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0章 好不好

作者:樊清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梁砚生日这天刚过零点, 微博上的相关应援到处都是,城市最关键的几个人/流量聚集地也都开了大屏,有唯粉站子包的, 也有cp粉站子包的。

    可惜的是, 这天梁砚和乔栖都有工作。

    乔栖要录一个采访, 梁砚要跑一个活动。

    两个人还不在一个城市。

    这导致梁砚一大早还没睁眼就把不高兴写在了脸上。

    早上七点,天还没完全亮, 乔栖闹钟响了以后, 从被窝里挣扎着钻了出来, 手臂摸了半天才摸到手机,关了闹钟打着呵欠就要坐起来。

    ——坐了一半,被窝里伸过来一只强有力的手臂,将她拦腰抱起,重新拽回了被窝。

    乔栖“哎哟”一声, 嘴上嫌弃, 身体倒是很诚实地钻进梁砚怀里, 在他脖子间蹭了两下。

    她也不是特别想起。

    但是家里有个赖床精废物已经够了, 不能再多一个了。

    “梁少爷, 起来挣钱了。”乔栖脸埋在梁砚脖子里闷闷地说。

    梁砚抱着乔栖翻了个身, 乔栖被迫趴在了梁砚身上,两下折腾的她差不多清醒了。

    梁砚不清醒,不仅不清醒,言论也格外嚣张。

    ——乔栖话音刚落,只见他忽然睁开眼睛,神色相当认真,“我们私奔吧。”

    乔栖被他这种神经病言论惊到了,抬手拍拍他的脸, “清醒了吗现在?”

    梁砚清醒了,哼哼唧唧地抱着乔栖在被窝里撒娇说好累,明明今天是生日,为什么还要工作,最后强迫乔栖说了一堆生日快乐。

    两个人这才慢吞吞从被窝里爬起来,然后下楼,在地下停车场被各自的助理的接到车上。

    此过程并不顺利——

    第一次,梁砚企图跟着乔栖上乔栖的车,被乔栖发现以后,冷着脸瞪了他一眼,“别胡闹。”

    梁砚“哦”了一声,懒洋洋打了个呵欠,“不让上啊。”

    ……这话怎么听都有一股子黄颜色的味道。

    但是为了防止梁砚说她满脑子污/秽思想,她一脸正经道:“别闹了,马上你要迟到了。我也要误机了。”

    梁砚沉默了半晌,“哦”了一声。

    乔栖以为这人安生了。

    结果下一秒这人就伸手抱住了她,企图把她绑架到自己车上。

    “那就上我的车,我给上。”

    乔栖:“……”

    旁边两位助理默默移开各自的视线,在驾驶座装傻。

    乔栖极度无语,她捏了捏梁砚的脸,又亲又哄了好半天,最后才被恩赦独自行走。

    乔栖感谢万分,“谢皇上!皇上真是顾全大局。”

    梁砚一挑眼皮,“你少在那内涵我。”

    “我没有。”乔栖无辜眨眼。

    “哼。”梁砚说,“退下吧。”

    乔栖立刻转身上车。

    两车擦肩而过。

    乔栖手机响了。

    矫情梁公主:转身转那么干脆,都不看看我深情追望的目光。

    乔栖:……别矫情了。

    乔栖:生日快乐哈,我的宝宝。

    矫情梁公主:那你都不亲亲我。

    乔栖:[亲亲]

    矫情梁公主:敷衍。

    乔栖:……我只包容你今天一天,明天找你算账。

    矫情梁公主:你爱我吗?

    矫情梁公主:你不爱。

    矫情梁公主:你已经腻了吗?

    矫情梁公主:你是。

    对此,乔栖没有回复。

    而是挑选部分内容截图,发到了微博上。

    @乔栖V:对不起,第一次谈恋爱,业务不太熟练。请问你们的男朋友过生日也这样恃宠而骄吗?

    大早上,热评第一:@梁砚,你看看你那不值钱的样子!

