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056章

作者:香猪格格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沈柔这话堵得司明锦哑口无言。

    他只能亲亲她的发顶, 以表达他对她无时无刻的欢喜。

    就在两人相拥,温情脉脉时,旁边传来了陈淑玉的声音。

    “迟意, 该走了。”

    沈柔和司明锦侧目,正好对上不远处立于风中的江迟意的目光。

    男人还穿着中心医院的病号服, 应该是得知了顾茜车祸的消息, 跟着陈淑玉夫妻一起赶过来的。

    没想到却在医院里遇见了沈柔和司明锦。

    偏偏还听见了沈柔跟司明锦求婚……

    那一刻, 江迟意终于认识到自己是彻底输了。

    他彻彻底底输给了司明锦,是沈柔的所作所为,让他输的。

    江迟意和沈柔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他自以为最了解沈柔的性子。

    他以为沈柔会爱他一辈子, 他错了;他以为沈柔一辈子都会是那种不善于表现自己的性子, 他也错了。

    时至今日,江迟意才终于明白, 他到底为什么会输给司明锦。

    因为沈柔在他身边时,他从来没有平心静气的去了解过沈柔, 沈柔一直是以他以为的样子活在他心里的。

    司明锦却不然。

    他一直以第三者的姿态, 静静的注视着沈柔, 全心全意的看着她, 眼里只有她。

    所以司明锦才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沈柔的人。

    ……

    江迟意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哭了。

    眼泪根本不受控制, 很快就模糊了他的视线, 连沈柔的样子也一并变得模糊不清了。

    他心中仅剩了悲凉,是因为他知道, 沈柔已经不可能再回到他的身边了。

    他和沈柔,真的真的没有以后了。

    已经亲耳听到她跟别的男人求婚了,他也该……该死心了。

    “江迟意!”陈淑玉在旁边喊他,因为担心顾茜, 根本顾不上江迟意的失落伤心,拽着他便往医院里走,甚至来不及跟沈柔打一声招呼。

    他们一行三人很快远去,沈柔收回了视线,挽住了司明锦的手臂将脸贴上去,轻叹了一口气:“我们去吃饭吧。”

    不管是江迟意还是顾茜,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人。

    沈柔不想去管他们了。

    她只想珍惜眼前人,不让自己留下遗憾。

    男人轻“嗯”了一声,没过问江迟意一家的事情。

    按照原计划,司明锦带沈柔去了公司附近的那家中餐厅。

    席间,沈柔跟司明锦讲了她今天在医院的经历,男人的情绪也跟着她一波三折,饭也没吃好。

    后来沈柔说起了顾茜,说她可恨又可怜。

    司明锦静静听着,时不时给她夹菜,也不插嘴。

    等到沈柔感悟完人生,饭也吃得差不多了,男人才道:“一会儿陪我回趟公司吧,拿点东西,然后我们一起回家。”

    沈柔想也没想便点了头。

    饭后便跟着司明锦一起去了山与海。

    男人去泊车了,让沈柔在楼下大堂等他一会儿,拿了东西就下来。

    沈柔乖乖照做,坐在楼下大堂里,拿手机刷着微博。

    便是这时,沈柔收到了母亲陈秀华的微信语音:“小柔啊,你在哪儿呢?你江阿姨说在医院看见你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我听你江阿姨说,顾茜没了……这人早上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就没了呢。”

    两条语音,沈柔听完心神一震。

    她妈说……顾茜没了?

    什么意思?

    就在沈柔愣神之际,陈秀华又给她发了一条语音:“小柔啊,你还没告诉妈你去医院做什么啊?是不是生病了?”

    “出门在外当心些,尤其是过马路的时候,一定要遵守交通规则多注意来往车辆知道不?”

    “也让小锦开车的时候小心些,你们俩都要注意安全。”

    陈秀华唠叨个没完,后面的话沈柔没注意听,她只知道顾茜没了。

    上午还鲜活的一条生命,转瞬就没了。

    沈柔不禁想到了顾茜最后看她的那一眼,大概那时候她自己也知道生命到了尽头吧,所以看沈柔的眼神不复以往的嫉妒和敌意。

    人生无常,及时行乐。

    这是沈柔从顾茜这件事里悟出来的道理。

    所以她晚上是不是也应该带着司明锦回家去见一下爸妈,好好跟他们谈谈结婚的事情?

    司明锦现在是孑然一身,结婚的事情,估摸着只需要跟谢叔那边打声招呼即可。

    主要还是沈柔自己这边的父母双亲。

    就在沈柔盘算着晚上回去吃饭这事时,司明锦给她发了微信,让她上楼去。

    说是公司临时有点事情要处理,可能还得要一个小时,所以让沈柔去他的办公室里等。

    沈柔回了句“好”,便收起手机起身往电梯那边去了。

    她前脚刚走,大堂前台的工作人员便拿座机给山与海前台那边打了个电话。

    ……

    沈柔乘电梯上楼,顺着长廊往山与海走,一路上一个人都没遇到。

    现在还是午休的时间,以往这个点,公司里应该比较闹腾才是。

    可今天沈柔到了公司门口,里面鸦雀无声。

    不过门口延伸往公司里去的红地毯却是吸引了沈柔的注意力。

    她往前台那边看去,看见前台的两个同事站姿笔直的望着她,一脸标准微笑,有点……诡异。

    沈柔扯了扯唇角,指了指地上的红毯问前台的同事:“今天公司有贵宾?”

