神去重复同样的事了,重新了解,重新爱上,重新付出一切。就算真的做到,可一想到那人都不曾认识当初那个幼稚又深情的自己,他就总觉得好像缺了点什么。

    或许老人们口中那句“衣不如新人不如故”,就是这种感觉。

    始终存在于他感情生活中的人,只有米盛。

    在沉默之中,陈河说:“如果真的喜欢就交往看看吧,你长大了,很多事情都有自己的看法,但是记得要自爱自重,你始终是个男人,要懂得责任和担当。”

    陈星泽觉得自己上辈子大概是个得道高人,普渡了众生,这辈子才有幸能投胎到这样的家庭里。

    陈星泽搬出了宿舍,跟米盛住在一起。收拾行李的时候,施恺坐在一旁问:“你这么早就要定下来了?”

    “早吗,我比你们都大一岁呢。”

    施恺撇嘴,“一岁算什么,十岁才了不起。”

    陈星泽听出他的意思,回头攻气十足地掐掐他的脸。

    “不许说他。”

    之前陈星泽一直觉得米盛是那种很喜欢玩的人,但真的一起生活之后,他意外发现米盛比他想得宅得多,不工作时基本不会出门。

    陈星泽自从决定跟米盛同居,就再也也没向家里要过钱,这是米盛的要求。米盛自己跟亲人的关系僵硬,他或多或少将这种思想延伸到陈星泽的家庭上。在他看来,陈星泽的父母能同意他们同居已是天大的开恩,如果再让他们花钱,总有一天会物极必反,好运到头。

    “不用你家里拿钱,我也可以供你念书。”

    陈星泽看着一本正经说这番话的米盛,心中酸软,他将他抱在怀里,用脸使劲蹭。米盛被他蹭笑了,捧着他的脸吻下去。

    不过吴行芝怕他们辛苦,经常偷偷给陈星泽打过钱,陈星泽手头宽裕了就会带米盛出去吃好吃的,一年下来,沪上街街角角被他们吃了个遍。陈星泽最喜欢去乌鲁木齐中路上的一家北京火锅店,门面不大,是他无意间发现的。他爱吃他们家的羊肉,几乎每周都要拉着米盛去一次。最后老板跟他们熟了,秋天的时候送给他们四只醉蟹,据说是专门请大师上门腌制的,在外面一只要卖到两百块。

    米盛时常挂念家里,陈星泽就主动联系米婕,虽然米婕对米盛总没有好脸,但意外地对陈星泽印象还不错。陈星泽仗着自己年轻,死皮赖脸缠着她,有几次还真的成功叫出她和她丈夫来到上海,两家一起吃了饭。米盛母亲的情况有所好转,父亲的病也将就维持着。米盛自觉亏欠家庭,他和陈星泽平日节省,余下的钱都打给米婕帮父母安度晚年。

    生活落到柴米油盐上,稳定而平淡。

    偶尔太过平淡的时候,米盛会带来一些惊喜。譬如某日逛超市,米盛随手拿了一袋喜之郎果冻,陈星泽惊讶他这么大人还爱吃小孩子的零食,米盛但笑不语。晚上吃完饭,米盛去洗了澡,出来的时候风情万种。陈星泽立马摘了耳机,一个恶狗扑食将米盛按在床上。米盛让他躺好,坐在他身上,一手解开他的裤链,一手拿来颗果冻含在嘴里。

    那天陈星泽被全新的触感刺激得险些早泄,最后米盛趴在汗流浃背的陈星泽身上,小声问他:“你喜不喜欢小孩子的零食?”