    热评第二:对不起,没跟@梁砚谈过恋爱,不太清楚呢。

    热评第三:他妈的,@梁砚是真的没眼看。

    对此,梁砚本人转发并说:评论都是嫉妒。

    网友:我嫉妒你个锤子!瞧瞧你那不值钱的样子!

    梁砚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截图发给乔栖。

    矫情梁公主:快趁我现在便宜把我娶回家!

    矫情梁公主:过了这个村……也还有下个店!

    乔栖:……

    这一天,乔栖工作非常不在状态,大概是有点紧张。

    虽然她也不太清楚自己在紧张什么。

    晚上她先梁砚一步完成工作,坐上提前定好的飞机回家,落地已经是晚上快九点。

    然后被粉丝堵在了机场。

    乔栖:“?”

    她看着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粉丝,自己和助理寸步难行,最后只能被迫出来问:“怎么了吗?”

    粉丝们七嘴八舌地讲话。

    乔栖一个字也没听见。

    “到底怎么了啊?你们能不能派个代表说呀?”乔栖随便扫了一眼,目光落在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小姑娘脸上,“你来说。”

    结果小姑娘一脸茫然地来一句:“我不知道。”

    乔栖:“……”

    是在跟她开玩笑吗!

    最后还是一个举着长筒摄像机的女生出来说话了,据说她是目前cp站流量最大的站姐。

    乔栖闻言默默离她远了一步,“会被传私联吧?”

    站姐一脸生无可恋,“私联的不是你,是你男朋友。”

    乔栖:“?”

    站姐:“别管了,来,拿好这个,出发吧!”

    乔栖低头,看到是一个卡片。

    ……额,或者说,是一个纸条。

    梁砚这个人,有手机不用,有助理不用,去私联站姐给她送纸条???

    他是不是……!

    乔栖被他气到失语,捏着纸条和站姐大眼瞪小眼,最后被一众粉丝护送着出了机场,上了车。

    离开之前,粉丝们像什么邪/教组织跟教头进行外人看不懂的交流一般,举手握拳,同喊:“加油!”

    乔栖:“……”

    车子稳稳离开,其中有粉丝没忍住问:“加油什么啊?”

    站姐耸肩,“不知道,但是走这么个仪式应该不会错。”

    其他粉丝:“……”

    看乔栖离开的表情,很大程度上……应该是加了个寂寞。

    乔栖根据纸条仅留的地址信息找到了一家餐厅,餐厅从外面看一片黑暗,看上去特别像鬼屋。

    最让人记忆深刻的是,这家餐厅对面……真的是警察局。

    乔栖对着警局失语了很久,终于见到了梁砚……的助理。

    助理也难得穿上了西服,不过看他走路姿势应该是不太适应。

    “嫂子,这边!”

    乔栖这个时候已经知道自己一会儿即将收获一个惊喜了,幸亏她今天有工作,化了妆,穿了漂亮的衣服。

    虽然今天不是她生日。

    但是她的男朋友行事作风一向如此与众不同不是吗?

    “梁砚呢?”乔栖问。

    助理卡壳了一下,而后有些难以启齿地说:“那个……他让我问你有没有给他准备生日礼物。”

    乔栖沉默了下,扭头就要走。

    助理“啊啊啊啊”了好几声,“不是不是,开玩笑的!”

    他跑着拦乔栖。

    乔栖当然不可能真的走,但是她也知道助理肯定不是在开玩笑,肯定是梁砚这么交代他问的。

    “告诉他,我没准备。”乔栖说,“我空着手来的。”