    前台两个年轻女孩子默契的点头,然后冲沈柔笑得更古怪了。

    “沈柔姐,您是来找司总的吧,他在办公室等您呢。”

    “对对对,司总等你呢,快去吧。”

    沈柔狐疑的看了她们一眼,只觉得古里古怪的,倒也没说什么,顺着红毯往公司里走。

    然后她发现,公司里不止铺了地毯,四周还挂上了装饰品,丝带、气球,节日氛围特别浓烈。

    这让沈柔不得不怀疑自己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山与海的氛围什么时候这么粉嫩过?不是一直都走的端庄得体的国风路线吗?

    沈柔揣着满腹狐疑,往司明锦的办公室去。

    一路上终于看见了同事们,但大家都看着她,就望着她笑,也不说话,全体莫名其妙。

    大家对她笑,沈柔只好一路保持唇角的弧度,忐忑的走到了司明锦的办公室前。

    办公室的门是关着的,沈柔刚想伸手推开,却忽然意识到什么,回头看去。

    她的身后不知何时聚集了一堆同事,大家看见她回头忙装作忙自己的事情,却并没有散开的意思。

    这氛围,也忒诡异了!

    沈柔心里抓狂,皱了皱眉,回过头去敲门。

    “进。”司明锦的声音隔着门板传出来,音色磁性,分贝不大。

    沈柔得了首肯,推门而入。

    可她万万没有想到,办公室的门一开,迎面对上的却是一片纯净的雪白。

    以至于沈柔的脚步当场就顿住了。

    她的手还抓着门把,身子僵直,一动不动的看着眼前模特身上的婚纱,瞳孔紧缩,好半晌也没能缓过来。

    沈柔被婚纱惊艳到了。

    纯白的衣裙衬得山灰色的裙角静雅怡人,从剪裁到材质,每一处都紧扣着沈柔的心弦。

    仿佛她眼前呈现的不是一件婚纱,而是一座冷寂高雅的雪岭,一位不可亵渎的冷美人。

    看着它,沈柔就会想起司明锦在木白山被困时,托搜救队转达给她的那些爱的“遗言”。

    她能真切的感受到,司明锦那绵柔却有力的情意,和他坚定不移的心。

    这件婚纱,就是他给她的最好的告白。

    沈柔心悸着,双脚不受控制的走到了模特面前,伸手摸了摸婚纱的裙摆。

    很顺滑的丝质感,面上笼着轻纱,裙角是山灰渐变色,很别致的配色。

    沈柔记得,灰色释为希望来临,甘雨将至,象征深沉。

    司明锦将它与纯净的白色结合,无非是想诠释对沈柔的爱,至真至纯且浓烈、深沉。

    沈柔喜欢这件婚纱,喜欢到眼眶发红,想掉眼泪。

    还好,司明锦出现得及时。

    男人修若梅骨的指,轻轻抹过沈柔的眼角,动作温柔又怜惜,仿佛眼前人是什么易碎品。

    沈柔抬眼,与男人深不见底的眸相对,没忍住,吸了吸鼻子。

    司明锦凝着她,满目的柔情在眼底揉开又聚拢,始终笼着沈柔。

    他动了动唇,声音磁性低沉,“我说过的,会亲手为你设计一件举世无双的婚纱。”

    “我做到了。”

    不论是设计还是材质,都是司明锦亲力亲为的,一针一线,皆是出于他手,确实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一件婚纱,有价无市。

    沈柔听到他的声音,眼泪更是止不住的往下滑,她忍着没哭出声,忍不住的时候就用手捂住嘴。

    司明锦来不及为她抹去眼泪,有些无措:“小柔,你别哭……”

    他精心准备这些,不是想弄哭她的。

    沈柔哭着哭着就笑了,觉得自己太没用了。

    司明锦心慌之余,一把将沈柔搂进了怀里,然后再慢慢安慰:“我是不是吓到你了?”

    “我不是故意想吓你的,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

    “小柔,我爱你,我想用我的下半辈子换你的下半辈子,嫁给我好不好?”