    陈星泽兴奋难耐,翻身将米盛压在身下,用被子将两人蒙住,在里面挠他痒痒。夜深人静,在无人看到的角落里,恋人们的笑声如玉珠落盘。

    但生活也不全是一帆风顺。

    随着校园时代的结束,陈星泽慢慢步入社会,发展事业。他有过成功,也有过失败,因为初生牛犊闯出了些名堂,也因为年少轻狂遭受到过打击。但不管遇到再大困难,只要想到米盛还在那个小家等着他,陈星泽的心就会冷静下来。

    工作越来越繁忙,可供消耗的慢时光变少了,所有人都开始精简自己的社交圈。陈星泽没有刻意为之,但等他回神时,发现身边最牢固的朋友圈子,已然是以施恺为代表的同志友人。

    他越发理解物以类聚的生物本能。

    陈星泽没有隐瞒自己的性向,他跟米盛同居的事也被一些同事知道了。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尤小林,很多人在对他说完“恶心”之后,永远都不会向他道歉。

    陈星泽有时也会被突如其来的恶意伤害,但好在……好在还有米盛,好在还有那些至真至纯的记忆在。他总是安慰自己,不要紧,他心底那片净土是光明的。社会越是复杂肮脏,他越该感谢老天待他不薄。他曾付出过的,和承接过的,那些毫无杂质的爱意,全已化作春泥回来保护他。

    生活在磨炼中行进。

    陈星泽与米盛交往过程中,最深的一次矛盾发生在他毕业的第二年。

    这一年,陆昊回国了。

    陈星泽开始有陆昊的消息是在大三的时候,他们高中班级里还有几个去美国的同学,陈星泽从其中一个人那知道了陆昊的社交账号,国内登不了外网,他专门买了个VPN翻墙看他。

    陆昊已经拿到了美国绿卡,他拿绿卡的方法有些特别,直接去参军了。陈星泽看到他的社交账号上有一些穿着军装的照片,跟一群老外混在一起,嘻嘻哈哈,帽子歪戴,鼓吹着资本主义的自由邪风。

    从他没心没肺的笑容里已经看不出一点伤痛,但是在他室友母亲病逝的时候,他发了一条状态,“老天好像特别喜欢把相似命运的人凑到一起。”

    从这句话里,多多少少能看出一点从前的痕迹。

    陈星泽也看到陆昊交了女朋友,他交得快分得也快,女友有国人也有洋人。他最后处的是个留学生,这次似乎认真起来了,两人一起去了很多地方旅行。

    陈星泽闲来无事就会登上账号看看他们又去哪玩了,发了什么照片。他看陆昊如此喜欢自己的女朋友,内心多少也有一点失落,但很快就能调整好。

    陆昊与女友处了三年,后来有一天起了争执,两人闹分手。陆昊发了条消息,“我可能是个混蛋。”女方转发了这条消息,评价两字,“没错。”

    两人闹别扭,双方的朋友们都在劝他们和好。陈星泽也很担心,某个周末,他大中午登上去看,恰好陆昊更新了一条状态。陈星泽算算时差,知道陆昊熬夜了。

    陆昊发的是一张满是空酒瓶的桌子,配了一句话——

    “我可能再也不能像那样对一个人好了。”

    他发完这条消息,五分钟后又删掉了。

    陈星泽久久坐在桌前,最后扣上电脑,进洗手间痛痛快快哭了一场。

    分别七年多,陈星泽为各种各样的理由,很少回忆关于陆昊的事。而这也是陆昊第一次在社交软件上提及那段过去。他这一句话开启了陈星泽回忆的大门,陈星泽想起他们在羽毛球班的初见,想起他们在校一起打篮球,想起他们在平安夜去滑雪。

    他想起了很多很多,最后哭得眼睛都要睁不开了。

    他怕米盛发现,特地开了淋浴装作洗澡。期间米盛敲了敲门,陈星泽吓一跳,米盛在外说:“我去买点菜,等会回来。”陈星泽感到幸运,松了松嗓子,说:“好。”

    他不知道,米盛其实一直在楼下抽烟。

    陈星泽以为米盛不知道他看陆昊的消息,但怎么可能呢,对米盛而言,陈星泽几乎是他的全部了,他所有的心事,开心的,痛苦的,米盛都知道。

    他只是在忍。

    没多久陆昊就回国了,为了探亲,顺便参加尤小林的婚礼。

    尤小林成家很早,研究生刚毕业就结婚了,女友是大学同学。他的婚礼在北京举行,邀请了很多同学。陈星泽也是那时跟陆昊取得了联系,陆昊先给陈星泽打了电话,问他去不去尤小林的婚礼,陈星泽说当然会去,陆昊笑道:“那我也去,好久没见,正好聚一聚。”

    婚礼在一个冬天,陈星泽做好了聚会的准备,然后去找米盛说。

    但米盛不同意。

    之前在网上看看消息也就算了,现在陈星泽要去见陆昊,米盛无论如何也不能允许。

    米盛太害怕陆昊这个人了,是那种深入骨髓的怕。

    陈星泽越是软磨硬泡,米盛就越生气,最后直接翻脸。

    “你敢去就别再回来。”

    陈星泽被凶得莫名其妙。

    “你怎么了?”