    助理尴尬地站在原地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不过幸好这个时候餐厅忽然亮起了光——

    这个餐厅大概是被梁砚包了下来,里面一个人都没有,亮起的同时,整个餐厅都散发着暖黄色的光。

    乔栖被吸引着看去,才发现是没个餐桌都点了蜡烛,餐厅的门不知什么时候也被打开了。

    入门的走廊,到上二楼的台阶,每一层台阶两边都放着一根蜡烛。

    远远望去,就要烛光堆砌出了一条通往不知名地带的道路。

    乔栖回过神,正要问助理什么情况,一扭头发现助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

    乔栖无奈,只好一个人走进餐厅。

    此时已经十点多了,城市被夜色笼罩,这家餐厅像平地而起的光的源头。

    乔栖提着裙摆,踩着高跟鞋一步步走到二楼。

    这楼层极高,哪怕是二楼,也几乎因为格局问题相当于普通餐厅的四楼。

    在落地窗边的最中央餐桌,乔栖看到了桌子上摆放着红酒和花束。

    这是不同于其他餐桌的摆设。

    于是乔栖抬脚径直走过去。她跟随着光的指引一步步走到梁砚为她量身打造的最终目的地。

    放下裙摆,坐在椅子上。

    下一秒,整个餐厅响起动听的钢琴曲。

    声音并不大,但却能让人清晰地听到每一个音符。

    乔栖扭头,才发现最角落是有一个升降舞台的。

    只是这个升降舞台被刻意隐藏起来了,如今遮挡的帷幕落下,白色的钢琴露出来,正在弹琴的男人微微偏头,隔着不近不远的距离,送给她一个温柔的笑。

    是梁砚。

    他穿着规整的白色西服,头发也被搭理得风度翩翩。

    一改往日不正经的气质,他今天整个人都是认真的,严谨的,赤诚的。

    乔栖恍惚间有了某种预感。

    她忽然想起来,今天除了是梁砚的生日,还是今年阳历年的最后一天。

    过了零点,就是新的一年了。

    往后的每一年,她的身边,大概都会有他的陪伴了。

    想到这里,乔栖忍不住弯唇笑了下。

    她眼睛里映着暖洋洋的火光,周身也仿佛掉落在一片温暖的天地中。

    随着最后一个音符入耳,梁砚起身,手里捏着一支玫瑰花,一步步走到她面前。

    乔栖一直没起身,她仰着头,看着男人停在自己面前,笑着说:“今天不是你过生日吗?”

    梁砚“嗯”了一声,垂眸看她。

    “那怎么好像我在过生日一样?”乔栖说。

    “你又不会给我准备惊喜。”梁砚拉乔栖的手。

    乔栖挠了下梁砚的掌心,“胡说,我明明准备了。”

    “嗯。定制的手表和项链是不是?”梁砚明显不满意,“我都看到了。”

    乔栖:“啊?”

    她以为自己藏得很好的。

    梁砚被她这个表情取悦,没忍住俯身在她唇上亲了一下。他没着急起身,而是就那么弯着腰看她的眼睛。

    男人桃花眼也被照亮,里面藏着无尽柔情。

    “笨死了。”他说。

    乔栖“嗯嗯嗯”说:“没你聪明。”

    梁砚把花放在乔栖耳朵上,推了推她,“那你往里坐坐。”

    乔栖:“?”

    “一般这种情况不都应该面对面吗?”

    梁砚握着乔栖的手,“但是我不一般。”

    “……好的。”乔栖提裙子往旁边挪了一个位子,“今天你是寿星你说了算。”

    “真的吗?”

    梁砚这流畅的反问让乔栖觉得这个人仿佛一直在等她说这句话。

    是个套路。

    所以乔栖很谨慎地说:“不是,假的。”

    “嘁。”梁砚看上去也没有很失望,他问,“饿了没?”

    “有点。”乔栖说,“晚上没吃饭。”

    下一秒,梁砚扬手在半空中打了个响指。

    霎时间餐厅灯光亮起,不知道从哪来的高科技,让餐桌上所有的蜡烛都灭了。

    舒缓的音乐再次响起,餐厅楼下传来响声,紧接着是楼梯脚步声,然后乔栖看到了工作人员把菜端了上来。

    工作人员在的时候,梁砚本人坐得端正,风度翩翩。

    工作人员刚走,梁砚就扭头凑到乔栖耳朵前,小声问:“帅吗?”

    “……本来很帅,但是你这句话问出来,就很中二。”

    乔栖抬手把自己耳朵上的玫瑰花拿掉,放在旁边细窄的花瓶里。

    梁砚非常体贴地把餐具递过来,“中二和帅并不冲突。”

    乔栖:“但是中二和成年人很冲突。”

    梁砚:“那是因为我是你的宝宝。”

    乔栖:“……好的,我的宝宝,吃饭吧。”

    两个人像平常在家吃饭那样,你一句我一句地吃到了零点。

    零点刚过,梁砚问乔栖:“饱了吗?”