    司明锦一边哄着,一边腾手从口袋里摸出了戒指盒。

    然后摸索着把戒指套上了沈柔的无名指,再紧紧的将她的手攥在掌心里。

    全程没有任何机会回复他的沈柔破涕为笑,最后轻轻推了男人一把,抹了泪将套上了求婚戒指的手抬到眼前看了一阵,嘟囔道:“哪有你这样的。”

    “求婚是要单膝下跪的,而且你也没有手捧鲜花,而且我都还没有同意你就把戒指套我手上了……”

    沈柔嘟着嘴,又哭又笑的抱怨着,司明锦凝着她看了半晌,实在忍不住了,俯首直接封住了沈柔的小嘴,把她剩下那些叨叨全吞进了肚子里。

    男人吻得很深,沈柔觉得自己快要融进司明锦的身体里了,身子特别软。

    她甚至顾不上门外一圈欢呼声、口哨声,只本能的踮起脚,环上司明锦的脖颈,像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只想带着他一起沉沦,死也不想松开。

    情迷时,沈柔听到司明锦喘、息着在她耳边低语。

    声音极尽缠绵、暧昧:“小柔,谢谢你……选择我。”

    男人音落,炙热的呼吸并未从沈柔耳际撤开,反倒是轻含了一下她的耳垂,继续道:“你知道我等这一天多久了吗?”

    “十年七个月零十六天。”

    “小柔,我爱你。”

    “就算身体老化甚至死去,我依然爱你。”

    “所以你嫁给我好吗?嫁给我。”

    男人每一声轻喃都在拨动沈柔的心,她已经被他炙热的呼吸缠得无暇去思考了,只本能的轻“嗯”了一声,身体发软的靠在司明锦怀里。

    再也不用因为过于欢喜而语无伦次,沈柔的心因为司明锦那些话,慢慢静了下来。

    门外,不知何时赶来的苏成旭几人猝不及防的拉响了礼花。

    礼花从天而降,落了屋里抱在一起的两人一身。

    苏成旭嚷嚷:“什么啊,这么快就求完婚了?我还没拍视频呢,再来一次呗!”

    旁边的苏湄一巴掌拍在他脑门上,“就你事儿多,瞎起什么哄。”

    公司其他同事接二连三的送上祝福,还不忘提醒司明锦早点发喜帖。

    有人问司明锦,“司总,你们打算把婚期定在哪天啊?”

    司明锦看了沈柔一眼,搂着她浅浅勾唇,“等我请示了岳父岳母,再通知大家。”

    因为这声“岳父岳母”,大家又是一通调侃,沈柔不得不捂住脸,羞得一头扎进司明锦怀里,干脆不露头了。

    司明锦干脆将她抱起,两手托着她的臀,让沈柔更舒适的趴在他的怀里,就这么,像抱孩子似的把沈柔抱着走出了公司。

    直到进了电梯,沈柔才抬起脸。

    男人仍旧抱着她,将她轻轻抵在了电梯的一角,俯首吻去。

    呼吸交融间,司明锦情迷意动,声音很撩人:“……我能不能申请一下,先改称呼?”

    沈柔睁开迷蒙的眼,不解的望着他:“嗯?”

    司明锦滚了滚喉结,又凑上去亲了她一下,小声道:“老婆。”

    沈柔呆住,下一秒捂着脸便往男人怀里钻,小声嘟囔:“谁是你老婆啊,还没结婚呢。”

    男人笑,音色极低,又厚脸皮的凑到她耳边,“沈柔是我老婆,我们……”

    “马上就要结婚了。”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结了,番外不定时更新。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陪伴,鞠躬感谢。

    婚礼会在番外里写,大家喜欢的话,可以留言说一下想看谁的番外,作者君酌情采纳。

    惯例推我下本书《病名为宠》,戳专栏收藏下吧

    文案如下:

    |追妻火葬场|

    众所周知,晏家的大少爷晏谨言双腿有疾,脾气古怪。

    谁见了都得绕道走。

    秦桑却偏不。

    她总跟在他轮椅后面,左一声“言哥哥”右一声“小言言”,软硬兼施的想要攻略他。

    但晏谨言的心,仿佛是铁做的,硬得很。

    气得秦桑冲他嚷:“你这么铁石心肠,我对你的爱可是会消失的。”

    男人神色僵了僵,然后淡漠的撇开脸。

    “求之不得。”

    一场车祸后,秦桑失忆了。

    她赌气说的那些话也应验了。

    秦桑不爱晏谨言了,她甚至连他是谁都不记得了。

    她每天都来晏家串门,看也不看晏谨言,光顾着追在晏家二少爷身后。

    一口一声“晏哥哥”,甜甜的,软软的。

    晏二少快哭了,都不敢正眼去看他哥那张大黑脸。

    后来,秦家和晏家要联姻。

    得知自己要嫁给晏谨言那天,秦桑抱着晏二少痛哭流涕,扬言要跟他私奔。

    气得转角处偷听的男人撑着轮椅扶手,站了起来。

    【阅读指南】

    ①先虐后甜,追妻火葬场。

    ②年龄差八岁,青梅竹马

    ③女主真失忆,男主真腿残,后期都会治愈

    ④文案写于2020.9.1,已截图留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