    “你好意思问我怎么了?”

    “我去参加同学婚礼也不行?”

    “你只是去参加同学婚礼?”

    米盛直直地盯着他,想要给他看穿一样。“怎么不说话,心虚了?”

    “我心虚什么,”陈星泽皱眉,“你别总这么疑神疑鬼行不行,我参加的是婚礼,婚礼你懂不懂?”

    看他依然在狡辩,米盛气得脸色发红。

    “你是去见结婚的那个吗?你想见的是没结婚的那个吧!”

    陈星泽一愣,终于反应过来。

    “你怎么知道陆昊要去?”

    “我不能知道?”

    陈星泽忽然想起米盛最近经常动他的手机和电脑,他问的时候米盛说是玩游戏,陈星泽还奇怪米盛从来不碰游戏的人怎么忽然喜欢玩了,现在他终于懂了。

    陈星泽第一次跟米盛发起火来,米盛从前总是哄他,这次却说什么都不肯退让。

    “你有什么不能给我看的东西?”

    “那你也不能这样翻啊。”

    “你心里没鬼会怕我看吗?”

    “我是怕你多想才没告诉你。”

    米盛脸色冰冷,完全听不进陈星泽的解释,他靠在桌旁,冷淡道:“陈星泽,我这样跟你说吧,你想见谁都行,甚至你出轨我也可以原谅你,只要对象不是陆昊。”

    陈星泽惊呆了。

    “你再说一遍?”

    米盛唇抿如刀锋,他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但覆水难收,他就是不想认输。

    “你真是不可理喻。”陈星泽留下一句话,拎包走了。

    其实婚礼只是普通的婚礼,聚会也只是普通的聚会,大家阔别多年,匆匆一见。

    尤小林比以前开朗了许多,他更英俊了,跟女友郎才女貌,十分般配。

    陈星泽跟陆昊在酒店门口碰头,陆昊一见陈星泽就兴奋地冲过来,“嘿呀陈星泽!”他搂着陈星泽的肩膀,作势要给他来个过肩摔,陈星泽一脚踹过去,“你们美军还用肉搏的?”

    陆昊惊讶,“你咋知道我当兵了?”

    “你那点事谁不知道。”

    陈星泽一不小心说漏嘴,好在陆昊心大完全没在意,很快讨论起给尤小林的红包来。

    “我昨天才回来,落北京直接就过来了,手里没现金,你帮我包红包。”

    “我才不帮你,自己取钱去。”

    “帮嘛,我给你美元。”

    “不要,中国又花不出去。”

    “陈星泽!这么长时间没见了你讲不讲点义气啊!”

    “不讲。”

    两人一路吵着进酒店里,尤小林正在招待客人,见到他们,笑着说:“你俩怎么还跟以前似的,一见面就腻在一起。”

    陆昊看见尤小林,瞬间搂住陈星泽,挑衅道:“没错,他以前跟我就比跟你亲,现在也一样!”

    尤小林看着他搭在陈星泽肩上的手,嗤笑一声。

    “你去了趟美国,变得比以前更蠢了。”

    “啊?”陆昊似懂非懂,陈星泽抬头,笑道:“走了走了,进去了。”

    那天他们参加完婚礼,几个玩得好的同学单独出去聚第二轮,他们包了一间KTV,陆昊五音不全吼了一首就下来喝酒了。陈星泽问他跟女朋友怎么样了,陆昊看他一眼,嘀咕道:“你知道我交女朋友了?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陈星泽没喝酒,思维比陆昊清晰很多。

    “别闹小孩子脾气,女孩都要哄的。”

    “切。”陆昊醉醺醺道,“你都不认识她还帮她说话。”

    陈星泽笑了。

    陆昊接着喝酒,过了一会问:“你过得好吗?”