    乔栖点头。

    梁砚又问:“困吗?”

    乔栖摇头。

    “那我们玩个游戏。”

    说着,有工作人员上来把桌子清理干净,梁砚牵着乔栖去了个角落里的桌位。

    这张桌子看着是在餐厅最角落,但是视野确实最好的。

    往外看的时候,几乎能把半个城市面都看进眼里。

    包括一楼的警察局。

    乔栖没忍住,拽了拽梁砚的袖子,“你是认真挑选的这家餐厅吗?”

    “不是,我是认真挑选的地段。”梁砚说。

    乔栖:“?”

    梁砚:“这家餐厅是你的。”

    乔栖:“???”

    梁砚笑了笑,捏了把乔栖的脸,凑上去亲她,“送给你的。”

    乔栖愣了好几秒,居然有些不敢相信,“真、真的?”

    “嗯哼。”梁砚脸上有得意。

    就在这时,梁砚忽然在乔栖眼前打了个响指,“宝贝儿,往外看。”

    话音落地,乔栖只听“砰”的一声,夜幕被照亮。

    乔栖愣愣地扭头往外看,只见漫天烟火。

    在这个新的一年,新的一刻,城市在深夜发光发亮。

    这是梁砚带给她的。

    仿佛要把这光,从今天,照亮她的余生每一刻。

    烟火照进乔栖的眼睛,她脸上明显茫然了一瞬,而后忽然看到,夜幕之下,好像有一个热气球在一点点升起。

    直到与乔栖的视线平行,又一声“砰”,热气球挂着一个圆球炸开,两条横幅竖着并列出现。

    横幅上面是黄色LED灯闪着几个大字:

    天下美女千千万,唯有乔栖最可爱!

    乔栖今天必须嫁给梁砚!

    乔栖:“……”

    不仅如此,路口那个大屏也亮了起来,上面播放着梁砚每天有事没事录的乔栖的视频。

    乔栖:“……”

    谢谢,本来很浪漫。

    现在被土到了。

    她回头,梁砚一笑,起身,后退,单膝跪地。

    他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红丝绒盒子,不知道是紧张还是什么原因,盒子都拿反了,打开以后先是愣了一下,而后手忙脚乱拿正,露出一个相当不自然的笑。

    此时,梁少爷今晚吃饭的时候频频走神,夹菜频频出错,讲话频频语无伦次,终于有了合理的解释。

    他看似一直游刃有余,实则满心都交代在了这一瞬。

    一向以“能说会道”为金手指的梁砚在这一刻居然有些张不开嘴。

    他看着乔栖,愣了好几秒,直到乔栖露出笑意,他才傻傻呆呆地也跟着露出笑。

    “你嫁给我好不好?”

    这是唯一一次,在这件事情上,他那么温柔,又小心翼翼。

    以往他总是像开玩笑一般,这一刻,他却紧张又忐忑。

    他不知道说什么,只能重复,“你嫁给我好不好?”

    “如果我说不好呢?”乔栖歪了歪头。

    “那我……”梁砚蹙了下眉,往外看了一眼。

    热气球如他所愿飘到了半空,与无数烟花相得益彰。

    这场求婚,他没有喊第三个人来,但是全城都看得见。

    他用最直接坦荡的方式,向全世界宣示:他可以花尽心思,只为给乔栖一份特殊。

    所以他收回了目光,看着乔栖的眼睛说:“那我一会儿再问一遍。”

    “问到你说好为止。”

    乔栖从他这种强盗行为中找到了属于梁砚的熟悉感,于是说:“那算了,还是好吧。”

    她站起身,伸出手,递到梁砚面前。

    眉眼弯弯,小声说:“我答应你啦。”

    我要嫁给你。

    从此与你共度春夏秋冬。

    然后在每一个新年伊始都看着你的眼睛说:

    幸亏啊,我说了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