    “挺好的。”

    “你都没联系我……嘿,你以前就喜欢不联系我,都是要我主动联系你。”

    陈星泽没敢看他,故作轻松地说:“我这不是怕你觉得别扭嘛。”

    陆昊静了一会,举起酒瓶一饮而尽。

    “不会的……”他轻笑一声,自言自语道,“怎么会呢。”

    陈星泽觉得他们不该谈论这个话题,他眼睛看向那些唱歌的同学,心思却一直在喝酒的陆昊身上。陆昊又喝了两瓶,囫囵地叫了一声,“老婆……”

    KTV里音乐震天响,陈星泽觉得这一声大概自己的幻觉,他转头,看到陆昊红红的眼睛,知道那确实是他叫的。

    沧海桑田了啊。

    陆昊说:“有人陪你吗?”

    陈星泽点头,“有。”

    陆昊笑道:“我猜也是,你人这么好,肯定大把的人抢着爱你。”

    陈星泽无奈,“哪有这么夸张。”

    “不夸张,你本来就好,不像我那么混蛋。”

    “谁说你混蛋了?”

    “Abby……”

    “你女朋友?”

    “嗯。”

    “她为什么说你是混蛋。”

    “不知道……各种各样的理由。”陆昊仰头靠在沙发里,大手揉了揉额头,“有时候我也觉得自己是个混蛋,好像什么都能轻易放弃。”

    “别这么想,你不是那种人。”

    陆昊想起什么,轻轻笑了,呢喃道:“可我一想到自己曾经那样不计后果地爱你,我就知道自己最起码不是个天生的混蛋。”

    陈星泽指尖轻颤,他终于还是没忍住,低声问:“你后悔过吗?”

    陆昊顿住,似乎是将往事回顾了一番,然后确定地说:“没。”他醉眼看向陈星泽,“如果我真的一条道走到黑了,那老了估计就得指着这段记忆活了。”

    到此为止,陈星泽总算理解当年赵珊对他说的话了。

    他拉住陆昊的胳膊,说:“什么叫一条道走到黑,你别乱想。我问你,你喜不喜欢Abby?”

    陆昊凝眉,陈星泽:“你敢说你不喜欢她,你忘了你们一起走的那些地方了?你忘了你们去埃及的时候在金字塔下许什么愿了?”

    陆昊被陈星泽凶的眼圈发红。

    “……你怎么连这都知道啊。”

    陈星泽一见他哭,就知道他不管外面看着什么样,里头都还是从前的性格,一点也没变。

    “我没记错的话,Abby在手腕上纹了你的名字吧。”

    “嗯。”

    “那可是割腕的时候要划的位置。这说明什么,说明她把你看得跟生命一样重要啊。”

    陆昊神情发傻,“是吗?”

    其实都是胡诌的,但陈星泽信誓旦旦点头,“当然了。”

    陆昊又是那副泫然欲泣的表情,陈星泽劝他,“回去后马上跟她道歉和好,听见了吗?”

    陆昊不吭声,陈星泽:“我说话你都不听了?”

    陆昊终于闷闷地嗯了一声。

    “听……”

    聚会后半段,尤小林赶来了,那时陆昊已半醉半醒,他见到尤小林,幽幽地问:“……他送你的钢笔,你还留着吗?”

    陈星泽尴尬得一头汗,尤小林给陆昊推沙发里,“你快点睡吧你。”

    同学们起哄新郎官不陪新娘子跑来这里,尤小林说:“我来看看你们,等下就走了。”他来到陈星泽身边,“刚刚太忙了,都没跟你说上话,你怎么样?”

    陈星泽:“挺好呀。”

    两人聊了一会近况,尤小林说:“明天我有空,我做东请你们吃饭吧。”

    “不用了,我等会就回去了。”

    尤小林惊讶,“这就要走?你中午才到的啊。”

    陈星泽:“明天圣诞节,我必须得赶回去。”

    “为什么?”

    陈星泽笑了笑,尤小林说:“好吧,懂了。”

    陈星泽打了个指响,“跟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

    他们又聊了一会,陈星泽起身告辞。

    走出包房,尤小林在门口叫住他。

    “钢笔我还留着。”他看着陈星泽,笑着说,“你要好好的,如果有事需要帮忙一定找我。”

    陈星泽打趣道:“哎呦,被中科院预定的研究员就是牛啊。”

    尤小林哼笑,“快滚吧你。”

    陈星泽出了KTV,在冬夜里深呼吸。

    真的是沧海桑田了。

    陈星泽打了辆车直奔机场,路上叫停了一次,去路旁商店里买了盒礼物。

    再次踏上路程,他凝望窗外的雪景,觉得一切如梦似幻。

    霓虹灯影一闪而逝,陈星泽在心里不停祈祷,希望大家的愿望都能实现,希望他爱的人都能有个圆满的结局。

    回到上海的家已经后半夜,他进门,一开灯,就看到米盛抱着膝盖坐在地上,就在他最后看见他的位置,动都没动一下。

    陈星泽过去,蹲在他身边。

    “米盛。”

    他叫他,米盛没有抬头,他的身体细细颤抖,将膝盖抱得更紧了。

    “我说错话了,”米盛声音嘶哑,“我承认我说错话了还不行吗,你明知道我说的是气话,还就那么走了……”

    陈星泽抱住他,“对不起,我错了,你原谅我这次,以后我的手机电脑你随便看。”

    他的道歉让米盛哭得更厉害了。

    “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

    “我不回来能去哪啊。”

    他好不容易给米盛哄安稳了,搀着他起来,米盛身体抖得厉害。“你是不是一天都没吃东西?”米盛狼狈点头,陈星泽叹气,“你有低血糖自己不知道吗,我去煮碗面,你在这等我。”

    陈星泽在厨房烧水,一边打鸡蛋,米盛进来,在他旁边默默洗菜。

    “他们还好吗……”

    “挺好的,尤小林的老婆比他还节省,酒席全都打包了,烟都没剩下。”

    “陆昊呢。”

    “他也跟以前差不多,这次回国之前跟女朋友吵架了,不过应该被我劝好了。”

    米盛看过来。

    “他有女朋友了?”

    “肯定有啊,都这么久了。”

    米盛重新低头洗菜。

    “对了,”陈星泽想起什么,擦擦手,从裤兜里掏出一个小盒子。“差点忘了,已经过十二点了,圣诞快乐。”

    米盛愣愣地看着陈星泽从盒子里取出一条星星挂坠的项链。

    陈星泽为米盛系上项链,“先戴这个,以后我会送你更好的。”

    米盛纤细的手指捏着那颗星星,看了好半天。

    陈星泽觉得他的表情煞是可爱,弯腰道:“亲我一下。”

    米盛在陈星泽的嘴唇上碰了碰,陈星泽心满意足地回去接着打鸡蛋了。

    “米盛。”

    “嗯。”

    “我爱你。”

    “嗯。”

    “我会永远爱你。”

    “嗯……”

    很早以前,陈星泽就曾想过,自己会在什么时候说出这句话。他幻想中的场景多是慷慨激昂的,他从未想过自己会一边打着鸡蛋一边许下这样庄重的誓言。

    米盛一直在看那条项链,他或许还不知道这句话对于陈星泽而言意味着什么,但也无所谓,陈星泽已经习惯单方面的承诺了。

    在庆祝基督诞生的节日里,陈星泽决定为自己背上名为“永恒”的十字架。

    今天,明天,醒时,梦里,如果真有轮回,也要一并算上。程蝶衣也好,直江信纲也罢,不管谁定下的标准,他都有信心可以做到。

    陈星泽煮好了面条,端到外面桌上。

    他看着米盛吃,笑着说:“你多吃点,一定要长命百岁,我活到九十就行了。”

    未来的路还很长,荆棘密布,过去的事就封存于心底吧,酿成一壶好酒,累时斟上一盏,一醉方休,醒来拍拍尘土,各自行路。

    米盛低着头,似乎有眼泪落入汤中。

    窗外万家灯火已熄,吃完饭,陈星泽洗了碗筷,抱着米盛入眠。

    梦里,有雪在飘。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一篇短文,纪念一段往事,希望大家都能实现自己的愿望,都能有个圆满的结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